岛国论坛“南北分裂” 西方无须给中国下指导棋

来源:三策智库时间:2021-02-12

又有人退群了!

这回不是特朗普,是太平洋的一些岛国。

2021年2月初,“太平洋岛国论坛”(PIF)举行选举。库克群岛前总理普纳(Henry Puna)以一票的微弱优势,击败马绍尔群岛的候选人、该国驻美国大使查奇奥斯(Gerald Zackios),当选“太平洋岛国论坛”新一届秘书长。结果,引发论坛内一些成员国的不满。位于密克罗尼西亚岛群的帕劳2月5日宣布退出论坛组织,其总统惠普斯表示密克罗尼西亚岛群没有必要成为论坛的一部分。接着,同属密克罗尼西亚岛群的瑙鲁、密克罗尼西亚联邦、马绍尔群岛、基里巴斯9日发表声明,宣布一起退出太平洋岛国论坛。

这样一来,原本有18个成员国的论坛缺了近三分之一,而且只剩下赤道以南的国家。从“南太平洋岛国论坛”扩容而来的“太平洋岛国论坛”,恐怕有朝一日又要回到“南太平洋岛国论坛”了。

“退群五国”共同表示对论坛选出新秘书长的过程“十分失望”,认为基于非正式的轮值协议,秘书长人选本应该在密克罗尼西亚岛国中产生。英国《卫报》指出,一名澳大利亚政府高官透露称,该国十分青睐普纳。惠普斯上周也对澳大利亚广播公司表示,澳明显支持普纳。因为澳政府希望保持在南太平洋的影响力。

太平洋岛国论坛闹“南北分裂”,表面是秘书长之争,实际是论坛长期存在的问题与大国在该地区角力的总爆发。

事件是澳大利亚的一次外交失败

《澳大利亚人报》称,太平洋岛国论坛失去这些国家将限制澳大利亚就关键的经济、安全与环境问题与整个地区合作的能力,有可能让中国发现加强区域影响力的机会。澳媒动不动拿中国说事,为何不检讨一下本国政府的外交失败?

《卫报》称,澳大利亚与新西兰由于体量优势,长期掌握着对论坛及其议程的重要影响力。

既然澳大利亚倾向于由南太平洋岛国把控论坛,那么,1971年8月5至7日,因斐济、萨摩亚、汤加、瑙鲁、库克群岛、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在惠灵顿召开南太平洋七方会议而正式成立的“南太平洋论坛”,到2000年10月就没必要更名为“太平洋岛国论坛”。澳政府没这么大的心胸,就不要搭这么大的台子。此次五成员国退群,不仅令论坛失去近三分之一的江山,还失去了代表北太平洋的密克罗尼西亚岛群国家这一区域次集团。

纵观澳国历史,在一些重大的国际及外交事项上,各届政府能自己做主的机会实在是为数不多。从两次世界大战的参战到阿富汗战争,从制裁朝鲜到遏制中国,基本都是唯大国马首是瞻。1901年,由六个殖民地组合成的澳大利亚联邦(The Commonwealth of Australia),才有了今天澳大利亚的正式国名;同时各殖民地就变为联邦的一个个州。这是一种英国的殖民制度,自治领相当于半独立的国家,有自己的宪法、旗帜和军队,内政自主;但外交权力有限,宣战权属于英国,名义上的国家元首为英国国王。因此,就有“澳大利亚的外交部在伦敦”的形象比喻。

英联邦名存实亡之后,澳大利亚就唯美利坚合众国马首是瞻。眼下,澳国外交更多的是作为“五眼联盟”精神的积极执行者而存在。

既然澳国眼界只有那么大,只盯住南太平洋,只满足于作为南半球国家;那么,赤道以北的区域只能留给北半球的国家。至于,是否等于让中国有条件增强影响力,就不是澳国应该关心的事了。

 

台湾在太平洋岛国的“邦交”压力增大?

