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扩大对缅甸的经济制裁,将影响到中国企业?

来源:中美聚焦时间:2021-02-16

导读

据路透社报道,美国国务院多位官员2月2日表示,美国务院评估认为缅甸军方接管国家权力的行为构成“政变”,这一认定要求美国政府削减对缅甸的援助拨款。

据悉,美国直接向缅甸政府提供的外国援助“非常少”。相比之下,中国与缅甸的基础设施、贸易和能源项目越来越多。

 

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表示,缅甸军方夺取政权的行动是对该国民主过渡进程的直接攻击,美国将追究政变领导者的责任。

然而美国对缅甸军方领导层的影响力有限。分析人士称,如果拜登政府像小布什和奥巴马政府那样对缅甸实施广泛的经济制裁,可能会疏远缅甸民众,有损缅甸公众对西方的态度。

美国与缅甸的贸易规模很小。相比之下,中国与缅甸这个邻国之间有数十亿美元的贸易和投资关系。这就产生了一种可能性,即美国的任何行动都可能加剧华盛顿与北京之间的紧张关系。

美国的选项包括:扩大对政变领导者的人权制裁,跟踪和披露这些军事领导人的国际商业往来。之前,美国已经因缅甸对待罗兴亚穆斯林少数民族的问题对该国军方领导人实施了制裁。

拜登当地时间2月1日表示,美国将与在该地区和全球的伙伴合作,为缅甸恢复民主和法治提供支持。他指出,基于缅甸的民主进程,美国之前已经取消了对缅甸的制裁,但他暗示,为了迫使缅甸领导人配合,华盛顿可能会重新实施前美国政府采取过的一连串惩罚措施。

拜登说:“这一民主进展的逆转将使我们有必要立即对美国的制裁法律和权限进行评估,之后将采取适当的行动。”他表示:“无论民主在哪里受到攻击,美国都会站出来捍卫民主。”

此次政变和文职领导人昂山素季(Aung San Suu Kyi)被拘押成为拜登政府上任之初面临的一项外交政策挑战。美国国务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表示,新政府外交政策的一个基础就是把人权和促进民主放在优先位置。

美国也可能减少对缅甸的外部援助,尤其是在目前还不清楚到政变领导人将如何对待美国资助项目的情况下。美国以前曾禁止从缅甸进口商品、对缅甸出口金融产品和禁止美国公司和个人对该国的投资。如果美国选择再次动用此类制裁,可能会通过威胁制裁继续与缅甸政权从事商业往来的中国公司等外国公司,达到强化制裁效果的作用。

根据美国国际发展署(U.S. Agency for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 简称USAID)的网站,自2001年以来,在美国对缅甸总共2.16亿美元的援助中,大部分来自该机构,金额达1.75亿美元。据国际发展署称,主要援助项目包括粮食援助、选举支持和为民主机构提供的资金。该机构暂未对缅甸局势发表评论。相比之下,自2001年以来,美国政府对菲律宾的援助金额为4.28亿美元。

美缅双边贸易往来相对较少。去年1-11月,美国自缅甸进口商品额仅为9.69亿美元(其中服装和纺织品进口额居首),缅甸在美国进口国家中排在第70位,紧随卡塔尔和摩洛哥。

相比之下,中国与缅甸的基础设施、贸易和能源项目越来越多,旨在将中国西南部内陆地区与印度洋连接起来,这也是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部分内容。中国领导人一年前访问了缅甸,双方签署了数十份涉及加快开发中缅经济走廊的协议。

缅甸民主领袖昂山素季已被军方扣押。后者声称,权力已移交给国防军总司令敏昂莱。图片来源:AUNG SHINE OO/ASSOCIATED PRESS

美国民主党和共和党长期以来共同向缅甸军方领导人施压,推动民主选举。

美国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House Foreign Affairs Committee)共和党领袖、得克萨斯州众议员Michael McCaul称,缅甸军方领导人 “必须停止任意扣押行为,停止干扰交流,立即恢复民主,他们必须为自己的行为承担后果。”

