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人:洛伦索总统的改革取悦了IMF,但普通的安哥拉民众呢?

来源:欧亚系统科学研究会时间:2021-03-10

非洲热点观察之:

洛伦索总统的改革取悦了IMF,但普通的安哥拉民众呢?

João Lourenço’s reforms in Angola are pleasing the IMF. What about ordinary Angolans?

 

 

 

 

 

导读

2021220日,《经济学人》发布了一篇题为“洛伦索总统的改革取悦了IMF,但普通的安哥拉民众呢?”的文章,非洲研究小组做了翻译,并搜集整理了安哥拉简史及主要经济指标附后,供读者参考。

 

若泽·爱德华多·多斯桑托斯(José Eduardo Dos Santos)统治安哥拉38年。在他执政期间,安哥拉经历了一场旷日持久的内战。这场内战结束于2002年,彼时正值石油业开始繁荣。随着被称为“黑金”的石油的价格飙升,安哥拉首都罗安达亦成为全球生活成本最贵的城市之一,开发商从迈阿密进口棕榈、一个甜瓜售价100美元都不足为奇。安哥拉大部分地区每天生活费人均不足2美元,但执政的安哥拉人民解放运动(MPLA,简称“安人运”)的大佬们却在国外藏匿了数十亿美元。

到了2017年若昂·洛伦索(João Lourenço)接任总统开始执政时,石油繁荣已经结束。这位前国防部长承诺要“打扫房间”并且实施经济改革。应该说,他的确取得了一些成效。但安哥拉长期以来的发展困境以及民众对其反贪污努力的质疑,越来越让人对他是否能够真正改革安哥拉这个撒哈拉以南非洲最大的经济体之一产生怀疑。

他能否取得成功,部分取决于薇拉·达芙斯(Vera Daves de Sousa)。这位现年37岁、非洲最年轻的财政部长,也是目前非洲仅有的3名女性财政部长之一,她的年龄甚至比前总统多斯桑托斯的任职时间还要短。她于2019年10月上任,这之后没过几个月,安哥拉脆弱的经济又遭遇了新冠肺炎疫情的打击。

扶振安哥拉经济是一项非常艰巨的任务。石油几乎是安哥拉出口创汇的全部来源,占到了该国政府财政收入的三分之二。疫情暴发后,石油价格和产量双降,导致安哥拉国内生产总值(GDP)急剧萎缩和债务飙升,人均GDP比2014年下降了近四分之一。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估计,2020年安哥拉到期应偿还债务额超过其政府财政收入,公共债务与GDP的比率达到了134%。2021年很有可能将是安哥拉经济连续第六年出现萎缩。

财长薇拉·达芙斯表示,安哥拉最近获得了一些“喘息的空间”,这主要是因为安哥拉与中国债权人在“逐案谈判”(case by case)的基础上达成了缓债协议。从2000年到2018年,安哥拉获得了中国向非洲国家政府所提供全部贷款的近30%。目前,安哥拉欠中国债权人约200亿美元,大概占安哥拉外债的一半。有两家中国的银行已同意安哥拉将所欠其债务的本金偿还推迟到2023年年中。IMF表示,这些协议将在短期内为安哥拉“节省大量现金流”。

自2018年以来,IMF已同意向安哥拉提供45亿美元贷款,并且目前也看好安哥拉的财政政策。安哥拉政府削减了不必要的公共开支。但同时,财长薇拉·达芙斯也表示,IMF建议她要确保卫生健康和教育领域的开支投入。她还说,鉴于IMF一贯要求紧缩财政支出的“声誉”,此次不要求削减卫生健康和教育领域的费用,对安哥拉来说真是一个“惊喜”。

财长薇拉·达芙斯的私有化方案也受到欢迎。在多斯桑托斯执政期间,政党、政府与经济之间几乎没有任何区分。安哥拉国家石油公司(Sonangol,简称“安国油”)——国营石油公司——几乎涉足安哥拉每个行业。薇拉·达芙斯表示政府希望向公众出售安国油的股份,同时也出售其他194家国有企业/资产。从实际进展看,私有化计划的落实有延迟,目前仅完成了34家国有企业/资产的出售。但薇拉·达芙斯强调,私营企业必须成为安哥拉摆脱石油依赖、实现经济多样化和经济增长的“主要推动力”。当《经济学人》问起安人运(MPLA)是否仍然是马克思主义政党时,她笑答:“在我们心中,是的;在现实中,不是。”

不过,大多数安哥拉人尚未得到多少好处。安哥拉年度通货膨胀率约为25%。2020年,一些城市发生了抗议活动。民众艰难谋生,希望结束苦难,并且希望总统能够兑现打击腐败的诺言。