台湾是PIF发展伙伴。现时台湾在太平洋有四个“邦交国”,当中三个位于密克罗尼西亚岛群,即帕劳、马绍尔群岛和瑙鲁。这在台湾目前尚存的15个“邦交国”中占据很大比例。太平洋岛国论坛的分裂,岛内媒体相当关注。传统上,赤道以北的太平洋岛国属美日的“势力范围”,这也是导致澳新偏袒南太成员国的直接理由。中国以往与太平洋岛国交往也以南太国家为主,不过时过境迁,随着国力增长,对外经贸拓展,海洋战略实施及“一带一路”延伸,中国大陆在太平洋岛国的影响力也与日俱增。美国特朗普政府在外交战线上退缩,拜登团队虽有意拨乱反正,重登世界领袖地位,就怕力不从心,说到做不到。英澳媒体也因此担忧中国大陆会抓住岛国论坛分裂的契机锲入赤道以北太平洋群岛。

事件是否会对台湾的“邦交国”断交产生实时的威胁?目前还看不出有此种迹象。起码此次带头退群的帕劳总统惠普斯今年1月21日就职时还坚称,将对抗中国大陆在太平洋的“欺凌行为”。美国最近向该国提供6000剂莫德纳疫苗。惠普斯称帕劳会维持与台湾的紧密关系。只是,大陆与台湾的外交争夺战,完全是一条隐秘战线,不到浮出水面的那一刻,外界无从知晓;断交、复交或建交时常发生在“电光火石的瞬间”,并且往往充满着戏剧性,就像南美国家圭亚那设置“台湾办公室”事件一样。2月4日下午台湾方面宣布将在该国设置“台湾办公室”,没想到,圭亚那外交部也是当地时间4日下午表示,该国将取消与台湾签署的协议,并继续坚持“一个中国原则”政策。中间只差两地之间的时差。

 

中国发展太平洋岛国关系的优势

中国大陆则是太平洋岛国论坛的对话伙伴。中国日后将如何发力太平洋岛国?

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这句话同样适用于中国与太平洋岛国的关系。同广大发展中国家开展“南南合作”,本身就是中国外交及对外经贸合作的长期优势。首先,中国本身也是发展中国家,属于同一阵营。中国改革开放几十年来经济发展,民生改善,综合国力增强,国际地位提升,可援助、帮助发展中国家的传统没变;其次,中国希望通过与发展中国家的友好合作,将自己走过的路交过的学费,作为经验教训与发展中国家交流,供发展中国家借鉴;第三,中国外交的义利观与西方国家不同。表面看起来,中国在援助与当地基础设施的投入很多,比较吃亏,可是长远而言,期望达致双赢。中国对外援助和合作不附带政治条件,不干涉内政,不谋求势力范围,属真情实意,是朋友间坦诚相待,不霸道不虚伪,大家都看在眼里。

太平洋岛国被中国视为“一带一路”中“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延伸,符合中国海洋战略中利用海洋、经略海洋的目标。岛国的海洋资源及旅游资源优势,与中国的发展方向契合;且中国是旅游出口大国,岛屿风情对于中国内地游客极具吸引力,太平洋岛国经开发后完全可替代像印度洋的马尔代夫等旅游胜地。而太平洋岛国的未开发或待开发区域,中国正可以发挥作用,要发展海洋经济就需要港口码头,要发展旅游免不了交通基建——众所周知,中国是世界级“基建狂魔”。基里巴斯首都塔拉瓦,在与中国大陆建交前连一条象样的公路都没有。中国帮这些国家修几条公路,就像修中国本土的乡村公路一样,县级以下的工程队就能应付裕如。

在这些国家面临自然灾害时,中国的援助往往最为及时,所谓“雪中送炭”。比如,斐济第二大岛瓦努阿岛去年底遭强烈风暴吹袭后,中国政府即捐出42万斐济元(130多万元人民币)。

太平洋岛国深受气候变化导致的海平面上升影响,一些国家地势低洼的沿海地区已出现海水倒灌而不宜居住,这些国家也希望大国支持其在应对气候变化问题上的立场。中国遵守《巴黎协议》之坚定及设定减排目标之宏大,世人瞩目。中国政府承诺实现2030年“碳达峰”、2060年“碳中和”,相信对这些岛国而言不啻为巨大鼓舞。

眼下全球抗击新冠疫情,中国更是这些国家依赖的支撑力量。据报导,中国在抗疫方面加强对岛国援助,包括向法属波利尼西亚和斐济等地运送医疗物资。疫情之下,库克群岛和斐济经济受重创,转向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亚投行)借贷,中方又可以施以援手。

以上可知,中国与太平洋岛国的合作与互助,尽在行动中,并不是像西方媒体与政客所担忧的争夺影响力,也不需要西方充当“教师爷”。


(作者魏开星是香港资深媒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