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心BNO这张旧船票

来源:三策智库时间:2021-02-09

上周末从尖沙咀天星码头搭渡轮过海,在中环码头眺望维港两岸,风和日丽,万里无云,海天一色,一艘新渡轮驶过湾仔会展中心对开的海面,留下一条白色的浪花。当年全球瞩目的回归典礼,就在刚落成的会展中心新翼举行,那一天,中国在这里终结了英国人数百年来在世界各地实行的殖民统治历史。24年弹指一挥间,想不到英国人竟然掀起BNO风波,要在维港兴风作浪,意图重温旧梦,也想不到英国人的承诺还有人愿意相信。
 

有人说BNO事件证明英国人老谋深算,虽然当年无奈降旗走人,但不动声色留下一手,现在才出手。的而且确,英国人以会玩政治著称,他们在撤离各个殖民地时常常被指“留有一手”。特首林郑月娥在社交网站发文指,这场BNO风波是英国以政治包装满口歪理的经济算计,一语点破英国政治最重视利益的特性,林郑月娥还做了功课,指过去两个星期的主要报章,有多达20个关于英国楼盘的广告,证明英国地产商明显视香港人为主要销售对象。英国人玩政治常以道德高地掩饰利益,其另一面就是虚伪。我想起钟士元爵士的回忆录《香港回归历程》关于居英权的内容。

有“政坛教父”之称的“大Sir”钟士元,曾经是港英政府的股肱之臣,回归前位至两局首席议员,回归后担任首届特区政府行政会议召集人。在这本中文大学2001年出版的回忆录中,钟士元写道,1984年5月他和两局议员代表团到英国游说国会议员,要求英国政府给予所有香港人拥有居英权,其间前首相希斯(Edward Heath)向他们透露,“在他70年代初担任英国首相时,适逢中华人民共和国加入联合国,并随即要求联合国将香港和澳门的名字,从殖民地名单中删除,希斯说,当时英国内阁决定不反对中国的提议,并据此评估香港不可能独立,日后将会回归中国。为避免香港英籍居民大量移居英国,因此开始考虑更改国籍法”。钟士元写道,“1976年英国发表了一份绿皮书,建议更改国籍法,将殖民地的英国籍居民改为英国海外公民(British Overseas Citizen),并失去在英国本土的居留权”。后来又有所谓“英国属土公民”(British Dependent Territory Citizen简称BDTC),名称改了但还是没有居英权。中英就香港前途签署联合声明后,90年代中期,英国政府将其改为BN(O)(British National(Overseas))(见回忆录中文版第69至70页)。

钟士元讲得很清楚,BNO从一开始就是英国政府专门为堵住香港人移居英国而设,虽然名为“护照”,实质上主要功能就是一本旅游证件。钟士元曾经在香港回归过渡期扮演重要角色,他和不少港英时代的精英一样,因为不了解中国,对英国抱有很大期望,甚至曾经被中方点名嘲为英国的“孤臣孽子”,但当他了解真相,另一方面与北京相关官员加强沟通后,令他对香港回归祖国的态度逐渐发生改变。这本回忆录还有一段故事值得一提,经常因回归问题奔走于北京和伦敦的钟士元,某日在伦敦游说英国政府返回酒店时,发现房间有三名不速之客,其中两名男子自称英国情报机关人员,指收到港英政治部情报,有人要对钟士元不利,这件事后来不了了之。

至于后来在回归谈判过程中,中英双方就保留BNO作为港人的“旅游证件”达成共识,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在此不赘。今日英国政府突然为BNO持有人开放居英权通道,高谈所谓责任,不仅尽显虚伪,更是公然违背中英之间的外交承诺,毫无信誉。中方宣布不再承认BNO作为旅游证件和身份证明,并保留进一步采取反制措施的权利,实属意料中事。

英国哲人说:读史使人明智。香港无论回归前还是回归后,都有不少人移民海外,境遇各异,但那些一觉醒来发现那一本尘封已久的BNO竟然变成一张登上英伦的高价船票,而产生移民冲动的香港人,特别是没有经历过回归、不了解这段历史的年轻人,也许应该读一读这本钟士元回忆录。


(作者郭一鸣是香港资深媒体人,三策智库高级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