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领导人除夕通话绝非做表面文章

来源:三策智库时间:2021-02-17

美国新任总统就职后,曾几何时,其与盟友领袖热线通联就成为各界关注之政治指标。媒体广泛关注达成通联之先后顺序,学者专家也纷纷解读与诠释双方通联后各自对媒体发布的新闻稿。美国政府相关幕僚在处理此等政治互动过程中,所显现之轻重、缓急与质量,甚至包括能否适切运用恰当时机,不仅为符号政治学中的核心指标,俨然更成为了重要政治风向球。

尽管如此,到目前为止,政治学界与国家安全及国际政治圈内人,倒也未曾对此提出过系统性研究,因此对于美国总统与其他国家领袖间的高峰对话,大家都知道其为重要政治过程,不过仍无法找出可供评量与检验的可靠参考准据,以便掌握美国与特定对象国未来关系发展变化趋势。

不论如何,基于下列几个因素,美国总统与中国国家主席进行直接对话通联,确实是从拜登总统就任后,各方就不断关注与讨论的议题,并且对其重要性具有高度共识;只是各方所期待与预判的通联结果,差异却是相当之大。

首先就美国来说,此时是新人新政新局面,面对特朗普总统在执政最后阶段对北京关系处理之狂飙错乱,拜登必须要收拾残局,重新整理出未来双方如何互动往来的头绪,他绝无可能让特朗普政府所遗留的残局悬置,并忽视其所可能衍生的负面冲击。

其次是中国大陆本身国力增强,美国不能对其视而不见;特别是两国经贸往来关系如此密切,不论中国大陆对于美国内部政治所能产生的牵引作用,抑或是在全球性议题上所能产生的影响力,华盛顿都必须与北京接触往来,在诸多面向上更要相互协调与适应,置之不理并不现实。

最后就是美国盟邦其实在注视观察未来华盛顿将如何应对北京,而中国大陆周边地区国家(特别是与中国大陆具有根本性的利益冲突与立场矛盾——诸如领土争议、资源冲突或是政权生存的国家)也睁大眼睛关注北京与华盛顿未来关系如何发展,他们尽管在经济贸易上与中国大陆关系密切,但对于未来区域安全以及和平稳定,却又充满各项疑虑。

高峰通联对话遵循“成交才会成局,成局才会成行”的运作原则。在高层正式通联之前,双方幕僚早就透过多次密集接触与交换意见,完成设定议题与预先表明立场等过程,让双方都互相理解,哪些议题是不可能退让的政策底线,若要表态必将会是各自表述,没有可能达成任何共识;哪些议题可能存在妥协空间,可以成为相互退让的交易筹码,最后能够有商有量达成共识;哪些议题是可以启动,提供双方幕僚继续努力的希望,在未来有所突破。

双方决定要谈哪些议题,就已经证明各自对于此项高峰对话期待程度的高低,而在最高层级政治领袖亲自通话前,双方主管外交政策政务首长也会先行通话沟通确认。如此这般,就可知双方都是有备而来,绝对不是行礼如仪表达外交辞令专讲场面话、刻意满足双方公关需求的实问虚答。

本次北京与华盛顿高层领袖相互通话后,有些媒体与学者专家仍然认为双方老调重弹各执己见,但若是仔细检视各自所发布的新闻稿,就应当会发现几乎没有任何需要对第三者表态,或是用来安抚内部政策歧见、满足国内政治消费,并且不产生任何结果的废话或是空谈。

从这个面向来看,仔细思索,假若双方还是各说各话没有任何交集,哪有可能会耗费两个小时?就算扣除翻译确认所需时间,要强权领袖耗上如此长久时间通话,怎有可能仅止于专做给他人观看的表面功夫,双方必然是要谈到实质议题。假若就华盛顿与北京能够超越无法化解的歧见与基本立场,开始以建设性态度去商讨议题来说,笃定认为双方关系无法解套,如此希望从美中矛盾上获取利益者,是完全未能解读出这种严重警讯。

北京对于特朗普立场反复出尔反尔,同时又缺乏诚信早就不耐,而蓬佩奥又刻意去颠覆许多此前数十年双方所信守的政策底线,北京要重新信任拜登政府,愿意以建设性态度与华盛顿在全球性议题上合作,自然相当艰难。因此就拜登面对北京之起手式观察,双方能够通话如此长久时间,仔细想想就会理解其实应当有其收获,不会空手而返。

特别是在双方通话后,各自在很短时间内发布新闻稿,又未曾产生矛盾或争议,就强权官僚体制行政效率而言,假若声称北京与华盛顿高层未曾在事前就敲定新闻稿,恐怕很难让人接受。所以,台面上透过新闻稿对外宣称双方商谈的要点,对比如此高层通联所耗用时间长短,双方恐怕另有默契,许多商议所得结果,绝对是不足以向外人道矣!

北京与华盛顿相互间确实是存在许多歧见,双方都不可能让步基本立场与政策底线。与其让高层通联浪费时间,各自将这些像是念经不知重申过多少回之立场再说一遍,毋宁避开这些没有结果的话题,另外找寻双方关系能够获得进展的空间,而这就是本次习近平与拜登能够通话如此长久的原因。当北京与华盛顿能够务实地私下沟通,总比虚言假话各自放话叫阵好得多。

吾人必须牢记,话不投机半句多。沟通对话耗时如此之久,就是证明双方言语存在交集,尽管仍有可能存在矛盾与歧见,但总有机会打开双方关系上的死结,而不是各自钻牛角尖,闯不出各自设定的死胡同。这才是对于本次双方高层对话最为持平的解读结果。


作者张竞是台湾中华战略学会研究员,三策智库特约政治评论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