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会开过,余音袅袅

来源:三策智库时间:2021-03-15

“两会”,从3月4日至3月11日,开了八天。无论政协还是人大,会期都比往年缩短了。但在这一周多的时间里,会上传出的消息,在国内外搅动了几许波澜。


第十四个五年规划放弃了GDP量化目标


 

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说到,中国今年的GDP增长目标设定为“6%以上”,此数字迅速在境内外引起热议。

人们纷纷认为,根据目前中国的状况,“6%以上”只是“底线”,届时的增长数据很有可能达到7%至8%。虽然2020年中国的GDP增速只有2.3%,却是所有大经济体里唯一正增长的国家。

2021年是中国五年计划的一个新开年,一改以往的惯例,有意不提GDP具体量化目标。过去为了经济增长,不顾质量效益、不惜毁坏生态环境的做法已被摒弃。这次借以昭示天下:中国不再将精力放在目标数据上,而将放到指标值上,年均增长只需“保持在合理区间”。这种信号意在引导各方把精力投进改革创新、推动高质量发展和效益,同时也让政府在应对国内外风险时具有灵活性。
 

中国2021年军费首超2000亿美元

中国2021年的国防预算是13795.44亿元,增长了6.8%,高于2020年国防预算1.27万亿时的6.6%增长。

针对美国对中国军费开支增长的议论,从军事科学院退休的罗援少将回敬道:美国2021年的军费预算达到7405亿美元,中国的军费预算2090亿美元,只是美国军费的28.2%而已。美国2021年军费环比增长了7.8%,高于中国的6.8%。从人均水平来看,每个美国人在2021年要负担2257美元的军费,而中国的人均军费只有130多美元。美国在大幅增加军费,凭什么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事实上,中国军费的增长,还有一个重要因素,就是外部环境所迫。自美国提出“印太战略”以来,亚太地区的“军事密度”持续上升。美国已把60%的海上兵力聚集到亚太地区,在西部陆地的中印边境美国也在挑唆印度频频闹事,台湾海峡也是美国的一个军事着眼点……

美国《时代》周刊3月9日登载了詹姆斯·斯塔夫里迪斯等写的文章,题为“我们如何避免在不知不觉中梦游般一步步滑向与中国的战争”。文章说,亨利·基辛格一年多前曾表示,美中正处于“冷战的山脚”。我们评估认为目前两国正迅速登上这座山的山坡,并很可能在不久的将来陷入全面的类似冷战的状态。到2034年,这会不会导致两国发生热战?甚至是核战?不幸的是,答案或许是肯定的。

文章认为,美中的爆发点可能在南海争议水域,也可能在台湾海峡。美中意外开战的风险真实存在且在增加。

由此可见,面对险恶局势,为了保卫边疆,中国怎能不增加军费开支加以应对?
 

台湾问题是国内外关注焦点

美军印太司令部司令戴维森海军上将3月9日在美参议院的听证会上预言,北京对台动武“在这个10年内的未来六年是明显的”。他3月10日在众议院军事委员会的听证会上再次表示(都处在中国两会期间),考虑到中方一直以来的公开言论,在中国领导人任期内,台湾会是第一个目标。

他所谓的“未来六年”,就是2027年。今年是建党100周年,2027年正好是建军100周年。他的推论,看来也不全然是信口开河。

此外,根据中国《国家综合立体交通网规划纲要》披露的高速公路从北京修到台北这个轰动计划来看,没准儿这条敏感的高速公路2027年就能修成正果。

正在北京参加两会的俄罗斯驻华大使杰尼索夫做客《风云对话》时,谈到网友热议的高铁至台北项目,他说,“如果以后有机会去台湾的话,我当然更愿意坐高铁去”。这段话,也被人揣测是否暗藏某种信号?

今年正值苏联解体30周年、中俄宣布建立战略协作伙伴关系25周年、《中俄睦邻友好合作条约》签署20周年、上海合作组织成立20周年。这么多的机缘巧合,让中俄在当前共同对付美国这个“麻烦制造者”时难免不携手。


金融开放的同时 应警惕外资风险
 

在北京召开两会之际,美国通过了1.9万亿美元的刺激计划,拜登称之为“美国人民的历史性胜利”。

2020年,美国GDP不到21万亿美元,财政收入约7.3万亿美元,财政赤字达3.1万亿美元(创历史最高纪录),国债总额超过27万亿美元。以上数字表明,美国已进入严重的寅吃卯粮状态。

对于美国货币的“大水漫灌”,中国出现了一种论调:2008年美国爆发次贷危机之后,美国进行了多轮量化宽松。由于美元不仅是美国货币,还是世界货币,大规模美元量化宽松政策产生的大量美元货币最终流向全球,推动了全球大宗商品价格暴涨,制造了全球大通胀,石油、铁矿石、有色金属等商品也都出现了暴涨,最终美国的次贷危机转嫁给了世界,中国是其中最大的受害国之一。

此前中国房价在一波上涨后被国家控制住了,但从2008年出台“四万亿计划”后,房价连续大规模跳涨,大量房奴在那时出现,最终美国并未受到次贷危机的致命打击,反而是欧洲至今未走出那次危机的阴影,中国的房价至今也没有停止上涨的步伐。

最近深圳、上海的房价突然暴涨,乃因深圳和上海都是国际性大都市,拜登当选美国总统后提出要实施数万亿美元的大规模救助计划,受此影响,深圳、上海房价率先启动了上涨行情。

一段时间以来,中国一直在扩大金融开放,大量外国金融机构进入中国,这也使得外资进入中国更加便利。这一方面有利于中国利用外资发展,但另一方面也增加了这些外资带来的金融风险,比如最近中国部分城市房价的暴涨就与此有关。

另外,一些国家担忧美元贬值,甚至担忧美国是否会破产。美元自1913年至今,其购买力已下降了96%。2000年国际上的美元份额是73%,2020年第三季度美元份额已降至60.2%。显然,“去美元化”在递进。

 

中美关系:分歧与对话共存

自新冠疫情爆发以来,中国的国际环境变得更趋复杂。美国不断在疫情中做文章,时不时就带动一些西方国家阴阳怪气来挑事。

中国在泛滥全球的疫情中承担了巨大压力,然而却一直未停止进行“口罩外交”和“疫苗外交”,至今还在一步一个脚印地往前踏进。

2008年爆发的世界金融危机,让中国在追赶美国方面迈出一大步;2020年爆发的新冠疫情,恐怕也会促使逆境中的中国在追赶美国方面再迈出一大步。

李克强在“两会”结束后的记者会上表示,中美两国历史文化、发展阶段、社会制度都不同,彼此相处难免会有矛盾、有分歧,有的时候甚至比较尖锐,关键是如何对待。

终于,中美要对话了。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及国安顾问沙利文将于3月18日在阿拉斯加安克雷奇与中共中央外事办主任杨洁篪和外交部长王毅会晤,将就一系列问题展开战略对话。中美“2+2”高层会晤,至少兑现了习近平同拜登在中国农历除夕通话时的承诺,“双方同意中美保持沟通渠道畅通”。对话无疑是个不坏的开端,且看下一步中美关系如何演进。


(作者是资深媒体人,三策智库高级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