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关系:合作与竞争才是主流

来源:三策智库时间:2021-02-09

是否要遏制中国,这是美国官员和分析人士所面临的一个问题。在拜登总统新政府上台以来,该如何应对这一被美国视为最大的挑战,也是其所思考的问题。

美国智库就此提出了一系列建议,其中之一就是大西洋理事会1月底发表的题为《更长的电报:美国对华新战略》的战略报告。报告让中美两国的中国观察人士无不侧目,感到惊讶。

其作者自称是美政府前高官,深谙中国情况并有丰富的对华交往经验。他模仿美外交官乔治·凯南1946年的《长电报》,发表了这一报告。当时,凯南用了5000字的篇幅,概述了美国对苏联的“遏制”战略。它构成了美国冷战政策的基石,并最终在40多年后导致了苏共统治的瓦解。

至于如何应对中国,这份长达2.6万字的报告呼吁美国在未来30年里照方抓药。报告是这样设想的,到2050年,美国及其盟友将“继续主宰地区和全球权力平衡;习近平将会被‘一个更加温和的领导层所取代’;中国人民也开始‘质疑和挑战中国共产党的百年主张,即中华文明注定走向集权’”。

不无巧合的是,2050年也是习近平主席提出实现战略目标的时间节点,包括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以及把中国建成世界强国。

更难以理解的是,作者甚至还效仿凯南,也采取了匿名形式。1947年7月,凯南以“X”这一笔名,在《外交事务》杂志发表了其观点的节略版。人们不禁会提出这样的疑问,作者已不是政府官员,而且提出了如此重要的策略,为何要匿名呢。凯南的情况则不同,在发表长文时,还是在任政府官员。

大西洋理事会称,《更长的电报》是“一份非同寻常的新战略文件,是迄今为止对中国地缘政治战略最具洞察力和最严谨的评估之一,并明确指出一项详实的对华战略将有利于应对中国战略雄心的挑战”。

令人欣慰的是,一些美国分析人士已经对此表达了不同观点。丹尼尔·拉里森在《美国保守派》杂志撰文称,《更长的电报》的大部分内容不过是对习近平领导下中国意识形态主张和雄心的一种复述,并把报告称之为招致“失败成本巨大的处方”。保罗·希尔在《国家利益》杂志撰文表示,这份所谓的大战略不可能解决来自中国的挑战,其提出的应对建议也可能是“一个招致麻烦的处方”。

从多方面看,《更长的电报》更像是特朗普政府中包括前国务卿蓬佩奥等对华鹰派人士观点和主张的更新版。报告主张用美国方式来达到中国政权更迭的目的,如果报告果真被采纳,那么中美两国必然会走上全面对抗之路。

正如一些分析人士所言,《更长的电报》的最大问题在于,它夸大了中国的雄心,这一点与对华鹰派的普遍观点不谋而合。报告认为,习近平“有意让中国的集权制度、强迫性外交政策及军事存在迈出国门,推广到全球各地”。

不可否认,在习近平主席的领导下,中国已抛弃了已故领导人邓小平所倡导的“韬光养晦”的战略思想,努力藉助其经济实力和影响力,在国际舞台推行并实现其目标。

然而,中国领导层非常清楚,向他国输出治理模式几乎是不可能的,何况中国领导人也认为,中国共产党的集权控制与利伯维尔场经济原则相结合的政治模式,是中国独有的特征和优势。

中国共产党上一次试图输出革命,就曾带来了灾难性后果。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中华人民共和国开国领袖毛泽东支持并资助了一些东南亚国家共产党人的暴动,其后果是,时至今日,这些国家对中国的意图和野心仍心存怀疑。

毋庸置疑,在香港、台湾、南海、东海及中印边境问题上,中国确实变得更为自信和强势。然而,无论你是否认可中国的行为,这些问题确实都涉及中国的领土和主权问题。香港亦是中国的一部分。

《更长的电报》还声称,中国的野心是颠覆美国主导的国际秩序,构建一个以中国为中心的竞争秩序,但报告并未给出任何证据,来支持其论断。

其实,实际情况正好相反。在现行国际秩序下,中国过去40年里获益颇丰,因此中国更希望改善和巩固现行国际秩序,以便获得更大利益。过去四年里,反而是特朗普政府破坏和削弱了曾被美国主导的国际组织,包括联合国,世界贸易组织和世界卫生组织等。

报告给出了制衡中国的建议,但大多是拾人牙慧,早就被其他对华鹰派所提及。不过,报告确实提出了一个独特的观点,即呼吁美国高度关注习近平。近年来,习近平已“几乎把所有权力独揽手中”。报告作者提出,在“中共高官对习近平的政策导向深感不满及对他无休止要求绝对忠诚深感愤怒”之时,美国一定要利用好中国政治里的这些不和谐因素。

至于如何利用,仍是个问题。如果真的实施这一政策,可能会产生适得其反的效果,会促使习近平进一步巩固权力,也使得中共其他领导人因担心被控勾结外部势力而变得更为顺从。

这些例证表明,报告作者夸大中国的雄心,其目的无非是为其鼓吹的遏制中国的政策寻找理由。

2月3日,著名评论员马丁·沃尔夫在《金融时报》发表了一篇措辞有力的评论文章,称考虑到中国经济充满活力、与世界经济高度融合以及特朗普给美国声誉带来的深深伤害等因素,遏制中国不是一个可行的选项。

美国印太地区协调员库尔特·坎贝尔和国家安全顾问杰克·沙利文在获任现职之前,曾于2019年联名撰写过一篇言之有理的文章。文章发表在《外交事务》上,标题是《没有灾难的竞争》。他们认为,尽管中美间存在诸多分歧,但任何一方都必须做好与另一方共处的准备,这种共存需要合作,也会有竞争。

换句话说,美国人需要学会接受,接纳中国为其平等的竞争对手。


(作者王向伟是《南华早报》前总编辑,三策智库高级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