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制华“组合拳”只是花架子

来源:三策智库时间:2021-03-17

近期,美国在印太区域动作频仍。

3月12日,美日澳印四国领导人举行在线峰会。这是2004年开启的四方对话机制首次升格为领导人峰会级别,虽然这次在线峰会时间不长,且美方强调“中国不是焦点”,但美国之音引述分析者的评论指出,这是拜登政府联合盟友打出遏制中国“组合拳”的“重要一拳”,而且强调这个组合拳“漂亮”。

紧接着,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国防部长奥斯汀赴日韩进行“2+2”会晤,还是强化美日韩军事同盟关系,在东亚地区协调立场面对来自中国的长期竞争。
 

在美日澳印四国领导人会晤中,四方达成的共识包括疫苗、稀土即高科技领域的合作。尤其疫苗生产和供应,美印将合作生产疫苗供给加拿大以抗衡中国强势的疫苗外交。

这意味着,拜登时代要在亚太区域拉起反华战略圈。这一反华战略圈,并非始于今日,而是继承特朗普时代的地缘战略遗产。不过,相比奥巴马时代的亚太再平衡战略,特朗普时代的印太战略过于空洞,而且也没有引起日本和印度的足够重视,只有实力不济的澳大利亚始终配合美国顶在反华第一线。所以,奥巴马时代的亚太再平衡战略,虽然对华战略圈范围较小,但美国当年还是具有一呼百应领导力的。尤其当时菲律宾和越南配合美国的小动作,加上日本热情鼓噪,奥巴马时代以亚制华的战略效果得以初步显现。美国还有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PP)的加持,中国一度在区域显得很被动。

拜登时代,美国要重建美国领导的反华阵线。但是大西洋两岸的凝聚力已经不够。以德法为双核的欧盟,和中国有着密切的经贸联系,加之美欧在特朗普时代产生的裂痕,其对美国构建反华同盟圈更多是出工不出力。所以,拜登制华的重点在于太平洋-印度洋区域。一方面,中日存在东海钓鱼岛主权争议,日本尤其对中国《海警法》存在现实疑虑。另一方面,澳大利亚在涉港涉疆和疫情等问题上,追随美国在反华第一线,中澳两国经贸关系受到严重影响。因此,美国将日澳两国作为亚太区域反华的两个支点。中印两国因为边境冲突关系紧张,则为美国将反华地缘战略推进到印度洋区域提供了条件。

东海、南海所谓的自由航行问题,疫情形势下的疫苗分配问题,涉港涉台涉疆事务等问题,都成为美国拉圈反华的理由。基于共同的意识形态纽带,以及对华崛起的集体恐惧,拜登执政的美国似乎很容易重新找回美国失去的领导力,让“散装”的民主世界重新团结起来。而这,正是拜登一再宣称的“回来”。

中国的确面临着奥巴马时代以来最严峻的舆论压力和地缘政治困境。美国与其主导下的西方和印太盟友形成了反华大合唱,但透过现象看本质,这只是美国制造的反华噱头和热闹。一方面,经过特朗普“美国优先”的破坏,美国在全球的软硬实力都受到影响。相比之下,中国战略实力则在增长。中美实力对比的新变化,使拜登时代的美国变得不自信。拜登政府组建反华同盟圈,恰是不自信的表现——美国无力继续单挑中国只好将盟友当作反华棋子。在国际关系利益至上且存复杂博弈的情势下,附和美国者众但为美国冲锋陷阵者少。另一方面,相比奥巴马时代日澳和东南亚国家选边美国的战略优势,此时的东南亚主要国家新加坡、印度尼西亚和马来西亚等均表示不在中美之间选边站。曾铁了心站在美国这边的菲律宾也和中国关系更好。此外,中日虽然在东海钓鱼岛主权、台湾问题及南海航行上存在矛盾,但现在的中日关系相比奥巴马时代缓和许多。尤其在去年疫情肆虐时期,日本没有追随美国反华,日本不愿再做美国的反华马前卒。在中美日三角关系中,日本越来越作壁上观。韩国文在寅政府,在中美两强之间更愿维持平衡的等距离外交,或者说是政治上亲美经贸上倾华,两不得罪成为其现实抉择。

故而,美国制华的亚太力量已经削弱。将南洋次大陆的印度拉入反华圈,虽然使反华圈从亚太扩大到了印度洋区域,但自视甚高的印度也不愿成为美国的反华棋子。中印边境冲突缓解,且印度开始解禁中国对印投资,没有结盟传统的印度更希望假美国之力制衡中国,而不愿被美国利用。

拜登政府组建的印太反华圈,看上去很热闹但实际很不靠谱。打出的制华组合拳看上去很漂亮,但只是花架子。美日美韩的“2+2”会谈,也不过是美日韩同盟关系的再次宣示,了无新意。当然,拜登相比特朗普更柔软的身段,或更能让日韩两国多为美国贡献一些安保费。

本月18日、19日中美两国在阿拉斯加的高层外交对话,更像是美国印太外交一揽子动作的压轴之作,凸显外围制华圈终究绕不过中美两国双边高层会晤。

摆在中美两国面前的一系列难题,靠拉圈反华只会让两国关系更糟糕。须知,美国在疫情防控、气候变化、伊核朝核等现实问题上需要中国的配合与合作。在此情势下,不断向中国打出遏制组合拳,并不明智也不现实。
 
拜登政府对华已经走入自设的误区——以为世界希望美国挑头反华,其实全球却被美国绑架反华。


(作者是察哈尔学会高级研究员,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