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克尔给拜登下马威,中欧联手推动世界新秩序!

来源:战略观察家时间:2021-01-24

据《金融时报》报道,当地时间21日,美国总统拜登上任仅一天,德国总理默克尔便提醒他,德美并不会在所有事情上都意见一致。默克尔表示,尽管美国有了新一届政府,但欧洲仍需要在世界范围内更多地负起军事和外交的责任。默克尔告诉记者:“不要认为从明天开始,我们(德美)之间就只剩下和谐。关于怎样做才对两国最好,我们之间仍然会有争论。”


特朗普执政四年,欧洲已经对美国失去信任,独立倾向大大增强。欧盟不顾拜登团队的反对,在2020年最后一天与中国完成投资协定谈判。默克尔在拜登登基第一天就发出这样的声音,表面了欧洲谋求独立的强烈愿望。美国全球霸权衰落是大势所趋,中国不称霸是既定战略。全球秩序出现权力真空,必将导致混乱,世界呼唤新国际新秩序。面对这种局面,中国与欧盟应该推动基于共同规则的国际秩序。这种新国际秩序不仅合理,而且可行。


美国霸权衰落后的全球权力真空


21世纪,人类见证了美国全球霸权戏剧性衰落。1991年苏联解体,美国实现在真正的全球霸权,综合实力也是如日中天。但进入21世纪,美国错误地打了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导致国库空虚。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进一步削弱了美国的综合实力。特朗普上台和新冠疫情对美国的双重打击,已经使美国的全球霸权不堪重负。在特朗普败选拜登即将上台之际,日韩澳新签署了RCEP,而欧盟则与中国完成了投资协定谈判。这些都是盟友不再对美国抱有信心的表现。

在美国衰落的同时,中国却在迅速复兴。2000年中国GDP仅为美国的十六分之一,2020年就达到71%。中国顶住了特朗普发动的史诗级贸易战,率先走出疫情、率先经济复苏、率先实现社会生活正常化。

德国《法兰克福汇报》1月16日撰文:“中国在制度比较中获胜”,文章称:“近年来,尤其在新冠疫情危机中,西方国家变得更加不稳定和脆弱。事实证明,共产党治理下的中国非常成功。中国正以惊人的速度,在几乎所有社会发展领域缩小与西方社会的差距。中国的崛起表明,非西方模式也可以实现社会公民所重视的中心目标,比如经济增长,内部和外部安全,教育的改善以及良好的医疗保健等。如果一个国家能成功地实现这些目标,公民会感到满意并支持其社会制度。”

英国智库——经济与商业研究中心最新预测,到2028年中国GDP将超过美国。


如今,“中国崩溃论”已经崩溃,随着而来的是“中国威胁论”。但中国并非一神教国家,没有统治世界的文化传统与兴趣。自新中国成立以来,历届中国领导人都宣称中国不称霸,这并非是权宜之计,而是中国的基本国策。

但问题是,美国无力称霸,而中国又不接美国的权柄,全球必将出现权力真空。因此,世界呼唤一种新的全球秩序。


基于共同规则的世界新秩序

美国全球霸权迅速衰落表明,没有哪个国家可以撑起全球霸权。今后的世界秩序就不可能建立在霸权之上,而应该建立在共同规则之上。

美国在二战后建立起以联合国为主体的国际秩序,中国在改革开放后是在这个国际秩序中复兴的。中国复兴后一方面争取在联合国、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贸组织、世卫组织、G20等国际机构中,拥有更多的发言权。另一方面,中国也与一些国家联合搞了亚投行、金砖银行、金砖组织、上合组织等机构,对现有国际秩序做了补充。

中国是现有国际秩序的受益者、维护者和补充者。如果美国所关注的主要是由其领导和创建的规则和体系不被颠覆,那么美国与中国就会有更多的共同话语。因为捍卫体系的稳定、遵守基本规则也是中国也是同意的,是符合中国的基本利益的。

当然,中美对国际规则可能有不同的理解和诉求,这些需要通过博弈和谈判来达成妥协。正如5G标准是各大通讯公司博弈和谈判达成妥协结果一样,中美同样可以在共同遵守的国际规则上经过博弈和谈判达成妥协。

