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甸政变:揭示军方一直掌控政局的政治现实

来源:三策智库时间:2021-02-12


在2月1日新国会预定开议当天清晨,缅甸军方发动政变,突袭逮捕并扣押了缅甸实质领导人国务资政昂山素季、总统温敏和部份高级官员。旋即由也是军方代表的原副总统敏瑞出任临时总统,敏瑞接着宣布“根据宪法”实施为期一年的紧急状态,并将国家权力移交给国防军总司令敏昂莱。

除了仰光市及首都内比都之外,军方在缅甸全境都采取了行动,逮捕执政党全国民主联盟(全民盟)党籍的首长、高官。当天晚间,敏昂莱发布了已遭逮捕的11名中央政府新内阁阁员名单,被捕的执政党原任阁员则已于2日遭释放,被令三日之内搬离内比都并缴回公家配给的车辆。

目前,昂山素季和总统温敏两人尚未获得释放,代理律师向媒体证实昂山素季被软禁在家。昂山素季在2010年11月13日缅甸大选后获得自由之前,曾经被断续软禁在仰光市茵雅湖畔住宅中前后长达15年。当年获释,曾被军方操作成是给她的恩典,实则是她刑期已满。

 

缅甸政变看似突然 实则有迹可循

缅甸这次的政变看似突然,其实早有迹象可循。

缅甸于去年11月8日举行了大选,昂山素季所领导的全民盟获得压倒性胜利,在国会中狂扫396席(占82.3%),代表军方利益的联邦巩固发展党(巩发党)只赢得33席(占6.4%)。

几乎在选举结束的同时,巩发党就已经提出选举舞弊的指控,但并未提出具体的证据。缅甸选举委员会则明确指出选举透明公正,没有出现足以构成欺诈的大规模违规行为。国际和缅甸当地观察员也一再表示,选举过程没出现任何重大违规行为。就实际的状况来说,以昂山素季和全民盟在缅甸内部的声望,也根本没有任何舞弊的需要。

然而重要的是,缅甸军方也同时配合了这项指控,明显的指标就是敏昂莱在1月13日接见到访的中国外交部长王毅时,居然没头没脑地拿出军方所调查并声称已经查出弊端的缅甸选举人册名单,向王毅大告“洋状”。

王毅是进入2021年之后,首位中国高层出访的官员,选定缅甸的原因跟中缅经济走廊及“一带一路”计划很有关系,事实上王毅也见了昂山素季,双方并签订了大规模经济合作的协议。所以,敏昂莱跟王毅提及本国选举舞弊的事,不但荒谬也很诡异。然而,正由于其不寻常,才显示出其不寻常的意义。

紧接着,1月26日,缅甸军方发言人左敏敦将军召开记者会,呼吁缅甸政府正视大选舞弊问题,否则军方将采取必要措施,当在场记者追问军方是否会排除军事政变时,他的回答是,“不会”。27日,敏昂莱本人在对军队的视频讲话中指称,针对选举出现舞弊一事,如果政府不依法行事,军方可以宣布宪法无效,“2008年宪法是一切法律的母法,应加以遵守,但在特定情况下就‘有必要撤销宪法’。敏昂莱的代表28日还致函昂山素季,要她重新计票并延后国会新会期开议,不过显然未获得回应。

根据宪法,缅甸军方不能干预民选政府施政,国防军总司令只有在“紧急状态”之下才可以接管政权,所谓“紧急状态”指的是“联盟政府瓦解、民族团结解体或主权权力丧失”。另外,由于“紧急状态”的颁布是总统的权限,而现任总统温敏是全民盟党籍,不可能配合宣布,所以也有人乐观地认为军方将没有借口接管政府。只是没有想到此次军方悍然逮捕温敏,然后让军系副总统敏瑞接任,再由他立即发布为时一年的“紧急状态”,等于是“先上车后补票”,硬是把不合法变合法。

全民盟发言人则透露,他们和军方领袖在28日进行了会谈,但会谈“不成功”。与此同时,开始出现反政府示威者将上街的传闻,所以仰光和内比都街头都出现了军警跟军车,紧张情势开始急遽升高。事后回想,这也很可能是军方故意放出风声,好让军警“超前部署”。

