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常庆:拜登上台后仍要警惕美国离间中俄及中国与中亚国家关系

来源:欧亚系统科学研究会时间:2021-01-23

近日拜读了哈萨克斯坦著名国际问题专家、哈萨克斯坦总统战略研究所前所长布拉特•苏尔丹诺夫教授的访谈,题目是《疫情后,中俄仍是哈萨克斯坦外交政策的优先方向》。就此谈几点个人想法。

苏尔丹诺夫教授认为,2020年“由于疫情和美国大选,中亚国家暂时淡出大国视野”,不过他认为,这种情况不会太久。苏尔丹诺夫教授指出,本次疫情是对国家关系的一次考验。美国特朗普政府鼓吹和推行的“人各为己”的政策在欧美国家表现得淋漓尽致,而上合组织成员国的表现则完全相反。俄罗斯和中国从一开始就与哈萨克斯坦展开多方面的密切合作。

他的谈话有以下几点看法值得关注:一是美国不会放弃中亚,由于中亚地缘政治的重要性,疫情后美国和西方国家将恢复对中亚的兴趣;二是美国企图将俄罗斯和中国挤出哈萨克斯坦,破坏欧亚经济联盟和“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三是让哈萨克斯坦民众相信所谓“俄罗斯的侵略意图和中国的经济扩张威胁”;四是将哈萨克斯坦作为一道隔离墙,试图将中俄两国分开。为达到上述目的,美国会运用各种手段,特别是通过“颜色革命”将包括哈萨克斯坦在内的中亚国家与中俄交恶,最终将它们纳入西方轨道。如果一时做不到,起码是离间中俄两国的关系,破坏中亚国家与俄罗斯的盟友关系,离间中国与中亚国家的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使欧亚经济联盟与“一带一路”不能对接。美国这个战略意图明显,居心叵测。

苏尔丹诺夫教授的提醒引人深思,对此我们要有清醒认识。

一、2020年美国并没有退出中亚

2020年美国虽然表面似有淡出,但实际没有退出大国在中亚的博弈。自1991年底中亚国家独立以来,它们就成为美西方觊觎的对象。2020年虽然美国没有像前些年那样明火执仗地推行“颜色革命”,但也没有熄火。由于疫情的发生和国内乱局,无奈将其对中亚的争夺略缓,但没有将中亚丢到脑后。2020年2月,时任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到访哈乌两国,还与中亚五国开了个“5+1”外长会,同时推出美国“新中亚战略”。这个战略有六大目标,其中如专家指出的最主要是“将中亚整合到西方自由主义秩序之中,塑造中亚国家的发展方向和地缘政治取向”,简言之,是阻止中亚国家与俄罗斯和中国发展友好关系,诱导其另走它途。联想2015年和2019年美国也举行过中亚国家和美国外长会议,就怀有这个目的,但收效不大。

哈首任总统纳扎尔巴耶夫2020年8月21日在哈执政党政治委员会扩大会议上一针见血地指出,哈作为年轻的国家,美式民主这项帽子对哈并不合适,如果接受美式激进民主,哈将失去现有的一切。哈首任总统的讲话是回敬给美国的一个软钉子。

2020年,由于美国国内问题成堆,抗疫不力,种族矛盾激化,又加上大选年,顾不上中亚,不能搞大动作,很多想法和做法处于蛰伏状态,但它惯用的“颜色革命”伎俩并未住手。它通过资助中亚国家的非政府组织闹事以实现自己的目的。美国还通过一打一拉的方式离间中亚国家,一面赞扬有的国家政治改革,另一方面对某些走自己路的国家横加指责,例如,时任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对塔吉克斯坦等国为防止疫情扩散采取的临时关闭清真寺,让信众在家做祈祷的做法加以攻击,并将该国列入“系统、持续和公然侵犯宗教自由”的国家行列。美国还对吉国内事务横加干预,招致吉外交部的不满。美国对在中亚国家亲疏有别的做法,其用意明显。

拜登上台后对中亚政策尚未公布,估计会延续特朗普的政策,略有不同的是,会修补这几年与欧盟的分裂,重新整合与欧盟的关系,共同对付中俄。美国在平息国内乱局后在调整外交政策时,由于与俄罗斯的尖锐对立和对中国的敌视,再加上阿富汗问题的存在,无疑会提升对中亚的关注。可以预见,破坏和离间中亚国家与中俄关系是美国对中亚政策的必然选择之一,美与中俄在中亚的博弈会加剧。

二、中亚国家与中俄友好关系难以破坏

中亚国家与中俄为邻这一点无法改变。从政治到经济的密切关系是域外势力难于破坏的。中亚国家是俄主导的独联体、欧亚经济联盟、集体安全条约组织成员。它们与中国、俄罗斯共同创建了上海合作组织。中亚国家与俄罗斯是盟友关系,与中国是不同级别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其友好合作在高水平基础上仍在不断发展。

2020年俄罗斯面临的周边环境异常复杂。有些盟友遇到了麻烦,让俄罗斯大伤脑筋。可是俄罗斯与中亚国家的关系却有所不同,吉尔吉斯坦政局动荡,使政局基本平稳的中亚地区出现了一股旋涡,但对俄罗斯来说受伤不大,因为吉政局几次大的变故都在俄罗斯掌控之中,这次也不例外。扎帕罗夫当选吉总统,特别是局势逐渐趋稳,俄罗斯感到放心,因为“后院”没有发生大火,俄吉关系不会如美国所愿发生大的变化。