东盟的成功实践为这样一条道路提供了希望。不同于欧盟国家同属于基督教文化,同为西方民主制度,经济发展水平相近,因而走到了一起。东盟10国文化与宗教是多样的,有2.4亿穆斯林、1.4亿佛教徒、1.3亿基督教徒和700万印度教徒。东盟10国的政治制度也是多样的,既有共产党领导的国家也有完全的民主制国家,还有新加坡这样一党制民主国家和泰国的君主立宪制国家。东盟10国的经济发展水平差距是巨大的,既有新加坡这样的高度发达的国家,也有柬埔寨、缅甸这样极度不发达国家。


但东盟成立50多年以来,尤其是在柬越冲突于1990年代中期结束后,东盟成员国之间再也没有发生过战争。东盟还非常成功地解决了跨国安全问题,如海盗、人口贩运、走私、有组织犯罪、疫情和环境污染等。该组织以其“东盟道路”而自豪:以协商一致的方式作出决定,互不干涉内政和自愿合作。

如果将东盟建立起来的地区秩序,应用到到中美关系上,放大到世界范围,新的国际秩序就有可能建立起来。


欧盟在新国际秩序建立中的作用

我们应当承认,国际秩序的建立是立足于大国之间达成妥协的。因此,未来的国际秩序,只要中美达成一致就基本可以确定。但问题是,美国目前还不可能接受这种新世界秩序。美国两党在保持全球霸权,或领导世界上是一致的。面对这种局面,中国就应该与欧盟联手推动新世界秩序的建立。

欧盟已经没有称霸的实力了,是最愿意接受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的。欧盟是全球气候问题的领导者,是很多国际标准的制定者。而且,特朗普执政4年,欧洲已经对美国不再报太大希望,独立倾向大大加强。而新世界秩序恰恰可以使欧盟与中美平起平坐,满足其摆脱美国控制的需求。

在新世界秩序的建立中,俄罗斯、印度、日本等其他G20国家也需要参与。但不可否认,全球仅有的10万亿规模的经济体只有中美欧三家。只有这三家能够达成一致,国际规则就大体可以确定了。


新世界秩序建立的难点

当然,我们必须看到,建立以共同规则为基础的世界秩序是非常困难的。其中,最根本的困难在于,美欧必须抛开制度与价值观的不同,仅从国家利益出发建立国际规则。但一般来说,国际规则的建立却往往需要基于价值判断。比如,美国战后建立的自由主义国际秩序就是建立在西方价值观基础上的。


美国和欧盟的社会制度和价值观基本上是一致的,但中国不可能改变自己的社会制度和价值观。此次新冠疫情可以看作是一场非传统世界大战,中国的制度和价值观在战胜疫情上表现突出,而美欧的制度与价值观则表现极差。

我们从德国《法兰克福汇报》的“中国在制度比较中获胜”一文中也许可以看到希望。如果欧盟能够接受中国的制度与价值观,与中国携手打造基于共同规则的国际规则,美国最终也不得不接受这样的现实。

世界各国拥有各自的制度与价值观并非不可以制定出共同遵守的国际规则。历史没有终结,中国率先走出一条不同于西方的现代化道路,其他国家同样可以做到。今后的世界将是一个百花园,而非西方一枝独秀。

在这样一种多样化世界中,更需要制定和遵守共同的国际规则。因此,新世界秩序的建立尽管异常困难,但却是人类的唯一出路。只要美国和西方放下唯我独尊的制度与价值观傲慢,世界新秩序是完全有可能建立起来的。东盟建立起来的地区秩序,就是一个典型的例证。

 

结束语

全球由一个大国称霸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世界需要新秩序。中国倡导构建基于共处、共融、共建、共享的人类命运共同体,符合这样的大势。但就像任何一个历史大势的转变一样,这需要时间,也需要把握。在历史的过渡期,新旧交替,矛盾多发,充满风险。最关键的是避免发生由大国争夺引发的大战,维护世界总体和平的局面。


在此基础上,中国应该拉欧盟建立基于共同规则的世界新秩序。只要中欧携手,最终将迫使美国放弃霸权,加入到世界新秩序建立中来。而只要中美欧达成共识,世界新秩序就基本可以建立起来看。这个任务任重道远,但也许是人类唯一的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