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次弹劾特朗普:民主党意在阻击其再次竞选公职

来源:三策智库时间:2021-02-12

正如特朗普开创另类政治的历史,美国国会也开创了弹劾审判的历史。而且,还是两项历史纪录——特朗普不仅成为美国历史上两次被弹劾的总统,而且还是首位被弹劾的卸任总统。

 

特朗普的律师团队将此称为“政治闹剧(戏码)”。围绕弹劾审判卸任总统是否违宪,民主党和共和党展开了“口水战”。结果是,参议院经过投票以56票同意,44票反对的结果认定弹劾审判符合宪法。这就意味着,卸任总统特朗普必须要过弹劾审判这一关了。
 
民主党对特朗普进行弹劾,共和党则持反对立场。这并不令人惊奇,即使没有特朗普任期内的“作妖”,党同伐异也是美国国会常见的政治桥段。何况,特朗普任期内不遗余力地制造民粹主义,将两党恶斗推到极致。1月6日强占国会山的暴乱,将美国政治乱象推到高潮,也直接促成了民主党续推二次弹劾特朗普的导火索。
 
再次弹劾特朗普,民主党不仅为了羞辱特朗普,更希望断了特朗普东山再起的后路。离开白宫的特朗普留下了还会再来的政治余音,这显然是民主党不能接受的。所以,弹劾特朗普,对民主党而言属于“政治清洗剂”——通过弹劾阻击特朗普再次竞选公职。对共和党而言,无论基于本党名声还是保住特朗普所拥有的民意支持,都要反对这场弹劾案,弹劾就成了民主党给出的政治毒药。
 
众议院民主党占绝对多数,加上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和特朗普的宿怨,很轻易地就通过了弹劾案。但到了参议院,情况就发生了微妙变化。从判定弹劾案是否违宪的投票看,民主党只是以些微优势胜出。但是到了实质审判阶段,民主党要想获得参议院2/3同意给特朗普定罪的票数,几乎不可能。
 
尽管如此,民主党依然需要这场世纪大审判,以便达到“宜将剩勇追穷寇”的政治目的。一者,拜登时代尚在“蜜月期”,宣示美国“回来”的舆论发酵对共和党有利,因而,民主党希望通过弹劾特朗普的“恶”衬托拜登政府的“好”。二者,1月6日的国会山之乱依然萦绕在美国人心头,而且在反对暴乱方面,民主共和两党有着共识,即使特朗普本人也反对暴力。在此情势下,弹劾特朗普就等于坐实其支持和煽动暴乱的恶名。这不仅有助于消弭支持共和党的政媒和民众对大选舞弊的怀疑,而且还能强化拜登政府的合法性和正当性,也能提升民主党止暴制乱的影响力。三者,支持对特朗普进行弹劾的民意高达56%,利用民意“痛打落水狗”,斩断特朗普的政治后路,成为民主党的现实选择。
 
即使看不到特朗普最终被弹劾定罪的希望,民主党依然需要这个过程。因为通过这种复杂和对立的美国式审判程序,可在国会山再次回放特朗普时代的另类政治,强化建制派的“反特”共识,放大特朗普的错误,固化美国社会的“反特”民意。因此,即使特朗普最终没有被定罪,民主党将特朗普钉在政治“耻辱柱”上的目的已经达到。有趣的是,在这场对特朗普的弹劾中,参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似乎也愿意和民主党合作。所以,即使基于党派利益未必对特朗普定罪投赞成票,但两党建制派都不希望特朗普卷土重来。
 
弹劾引发的两党恶斗也会激烈化。在民主党推动对特朗普的二次弹劾之时,“特朗普主义”的信徒,来自佐治亚州的众议员格林则发起了对拜登的弹劾。自然,格林在民主党占优的众议院不仅碰壁,而且因为其之前的极端言论而被踢出两个委员会。但这意味着,“特朗普主义”在国会山阴魂不散,驴象两党的恶斗还会在国会山继续上演,而且会迸发出前所未有的火花。
 
民主党二次弹劾特朗普,也许拉开了美国政治恶斗的“潘多拉魔盒”。即使拜登将自己打造成敦厚温良的政治家形象,但从大选时期就被诟病的家庭腐败丑闻,或时不时成为共和党发起攻击的子弹。民粹主义的喧嚣之势已成,“单边主义”的余孽还在,也许共和党依样学样弹劾拜登呢。


(作者张敬伟是察哈尔学会高级研究员,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