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岸交通:有情心连路就能成

来源:三策智库时间:2021-03-17

2月24日新华社报导,中共中央、国务院近日印发《国家综合立体交通网规划纲要》(下文简称《规划纲要》),并通知要求各地区各部门结合实际认真贯彻落实。其中,论及“六条主轴”之专档三:国家综合立体交通网主骨架布局,在说明“京津冀—粤港澳主轴”时,出现“福州至台北”等文字,再加上附件中国家综合立体交通网主骨架布局示意图,又有一条跨越海峡之联机,引起各方关切,一时间解读纷纷政治化,但真实状况究竟为何?



国家综合立体交通网规划纲要主骨架示意图


首先,由于《规划纲要》明确其规划期为2021至2035年,却又提出其远景展望到本世纪中叶。因而,对于该项文件中所提各项交通建设,具体落实期程究竟为何,猜测颇多。

其次,前述所提“福州至台北”之交通建设,在整体布局定位上属于“京津冀—粤港澳主轴”路径1,为阜阳经黄山、福州至台北之支线。尽管在大陆方面,许多分析评论都认为要建构跨越台湾海峡之大桥,甚至是横越台湾海峡,在其海底建设提供铁公路交通的隧道;不过,在《规划纲要》内容文字中,未给出任何斩钉截铁的答案。

再者,就工程论工程,建设跨越海峡提供支持铁公路交通之桥梁与海底隧道,难度将是人类土木工程建设极高层级,其中所涉及台湾海峡地质稳定与水文条件,恐怕都要耗费大量精力才能加以掌握;实际进行施工时,恐怕在资金筹措与工程机具上,更是艰巨无比的挑战;建设完成后,其交通流量是否符合成本效益,维护预算能否顺利承担,亦是尚待理解与掌握之难题。

此外,依据目前两岸关系发展现状,就结构面的基本盘势而言,不论台湾是由何政党执政,似乎要双方同意建设直接连结台湾与大陆的桥梁与海底隧道,恐怕在政治层面上,几无可能。目前,所有两岸对于《规划纲要》内“福州至台北”这五个字所挑动的讨论,多半集中在政治面向,更有人思考此等交通工程建设,是否为北京高层在暗示某种预定之统一时程表。各种联想展开,却未能获得具体解答。

最后,必须浇下冷水。从《规划纲要》附件所示主骨架布局示意图中,所显现跨越台湾海峡之交通通道联机,是否有可能其实不是代表桥梁与海底隧道,而是目前早就在正常营运,并且能够运送公路交通车辆之船舶海运班次呢?

假若细查上述主骨架布局示意图,可以发现跨越山东半岛与辽东半岛的渤海海峡,从辽东半岛南端老铁山角到山东半岛北端蓬莱角,距离不过90公里,其连接线段远较跨越台湾海峡表达交通通道的联机更粗,但该处亦未明确地规范出,未来是否将要建设桥梁与海底隧道,以便支持两个半岛间之铁公路交通。

同样,再观察海南岛与广东省雷州半岛间的琼州海峡,该海峡东西长约80公里,南北平均宽为29.5公里,最宽处直线距离为33.5公里,最狭窄处直线距离仅有约18公里,假若对比渤海海峡与台湾海峡,琼州海峡更具有建设桥梁与海底隧道以支持广东与海南岛间铁公路交通所需的客观条件,但在《规划纲要》内容中,就算存在着比跨越台湾海峡更明确之交通联机,也未明确规范未来必然是要建设桥梁或是海底隧道。

综上,结合原始党政文件内容与说文解字,或许就能够让我们对“福州至台北”等文字不必期待太多,或做出不切实际之解读。

首先,不论海峡两岸关系转变至如何恶劣,目前真正影响交通往来的仍是疫情因素,而非主观政治意志存心阻挠;尽管在台湾此岸,绿营确实曾经利用疫情大做文章使出很多小动作,但仍必须维持数个定点航班,满足双方经贸往来与实际通勤和探亲的需求,不可能运用政治力恶意加以中断。

其次,两岸未来能否维持此等交通流量与航运服务,完全要靠实际互动往来需求,也非主观政治意愿。两岸许多城市曾经在地方首长强力推动主导下,硬是建立空中航线开出航班,但是在客源不足以支持其成本效益下,最后还不是要狼狈收场。政治意愿与经济实利在擂台上交锋,总会相当难堪地败下阵来。

只要两岸经贸与交流实质关系稳定运作成长,就永远会存在着交通往来需求,这时候依据交通需求,再来谈跨越台湾海峡各项交通建设,才是真正符合理则之务实作法,否则不合逻辑地拿出某个交通建设示意联机,就解读出政治统一时间表,实在荒诞。

最后,当年在冷战高峰时期,东西柏林双方在建设地铁路线时,德国人虽然被政治分割,但双方工程师心照不宣互通有无,在柏林围墙崩解后,双方将厚度约一英呎之土墙敲掉,东西柏林地铁涵洞居然能够毫无隙缝加以接合,将地铁路轨搭接上后,柏林环城线地铁马上就能够通车。这说明,假若心灵契合,工程技术应当都不是问题,当政治枷锁卸除后,样样事情都会水到渠成。

至于跨越台湾海峡建设桥梁或海底隧道所需之工程技术与成本考虑,只要看看万里长城与大运河,就知道只要有心都不是难事,两岸分离现状与政治对立不断翻腾,应可让吾人理解到,距离是心理的问题,而不是地理的问题。南北韩之间虽然有铁路相连,路基与路轨都在,但双方交通就是不通;“福州至台北”短短五个字就让许多人心绪翻腾,最后只能说,两岸交通有情心连,路就能成。


(作者张竞是台湾中华战略学会研究员,三策智库特约政治评论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