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命疫苗安全存疑 希望看向中国

来源:三策智库时间:2021-02-09

疫苗救命。这口号深入民心,因为一年多过去,新冠病毒仍然肆虐,疫情还在全球继续蔓延,接种疫苗几乎成了人类有效抗疫最后的希望。

数据显示,全球确诊病例现已突破一亿,230万人为此丧命。美国是这场全球大流行病的震中,不论累计病例和死亡人数都是世界之“冠”,分别都占了世界总数四分之一。在人人自危的情况下,大家都把希望寄托在疫苗,因为不接种疫苗无法规避的风险越来越大。

然而,自去年12月份开始接种以来,美国发生很多奇特现象。美联社说,美国接种疫苗需“天时地利”,只有预约在正确时间出现在正确地点的人才会获得疫苗,可是到哪里预约令人“很沮丧”。据报道,美国许多老人和一线医护人员曾投诉无针可打,反而是高官富人抢了接种优先权;今年1月底的数据显示,美国白人疫苗接种率明显高于当地非洲裔等少数族裔。

针对疫苗带出的种族偏见、有钱任性等乱象和不公,美国疾控中心直接把球踢给前总统特朗普。美国新总统拜登在1月21日正式上任,出任白宫幕僚长的克莱恩指特朗普离任前几个月“完全没制定全套冠病疫苗分发计划”,以至于“一团混乱”。

新官上任三把火,其中之一是把管控疫情视为燃眉之急。美国因此决定重回世界卫生组织,准备重启与世卫的常态合作,包括履行对世卫的财务承诺。美国抗疫政策恢复理性,应该有利于世界回归共同抗疫的正轨。

在国际社会的共同努力下,全球已研发上百种疫苗。据世卫资料,其中八种疫苗已经过临床试验,包括美国的辉瑞公司mRNA疫苗及莫德纳公司mRNA疫苗。由于mRNA属于崭新技术,有不少文章分析,也提出质疑。mRNA技术把基因改造的刺突蛋白核酸序段RNA注入人体,经过身体细胞传递信息,再刺激细胞生产刺突蛋白而产生抗体,问题是不同人体可能对此产生过大反应,因而有人注射后出现皮肤敏感、面瘫等副作用,更有年长者及长期病患者死亡。辉瑞疫苗在临床阶段便出现过严重不良反应。

 

美国疫苗与安全问题

1月下旬,法国《世界报》引述内幕消息,指美国辉瑞mRNA疫苗存在安全问题,却能够快速通过审批是因为“欧盟官员给欧洲药品管理局施加政治压力”,因此迫使当局去年底便批准使用辉瑞疫苗。报道提到欧洲药品管理局当时对辉瑞疫苗存在三个主要担忧:新建立的疫苗生产线并未接受检查、商业量产后疫苗的相关数据仍然缺失,以及商业量产版的疫苗在质量上与临床实验使用的疫苗存在差异,特别是RNA纯度上存在差异。报道说“这三个担忧的最后一项最令欧洲药品管理局担忧,因为他们担心量产版疫苗会因这种质量上差异而出现有效性乃至安全方面的问题。”

有关报道引起广泛关注,欧洲药品管理局没有否认相关内容,舆论一片哗然。意大利当时准备1月份开始大规模为民众接种疫苗,当地电视台则以10几分钟视频揭发辉瑞疫苗的质量问题;其他媒体则跟进法国《世界报》爆料,追查辉瑞疫苗的审批过程。在争议期间,辉瑞宣称缩减对欧洲疫苗的供应,引发欧盟强烈不满,所以也有报道把辉瑞延迟交付跟疫苗质量联系起来。

最不幸的是,挪威在这期间有23个老人在注射辉瑞疫苗后死亡,死亡人数后来升到33人;德国有10人接种后死亡,美国也有类似情况。于是,欧洲媒体纷纷向当地政府施压,包括路透社转载法国《世界报》消息,质疑辉瑞疫苗的有效性和安全性。不过,挪威当局淡化此事,声称当地养老院每周有400人去世,不排除那些接种老人的死亡与疫苗无关;德国专家也说无法证实10个死者跟疫苗有关。

 

全民接种需解除疑虑

无论如何,接种疫苗带来希望,却也存在安全疑虑。在抗疫严谨的华人地区,比如香港,就有舆论在质疑。新加坡主流媒体《联合早报》也曾刊登读者来函提及挪威老年人死亡,但引来国家传染病中心的专家撰文反驳,指“目前的冠病疫苗可能导致休克、骨髓问题和中风”的说法不正确,声称“危言耸听的错误言论,可能会致使需要疫苗的人不敢接种”。

新加坡是世界少有为全民接种疫苗的国家。除了前线人员,年长者已安排优先注射疫苗,李显龙总理更是身先士卒,以期达到八成人口接种目标。截至2月初接近20万人接种,当局表示有400多人产生不良反应,其中三人严重过敏,经过特别治疗才痊愈。狮城是依据“大流行病特别采用程序”而批准美国辉瑞疫苗,最近也批准莫德纳疫苗,至于中国科兴疫苗则待3月份评估出炉后,才将开展接种计划。为解除各种疑虑,当局打算深入民间,挨家挨户去登门造访,鼓励全民接种。

狮城邻国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亚的疫情比较严重,最近也部署大规模接种以阻断传染链,包括订购大批中国疫苗。印度尼西亚佐科总统1月中旬率领高官注射中国科兴疫苗,整个过程通过电视及网络平台直播,突显他们对中国疫苗的信心;他们两周后注射第二剂,以期达到最佳效果。据报道,印度尼西亚也跟美国辉瑞等疫苗制药商签约。不过,仍有专家告诫别把疫苗视为灵丹妙药,因为疫苗效率和病毒繁殖都会带来影响,在接种期间仍须扩大病毒检测和接触者追踪,方能有效遏制病毒传播。


中国疫苗带来新希望

在这方面,中国自去年10月正式加入“冠病疫苗实施计划”(COVAX)后积极行动,截至2月初,已在国内为感染风险较高的各行业人员接种超过3000万剂次。此外,中国把自己生产的疫苗视为全球公共产品,以远低于美国疫苗的价格向发展中国家提供,也跟中低收入国家签署疫苗生产协议,通过出口疫苗原材料,帮助一些国家自行生产疫苗。

由于富裕国家直接与疫苗生产商达成协议,导致疫苗分配不均问题日益加剧。美国囤积上10亿剂疫苗,平均每人3.7剂,加拿大更是人均9.6剂;但在亚非拉贫穷国家,疫苗却严重不足,如非洲联盟国家人均只有0.2剂。这种富国抢夺疫苗的现象令人诟病,并且影响全人类,因为人们要想回归正常生活,接种疫苗覆盖率需达八成人口。

针对冠病疫苗全球分配不平等现象,世卫总干事谭德塞批评为“灾难性的道德失败”。而中国协助低收入国家生产疫苗无疑带来新希望,通过双边合作方式,不但满足他们对疫苗的需求,也可促成“疫苗外交”而取得地缘政治上的双赢。


(作者中言是香港《明报》前总编辑,三策智库高级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