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进党当局“反中”牌边际效益递减

来源:三策智库时间:2021-03-11

 

民进党当局自2016年上台执政以来,不承认“九二共识”、不接受一中,并陆续制定“国安五法”与“反渗透法”等,乃至于对陆客、陆生、陆配、陆资的规范限制,相对于别地都更为严格,从法律、政策、民众教育的角度看,很明显的将中国大陆视为境外“敌对势力”。

邱太三是两岸政策的执行者,不是决策者,当上层政策强硬时,“上硬下软”即已违背政策逻辑。两岸政策只有蔡英文说了算,邱太三想扮白脸也难起作用,在陆委会主委的位置上,邱太三继陈明通之后,很快会成为鹰派。

两岸实力消长,政治、经济、军事已明显向大陆倾斜。两岸关系恶化,民进党当局把责任甩锅给“敌对势力”大陆,无助于改变现状,但民进党当局要想改善两岸关系,眼前有两大难题。

其一,民进党执政后,从法律、政策到对教育、宣传,已深化“反中”、“仇中”、“离中”的认知与情绪,蔡此时要改弦易辙,如何对“反中”选民交代?明年台湾将进入地方县市长选举,2024年还有“大选”,蔡仍有选票压力。

其二,民进党当局从美国大选前夕,到元旦、农历新年等重要谈话,释出希望两岸对话谈判的讯息,特别是今年农历新年前的谈话,强调“愿意在符合对等尊严的原则下,共同促成有意义的对话”;两岸和平不是台湾单方面的事情,“关键的钥匙也在中国手上”。

换言之,民进党当局认为,化解对立,责任在大陆,北京必须主动。但大陆愿意吗?以“敌对势力”看待大陆的民进党当局,如何让对方坐上谈判桌?

其实,民进党当局若把化解对立的责任归于北京,恐失之于自我利益为中心。蔡英文希望缓和两岸关系的相关谈话,实质上对改变两岸现状没有帮助,徒然只是“大内宣”的政治宣传、作态向美国拜登政府交代而已。

台海情势另一焦点,是大陆军机频繁活动。岛内发布的消息,经常可见“侵扰台湾的防空识别区 (ADIZ)  ”。对于防空识别区内的航空器侦测、辨认、定位或管控等,确实有助于“国安”维护与临危应变,但有些实际状况也有必要厘清。

首先,防空识别区是单方面划定的空域,无国际法效力,也没有国际组织监管。西太平洋防空识别区起于20世纪50年代的冷战时期,由美国主导,与台、日、韩、菲一并划设,台防空识别区范围迄今仍涵盖大陆江西、浙江、福建在内。

其次,防空识别区比凭的是实力。早年台湾地区还有台湾海峡空优时,甚至飞临大陆沿海侦搜;如今已是时移势易,1999年“两国论”危机后,在相同的防空识别区内,台军机活动退缩自“海峡中线”以东。

简言之,防空识别区非领空,是基于空中威胁考虑的片面划设,无国际法拘束力,所谓“海峡中线”则是实力与默契的结果,台湾背后依恃的只有美国。一旦实力失衡、默契被打破,台海冲突危机就会上升。

民进党当局现阶段凭借“反中”与“防疫”巩固政权,但内外情势已在改变。拜登政府上台后,中美关系出现新形势,民进党当局不得不在口头上释出“不希望两岸永远对立”、“希望进行有意义的对话”。实际上,民进党政权的“反中”牌,边际效益已在递减。

至于“防疫”,目前全世界已有超过半数国家开始施打疫苗。当国际社会防疫注射达到一定比例,会有愈来愈多国家的人民可以拿着疫苗护照或疫苗接种证书,缓解边境管制、恢复旅行时,台湾疫苗注射进度愈迟、愈晚,相对地,民众的被剥夺感就会愈强烈。

欧洲联盟领袖2月25日至26日召开的峰会,已预告在今年夏天前,有望在欧盟境内推出疫苗接种证书。未来三个月,疫苗接种认证机制与国际移动的恢复,会有关键性的变化。台湾若还是因为疫苗不足、接种比例偏低,跟不上国际步伐时,民进党当局的“防疫”光环,势将快速褪色。但疫苗研发、采购、接种,旷日废时;要加速,谈何容易?


本文原发于台湾《中华日报》,作者是台湾嘉南药理大学社会工作系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