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陆两会30年:两变一不变

来源:三策智库时间:2021-03-10

1990年代中期,笔者在驻美代表处服务期间,每年总有两三次机会陪同美国团访台,拜会行程中也一定会安排当时成立未久的陆委会、海基会。刻着“中国的、善意的、服务的”的海基会青花瓷高茶杯,当时最令人印象深刻,也必定翻译此三原则给外宾明了。可惜近些年来,已经寻不到了。

1991年的春天充满处理两岸关系的动能:1月28日承接“行政院大陆工作会报”的“行政院大陆委员会”成立,3月9日唯一政府授权处理两岸事务的“财团法人海峡交流基金会”成立。海陆两会如今已届30周年,然而此时此刻的两岸互动,少了“中国”,缺了“善意”,剩下的只是极度限缩的“服务”。

过去30年,中国大陆与美国的综合力量快速拉近,迫使美国反省对中50年的“交往”政策,演成现在“合作、竞争、对抗”三合一的两强关系。受到强权对局深刻影响的两岸关系,也形成了“两变一不变”的状况。

变的是,海峡两岸经济与军事实力的差距拉远,大陆对台政策的轴心,也从“寄希望于国民党当局”、“寄希望于台湾当局”、“寄希望于台湾人民”,转成了“取决于大陆的自身发展”。从江泽民的周旋,胡锦涛的和谐,到习近平的强势,中国大陆逐渐减少共同协商,转向单方措施和立法定规,两岸对等关系沦为表面,更难坚持。

另一个变,是两岸从事务性、功能性协商,逐步由浅水区滑向深水区,政治性议题被端上台面。台湾三次政党轮替所造成大陆政策的斜杠演进,更使大陆忧虑两岸政治关系的“终局”。北京所言“两岸的政治分歧,不能一代一代拖延下去”与“两制台湾方案”的提议,以及大陆一般民众逐渐高涨的“武统”声浪,让我们观察到“战略耐心”的耗蚀。

不变的是,自从1987年台湾当局解除戒严,开放老兵返乡探亲,以及当时已经“超前部署”的少数台商,两岸人民开始往来。早年有渔事纠纷、劫机、偷渡客遣返,其后则有旅游、商贸、投资、三通,以及为解决问题的各式双边协议。30年来,两岸关系终究还是在处理“两岸人民交流所衍生的问题”。

目前两岸的互通往来因新冠疫情而严重受限,且台湾对陆贸易依赖持续扩大,亟需预见未来两岸交流不可避免的协商。以及两岸因缺乏对话的政治共识基础而形成的僵局,因强权对抗而压缩的政策弹性,以及因军机舰的频繁侵扰而被国际社会认定为最有可能的军事冲突地区,更必须尽早以对话缓和并加以预防。

海陆两会早期有对大陆“步调缓急”之工作异见,如今则有大陆“已读不回”的共同困境。陆委会主委甫接任履新,海基会董事长悬缺未补,两会30周年的生日趴双双喊停,处此艰难之局,确实不易。对于曾经披荆斩棘,任谤前行,戮力维持,周全大局的海陆两会历任领导与同仁,回首30年之变迁,怎不唏嘘。


(原发于台湾《联合报》,作者黄介正是台湾淡江大学战略研究所副教授,战略暨兵棋研究协会理事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