安哥拉检察机关追查了一些前政权的高层人员,包括所谓的“皇室人员”。2020年8月,前总统之子若泽·菲洛梅诺·多斯桑托斯(José Filomeno dos Santos)连同另外三名男子,因企图诈骗安哥拉中央银行被判有罪。有关当局还冻结了安国油(Sonangol)前负责人,也是前总统女儿——伊莎贝尔·多斯桑托斯(Isabel dos Santos)的资产,尽管其本人否认有任何不当行为。

然而,许多安哥拉人认为,反腐败运动似乎是有选择性的——与现任政府关系密切的人被排除在外。加之政府对某些抗议活动进行了残酷镇压,不难想到,即使强如执政党安人运(MPLA),能够进行变革的程度可能也是很有限的。洛伦索总统巩固了他在执政党内部的地位。他的一些经济政策取悦了局外人,但如果食品价格飞涨,他就很难继续得到安哥拉普通民众的拥戴。洛伦索总统面临的危险是——民众的期望提高了,他却无法或者不愿去实现这些期望。

 

本文发表于《经济学人》“中东和非洲”板块,题为“Oil, toil and spoils”。

原文链接:
https://www.economist.com/middle-east-and-africa/2021/02/20/joao-lourencos-reforms-in-angola-are-pleasing-the-imf

 

安哥拉简史

【古代简史】

历史上安哥拉一直是许多迁徙民族交汇之地,曾分属刚果、恩东戈、马塔姆巴和隆达四个王国。

1482年,葡萄牙殖民者船队首次抵达,1576年建立罗安达城,白人逐渐移民安哥拉。在以后的50年时间中,葡萄牙人逐渐扩张地盘,确定了在安哥拉的地位。

此后两个世纪,葡萄牙人在安哥拉的主要收入是靠贩卖黑奴前往巴西,直到1830年贩卖黑奴才告废止,葡萄牙人开始转向内陆,开发农业和地下矿产资源。

【近代简史·葡萄牙殖民地】

1884-1885年柏林会议上,安哥拉被正式划为葡萄牙殖民地。1922年,葡萄牙占领安哥拉全境。

1951年,葡萄牙将安哥拉改为葡的一个“海外省”,派总督进行统治。

【近代简史·独立运动】

受非洲民族主义的影响,加上境内黑人生活过于艰苦,从20世纪50年代起,安哥拉先后成立了三个民族解放组织:

1.安哥拉人民解放运动(MPLA,简称安人运)

2.安哥拉人民解放阵线(FNLA,简称安解阵)

3.争取安哥拉彻底独立全国联盟(UNITA,简称安盟)

这三个组织于60年代相继开展争取民族独立的武装斗争。但其间并不协调,而是各自为政,且互相争斗。

1975年1月,这三个组织同葡萄牙政府达成关于安哥拉独立的《阿沃尔协议》,成立过渡政府。但此后不久安人运与安解阵和安盟就发生武装冲突,7月过渡政府瓦解。11月,安人运单方面宣布安哥拉人民共和国成立。葡萄牙人五百年的殖民统治结束。

【现代简史·安哥拉内战】

1975年,安哥拉独立后不久,由苏联支持的安人运和由美国、南非支持的安盟发生对立冲突,后演变成全国性内战。结果亲苏的安人运获胜,并掌握政权。此时开始安人运政府和苏联结盟,并且实行一党专政。

1990年,安人运政府决定放弃社会主义。1991年5月,在葡萄牙等的推动下,安人运政府与作为反对派的安盟签署《比塞斯和平协议》。

1992年8月,安哥拉议会决定改国名为安哥拉共和国。同年9月,举行首次多党制大选。安人运获议会选举胜利并在总统选举中领先,但安盟拒绝接受大选结果,安哥拉重陷内战。

1994年11月,经联合国居中协调,安人运政府与安盟签署《卢萨卡和平协议》,但该协议未得到有效落实。为推动和解,安人运于1997年4月组建了以其为主体、有安盟成员参加的民族团结和解政府,但遭到安盟领导人萨文比的抵制,安盟分裂,安内战继续。

2002年2月,安盟领导人萨文比被政府军击毙。4月4日,安政府与安盟签署停火协议,结束长达27年的内战(1975-2002),进入战后恢复与重建时期。

【现代简史·战后恢复与重建时期】

2008年9月,安哥拉成功举行多党议会选举,安人运获得80%以上议席。

2010年2月,安哥拉国民议会通过新宪法。

2012年8月,安哥拉举行修宪后的首次总统和议会选举。安人运赢得选举,若泽·爱德华多·多斯桑托斯(José Eduardo Dos Santos)连任总统。多斯桑托斯自1979年9月起任总统、安人运主席,2017年9月卸任总统,2018年9月卸任安人运主席。

2017年8月,安哥拉举行新一届大选,安人运赢得选举,该党候选人若昂·曼努埃尔·贡萨尔维斯·洛伦索(João Manuel Gonçalves Lourenço)当选总统。洛伦索2018年9月当选安人运主席。

安哥拉主要经济指标

数据来源:世界银行、联合国贸发会议、CIA Factbook等可得的最新数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