白宫发言人帕莎其(Jen Psaki)称,美国正与该地区及全球各地的盟友和伙伴进行多层次的紧密磋商。记者请求提供更多有关美国将如何做出回应的信息,但美国国务院一位发言人没有立即予以回复。

联合国和西方主要民主国家1日批评了这次军事干预,中国则呼吁各方冷静。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说:“中国是缅甸的友好邻邦,我们希望缅甸各方在宪法和法律框架下妥善处理分歧,维护政治和社会稳定。”

华盛顿智库威尔逊中心(Wilson Center)的亚洲事务分析师Lucas Myers表示,北京方面希望以务实的态度确保缅甸的稳定,并维护中国的战略商业路线。

美国对外关系委员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东南亚事务高级研究员Josh Kurlantzick说:“一般来说政变可能会引起缅甸的动荡,这不是中国喜欢的事情。”他说,中国有更多的牌可打,“就拜登政府而言,我认为他们没有什么好的选择”,并表示“美国的民主公信力形象不佳”。

在缅甸问题上,北京和华盛顿方面的不同态度凸显出,中国力求以经济为主导,以增强在邻国及其他地区的影响力。拜登政府的希望是,在亚太地区争取伙伴国的帮助,并在美国国内强化实力,以此与中国在该地区进行竞争。

然而外界普遍认为美国正忙于应对国内问题和新冠疫情,拜登政府也没有表示在缅甸问题上将如何与盟友合作。

昂山素季1991年在被软禁期间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当时缅甸正处于长达50年的军事统治期间。尽管如此,她最近还是受到了西方国家的批评,因为她在军方残酷镇压罗兴亚人期间主持了国家事务,并在指控面前为缅甸辩护。

许多缅甸军方领导人已经因为对待罗兴亚穆斯林的方式而受到制裁。在政变之前,布林肯向参议院外交委员会(Senate Foreign Relations Committee)表示,他将监督一项程序,以确定缅甸政府对待罗兴亚穆斯林少数民族的做法是否构成种族灭绝。

美国这一次对缅甸的担忧与七年前的情况截然不同。七年前,美国前总统奥巴马(Barack Obama)在美国取消对缅甸的广泛制裁后访问缅甸,支持昂山素季。

2014年奥巴马对西点军校的毕业生说:“缅甸的进展可能会逆转,但如果缅甸成功了,我们将不费一枪一弹就获得了一个新的合作伙伴。”

奥巴马执政时期,美国财政部对被列入黑名单的缅甸官员提供了制裁豁免,希望这种开放举措能促使缅甸趋向民主。美国与缅甸之间的贸易活动当时有所增加,但美国的私人投资却未如预期般涌入缅甸。

奥巴马卸任后,前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执政期间,美国以涉嫌严重侵犯人权为由,针对缅甸军方的十多名高级将领实施制裁,其中就包括领导最近这次政变的敏昂莱(Min Aung Hlaing)。


缅甸国防军总司令敏昂莱。图片来源:LYNN BO BO/SHUTTERSTOCK

美国财政部2019年12月将缅甸国防军总司令敏昂莱加入制裁黑名单时表示,敏昂莱及其副手们主导了针对罗兴亚人的军事行动。美国财政部当时称,被制裁缅甸官员带领手下军队犯下了法外杀戮、强迫失踪和暴力罪行,并向逃亡的村民开枪。

缅甸军方仍然保有强大的力量。缅甸宪法赋予军队对国防部和内政部的控制权。军队还获得保证,能在议会中拥有四分之一的席位,这个比例足以让军方否决对该国宪法的各项修改方案。昂山素季的顾问长期以来都表示,昂山素季宛如行走在钢丝上,她必须小心翼翼,不能让军方将领有机会夺回全部权力。

 

作者:William Mauldin / Ian Talley / Sabrina Siddiqui,原文标题《拜登政府将扩大对缅甸的经济制裁,这对中国企业有何影响?》,文章来源于道琼斯公司(Dow Jones)旗下微信公众号“道琼斯风险合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