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方架构”旧曲新唱难有所成

来源:三策智库时间:2021-02-09

过去两日日本媒体开始对外放话,声称美国、日本、澳大利亚与印度正在筹划透过网络举办高峰会,以便建立所谓“四方架构”(Quad framework)。日本《产经新闻》报导,若四国峰会实现,将以“自由和开放的印度太平洋”为目标加强合作,对挑战航行自由等国际秩序的中国大陆加以牵制约束。

而共同社则是大敲边鼓,声称美国拜登政府极度重视与盟友合作关系,美国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更曾经声称前述四国合作架构为“美国印太政策基石”。《产经新闻》更指称1月28日首相菅义伟与拜登总统通话时,对于强化四国合作获得共识,因此相关国家对峰会开始抱持正面态度。

尽管日本媒体积极造势,但共同社亦不得不坦诚指出,对于透过此等机制建立共识,以便集合群力指向中国大陆,印度态度其实是有所疑虑;共同社更挑明,印度虽与中国大陆接壤领土存在边界争议,但也不愿加入由美国所领导的安全联盟,希望保持不结盟政策,不想无端挑臖北京另生事端。

日本媒体刻意使用“四方架构”表述,又将之与以往参与者各有所图却未能获得具体进展的“四方安全对话”(QSD:Quadrilateral Security Dialogue)暗示联结,其实有其“难言之隐”。

始自2007年,当时由日本首相安倍、美国副总统切尼、印度总理辛格以及澳洲总理霍华德高峰会所倡议的“四方安全对话”论坛,企图搭配既有之“马拉巴尔”海上联合军演(Exercise Malabar),以便建立所谓亚洲版北约同盟体系。

但前述构想很快就因对中国大陆较为亲善的福田康夫替代安倍出任日本新首相而生变,紧接着2008年1月印度总理辛格访问北京,澳洲大选后新任总理陆克文更在胜选后,明确地在2008年2月退出该项对话机制,至此,构想受到重挫而中断。华盛顿与北京互以合纵连横策略对决,显然当时中国大陆能以“各个击破”方式,让美国围堵策略踢到铁板。

不过在2017年东盟马尼拉峰会时,前述四国与会领袖会商后,“四方安全对话”构想重起炉灶。2018年重启资深官员咨商会议,并且在2019年11月以及2020年10月总共举行过两次部长级对话,相关联合军事演习虽配合实施,但并未与安全对话存在任何明确从属关系,因此所谓军事同盟根本属纸上谈兵。

在前述对话中,尽管议题涵盖范围相当广泛,但是各方从未发表过共同声明或是联合公报,与会各方除美国外,各国会后声明基本上都是回避提到中国大陆,美国特朗普政府那时希望透过此对话机制建立对抗中国大陆的军事或政治同盟,未能获得任何具体成果。

其实,日本对于建构四方安全对话机制最是热心。目前美日澳三方已有常态性“三边战略对话”(Trilateral Strategic Dialogue)及“三边国防部长会谈”(Trilateral Defence Ministers’ Meeting),而在幕后大力鼓吹倡议扩展范围,将印度拉入军事与政治联盟体系的人,就是东京的战略谋士;美国特朗普政府将亚太安全架构调整为印太安全体系,其实多多少少也是受到日本政府倡议影响。

不过,华盛顿对于经常反复的印度政府也有所保留,所以特别强调印太战略是指印度洋与太平洋区域的联结架构,绝非将太平洋与印度加以联结。华盛顿还是希望保持整个战略态势的主导性,将日澳印三方安置于由其所领导的战略体系内运作。

从印度立场来看美国与日本相互搭唱,企图从“三边战略对话”透过拉拢新德里,以便扩大成为“四方安全对话”,亦是步步为营处处设防。特别是印度本身自尊心很强,显然不愿扈从于任何强权立场,在特定体系架构下,若是因为亲疏有别,与其他参与者无法平起平坐,自然就不会积极响应。

有鉴于此,东京目前透过媒体放话,希望再度透过倡议“四方安全对话”产生定锚设标作用,让拜登政府在亚太或是印太区域的安全政策能够顺势走上其所希望安排的轨道,这种营造声势之手法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东京或能理解新德里对于加入对抗北京的军事同盟具有疑虑,但却未能完全掌握印度真正的战略思维——总认为新德里对于北京是有所忌惮,才不愿意清楚表态,但殊不知新德里裹足不前关键是对华盛顿所图并不信任。

印度对于美国有意透过印太战略架构,整体考虑区域战略态势,支持新德里所抱持的政策立场,基本上给予正面肯定。但是对于美国希望透过印太战略架构来巩固其在印度洋周边的优势地位,内心非常不痛快,在许多政策上亦不愿意明确表态加以配合。这种态度让华盛顿感到与新德里往来总是吃力又不讨好,所以相互间的合作关系难以获得进展。

新德里自认其为南亚与印度洋内的区域霸权,在此区域内优势地位不容任何区域外强权挑战。对于美国印太战略运作,印度总担忧与美国过度合作最后必然会引狼入室,威胁到自身在区域内的优势地位,所以才会对透过“四方安全对话”建构军事联盟有所保留,而东京未解其意。

吾等应观察到美国拜登政府在接掌政权初期,必致力于解决国内疫情与经济问题,且与盟友建立共识后才会出手推动对外政策具体作为;假若未能让北京充分理解其对外政策前,就贸然去搞出个新瓶装旧酒之“四方架构”,岂不是自找麻烦,让北京无谓怀疑?这对于拜登所期待与北京就国际议题进行的合作,也定会产生负面效应。可见,东京剃头担子一头热地对外放话,其实暴露出了日本政府焦虑与过于躁进的内心。


(作者张竞是台湾中华战略学会研究员,三策智库特约政治评论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