从美国与盟友“对表”看中美“2+2”对话重点

来源:三策智库时间:2021-03-18

中美“2+2”对话即将于3月18日登场。对于拜登政府上台以来当今世界两大国家的首次对话,外界似乎普遍不看好。或许与如下原因有关:一是地点选择在美国的“边疆”阿拉斯加;二是据说美方不承认是“战略对话”,强调只是“会谈”;三是美方官员绕着中国周边访问,就是不访中国。由此得出结论认为,此次对话很可能只是各执一词,甚至不欢而散。

关于中美对话是否会有成效,笔者不敢断言。然而,如果说美方不重视此次对话,那肯定是大错特错。别的不说,就看对话前的准备动作就知道美方“如临大敌”。

首先,不参与中美会晤却访问日韩印三国的国防部长奥斯汀,在其亚洲行启程前的3月14日,于夏威夷檀香山的美军印太司令部总部视察时宣称:“这次出访重点是强化与盟友的关系,也为了加强军事能力”;“我们的目的是要确保拥有能力和行动计划,以对中国或其他任何想挑战美国的国家构成可信的威慑”。可谓“人没到声先至”,试图“先声夺人”,想给中方下马威。

其次,美日印澳四国领袖先开个“四国机制”的视频会议;微妙的是,在开会前美方特地单方面宣布与中国对话的消息。美方这种两面手法毫不掩饰。

最后,美方还嫌“四国机制”对中国的施压不够,在国务卿布林肯与白宫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参与对话前,布林肯与防长奥斯汀先还绕着中国访问日韩印三国,举行西方传统意义的“2+2”对话,与盟友“对表”,强化协调立场。

到16日晚上,美日“2+2”对话已结束,从新闻披露的数据看,会谈成果多半还是老生常谈或外交辞令,如日本防卫大臣岸信夫宣称,日美对东海、南海的紧张局势日益加剧表示“严重关切”;他们的讨论集中在中国,同时也包括朝鲜问题;就台湾海峡和平与稳定的重要性达成一致等等。或许确有些“猫腻”不便公开也尚未可知。估计美韩“2+2”、美印“2+2”也会是类似的调子。

那么,能否从近日美国及其盟友为中美会晤所做的准备中,“窥探”到中美会谈将会围绕哪些议题展开?为分析方便,我们就将会谈议题区分为探讨双方可能合作的方向与双方各自表态这两部分。

一、交流与探讨可能合作的领域

第一,朝核问题。据报,拜登政府试图与朝方联络,结果未收到对方的任何响应。可见,美朝要恢复特朗普时期的直接接触恐怕不易。美日“2+2”会谈后透露的信息显示,集中讨论涵盖朝鲜问题。然而,日本并非朝核问题的最重要一方,华盛顿要重新面对平壤,必须与北京交换意见。从传承奥巴马的外交风格看,拜登政府会更多的从多边角度处理朝核问题,而不是追求没有实质意义的双边领导人见面,或者说起码时候未到。

第二,探讨全球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合作。眼下疫苗已在部分国家开始施打,可新冠疫情在全球范围内仍然未受控;而疫苗也存在总量不足及分配不均问题。只要一个国家或一个地方还有新冠疫情,这世界就不得安宁,经济活动与民众生活就没法完全恢复正常。既然拜登政府已决定重回世界卫生组织,那么就应该探讨开展全球的抗疫合作。中国作为防控疫情最成功及疫苗产量最大的国家之一,而美国又是新冠确诊及死亡人数最多的国家,两国在防控疫情方面具有很强的“互补性”。中美来讨论从双边到多边的防疫合作是不是很理所应当?与此相关,想必美方会提出所谓的世卫组织的改革问题,以听取中方的看法和意见。

第三,应对全球气候危机。拜登上台后,重回《巴黎气候协议》,还委任前国务卿克里专职处理相关议题。可见其对气候问题的重视。中国一直是积极应对全球气候变暖的倡导者与实践者。中方于去年提出2030年实现“碳达峰”、2050年达致“碳中和”,目标高远,任务艰巨。近日,中国北方遭近10年最强沙尘暴袭击,源头或来自蒙古国的南部,可见处理气候环境问题不是单单“自扫门前雪”就能解决得了的。中美作为大国,理应尽大国责任,携手带头在《巴黎气候协议》的基础上再往前走;否则,逆水行舟不进则退,之前的努力将付之东流。

第四,美方或会在伊朗核协议问题上征求中方意见。在拜登新政府下,如何重拾伊核协议?美伊双方都要求对方先走一步,于是谁也不愿意走出第一步。伊朗要求美国先取消制裁然后商谈重回协议,美方无法接受。这个僵局如何打破?中国作为伊核协议的六方之一,中伊关系良好,是否有“中国方案”可供美方参考?

二、双方各执一词的部分

第一,中方强调底线与红线不容触碰,内政不容干涉,领土与主权不会让步。这部分主要涉及台湾、香港、新疆及南海等问题。美方一定会拿上述议题说事,筹码也好,例行公事也罢,你说你的,我说我的。

第二,中美经贸议题,估计不是此次会晤的重点,会另辟场合专题讨论。但是,美方会从所谓的国家安全角度,提出中国高科技企业赴美投资、中方知识产权保护、稀土资源保护、5G产业及网络安全等问题,要求中方更加透明、规范等等;中方也会反对美方以国家安全为名打压中国的高科技产业,要求美方尊重产业发展规律及全球化的合理分工,反对人为地搞什么科技脱钩。

第三,中方或提出恢复遭上届政府阻碍的两国正常的文化教育交流,如商讨双方重开中国驻休斯敦领事馆及美国驻成都领事馆事宜;要求美方慎重对待境内的孔子学院;要求停止对中国驻美新闻机构的无理打压并保证新闻记者的正常采访自由。相信美方也会在同样议题上对中方提出相应的要求。另外,赴美留学、学术交流签证等等,相信中方也会涉及。


(作者魏开星是香港资深媒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