事实上,昂山素季所领导的全民盟事发后在脸书网页发布了一份据说是昂山素季在“预见”军方可能发动政变而事先拟好的声明。她在声明中指称,军方“试图将国家重新带回到军事独裁之下……,我们敦促人民坚决反对这一不可接受的军事政变。”证诸这段时间事态发展,军方和昂山素季这一方不可能没有协商,只不过是双方都无法退让。

 

欧美受影响较大 中缅关系或变密切

事件发生后,立即引起西方的严厉谴责,美国、英国、澳大利亚等国都相继敦促军方释放被拘留的昂山素季和温敏等人,美国也警告可能针对缅甸军方采取行动。白宫发言人普萨基在一份声明中指称,“美国反对任何改变最近选举结果或阻碍缅甸民主过渡的作法。如果缅甸军方未停止现下情况,美国将对相关人士采取行动。”总统拜登则指出不排除再度对缅甸进行制裁。

相较之下,中国在响应中并未谴责缅甸军方的政变行动,语调也更显温和。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2月1日在例行记者会上被问及缅甸局势时,仅作出简短响应,并未提及“政变”二字。汪文斌指出,“我们注意到缅甸发生的事情,正在进一步了解情况。中国是缅甸的友好邻邦,我们希望缅甸各方在宪法和法律框架下妥善处理分歧,维护政治和社会稳定。”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去年访问缅甸以及中国外交部长王毅上月访缅时,都会见了代表民选政府的昂山素季,以及此次被指夺权的敏昂莱。王毅是缅甸去年11月举行大选至今,唯一访问缅甸的外国外长。他在上月的行程中,聚焦重启因疫情停摆的中缅“一带一路”合作项目,包括加速建设若开邦内的皎漂港经济特区。

毗邻中国云南省的缅甸,是中国“一带一路”倡议中连接印度-太平洋的重要通道,而中国是缅甸的第一大贸易伙伴和第二大投资来源国。据《外交学者》报导,中国也是缅甸最大的军事武器供货商,2014年至2018年间,缅甸超过六成的武器进口来自中国。

东南亚政治专家马斯顿接受《德国之声》访问时表示,他认为这场政变将破坏缅甸与美国和欧盟等民主国家的关系,但是对缅甸与其他国家的关系影响较小。他指出,日本和印度等国过去10年一直在以务实的方式与缅甸接触,比较少对缅甸的人权或民主改革进行表态。因此他认为,尽管缅甸转由军政府掌权,这些区域内的伙伴可能会继续维持与缅甸的关系。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拉惹勒南国际关系研究院助理研究员夏尔预计,此次的政变行动不会对中缅关系带来巨大影响。他指出,北京和缅甸军方长期保持友好关系;若缅甸彻底恢复军政府制度,西方民主国家料将对缅甸施压,反而会使中缅关系变得更密切。
 

军方釜底抽薪 幕后关键人物另有其人

如所周知,缅甸军方曾独掌缅甸政权长达50年,且前军政府领导人丹瑞大将主导2008年宪法修订,其中许多重要条款就是要保障军方在缅甸的政治地位,以及他本人退休后不会被秋后算账。

但过去两三年,全民盟相当积极推动修宪,再加上军方卵翼的骨干政党巩发党每战皆北,而且在国会中的席次愈来愈少,以致2008年宪法中所设置的军方保证席次25%的修宪障碍,也开始感受到挑战的压力。

此次的政变,是否是军方釜底抽薪防止修宪之举,尚有待观察,但可以肯定的是,军方已无意再跟昂山素季周旋下去。

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拉惹勒南国际关系研究院非传统安全研究中心研究员库克在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表示“缅甸军方将自己的行动定格在2008年宪法的范围内,并用以保护本身的利益。”总部设在美国华府的人权观察属下亚洲部研究员席夫顿表示,在上世纪60年代统治缅甸数十年的军方实际上并没有放开统治国家的权力,“他们从来没有真正屈服于民选执政党和政府,因此今天的事件在某种意义上仅仅是在揭示已存在的政治现实而已。”

另外,历史应该迟早会证明,2011年3月份退休、一直低调隐匿的丹瑞大将,才是此次政变的真正关键人物。


(作者梁东屏是台湾资深媒体人,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