2020年与西部邻国相比,中亚地区没有给俄增添更多的麻烦,其关系甚至有所推进。例如,乌兹别克斯坦不顾美国威胁成为欧亚经济联盟观察员国,永久中立国土库曼斯坦宣称俄罗斯是自己的战略伙伴,不断加强与俄的经济合作。俄罗斯是哈的第一贸易伙伴,吉总统扎帕罗夫作出不会改变俄在吉地位的保证,还说俄是吉的盟友和伙伴,两国关系像兄弟般亲密。就连“纳卡冲突”前对俄三心二意的亚美尼亚看到美国与欧盟口惠而实不至,也不得不求助于俄罗斯解决与阿塞拜疆的争端。

中亚国家独立后与俄罗斯的关系受美国等西方国家多年蚕食的影响有些变化,但俄罗斯在中亚地区的主导地位尚未发生根本性改变。2020年双边关系没有因为美国的挑拨而发生倒退,虽然有些小矛盾,但没有影响大局,彼此关系仍在维护本国主权和经济利益基础上发展。俄罗斯在美西方威胁增大的情况下非常重视中亚作为南部“后院”的作用,中亚国家与俄罗斯基本站在一起,彼此仍将对方视为外交的优先方面。历史和现实因素决定了美国的“新中亚政策”的离间作用有限,终究会碰壁南墙,不得其果。

说到中国与中亚国家的关系,以下事实告诉你:(1)中国与中亚国家解决了边界问题,不存在领土争端;(2)中国与中亚国家共同建立了上海合作组织,将维护地区安全和经济合作作为基本任务,并成功运行;(3)彼此签订了永久睦邻友好条约,并声言“世代友好永不为敌”;(4)发展互利共赢的经济合作,相互取长补短,给对方力所能及的帮助;(5)哈中两国一道为“一带一路”发起国,中亚国家积极参与,对各自经济发展大有帮助;(6)安全合作成效显著,为地区稳定和经济发展创造有利环境。

2020年习主席与中亚国家领导人通电话,重申中国加强与中亚国家的友好关系。在上合组织视频峰会上,中国表明了与中亚国家共同抗疫和维护地区安全的决心。中国外交部门负责人杨洁篪、王毅亲自访问中亚国家,会见有关国家领导人,带去习主席的问候,表明中国与中亚国家深化友好合作的立场。

在经济方面,在疫情肆虐的情况下,中国在中亚国家的工程绝大多数仍在进行,有的已经交付使用。在抗疫方面,中国派出医疗队,成百吨各种医疗物资源源不断运往中亚国家。在因交通受阻许多行业受损严重的情况下,中国发出的载有各种物质的中欧班列逆势而上,给中亚国家、俄罗斯等国带来巨大的经济利益和社会效益。2020年中欧班列共开行1.24万列,其中经阿拉山口5027列,增长41.8%,经霍尔果斯4652列,增长37%,仅这一项就给哈萨克斯坦等国带来过境费就有数十亿美元。

中国还加大对中亚国家商品的进口,为其产品出口开辟更广阔的市场。中亚国家一向欢迎中国企业前往投资,而不像美国所说的惧怕中国经济威胁。哈总统托卡耶夫曾表示,哈与中国为邻是好事,不怕中国威胁,哈将中国视为优先合作伙伴。托卡耶夫是中国问题专家,他的话不是无的放矢。乌总统米尔济约耶夫表示,乌永远不会加入反华国家的行列。这些看法基本表达了中亚国家的立场,是对美国的有力反驳。

中亚国家是内陆国家,中国为它们提供了出海口。用苏尔丹诺夫教授的话说,是中国为哈打开了一道“金门”。中亚国家与中俄两国的关系,如同一只手牵着俄罗斯,另一只手握着中国,与中俄两国一道走向海洋,通过“一带一路”铸造的“钢铁驼队”成为不靠海的海洋国家。而远在大洋彼岸的美国除了攫取中亚国家的能源和稀有矿产,提供有限的资金援助,和撤离阿富汗带不走的军用物资送给中亚国家外,在经济方面又给中亚国家带来些什么?如果说到美国,对中亚国家印象最深的是令他们惴惴不安和随时提防的意识形态渗透,以及美国和西方策动的“颜色革命”。

三、离间中俄友好是痴人说梦

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中俄两国友好关系在不断发展,上世纪90年代基本解决了多年悬而未决的边界问题。2001年,中俄签署了睦邻友好条约。同年两国与四个中亚国家一道成立了上合组织,2007年上合组织签订了长期睦邻友好条约,2005签署了由俄罗斯主导的欧亚经济联盟建设与“一带一路”建设合作协议,这些具有历史意义的条约和协议奠定了彼此友好关系的基础。在此基础上,两国在经济合作方面做到了互利共赢,2019年,双边贸易额已经突破一千亿美元,在抗疫中做到相互支持,进一步拉近了彼此的距离,在朝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方面迈出了一大步。

在美国搅乱世界秩序、对世界和平与安全构成严重威胁的情况下,中俄两国携手抗击这股逆流,成为捍卫世界安全与和平的中流砥柱。2020年12月28日,习主席同俄总统普京通电话说,“中俄关系是具有强大的内生动力和独立价值,不受国际风云变幻影响,不受任何外来因素干扰。中俄加强战略协作,能够有效打压分化两国的任何图谋,并为维护国际公平正义筑成坚固屏障”。普京表示,“我愿意与你继续发挥战略引领作用,俄方愿同中方继续在涉及彼此核心利益的问题上相互坚定支持,在国际事务中进行战略协调与合作,为维护全球战略稳定做出贡献。

2020年1月2日,中国外长王毅说,中俄双方“坚持互为战略依托,互为外交优先,互为发展机遇,互为全球伙伴。中俄两国会继续为大国睦邻友好做出表率,为世界经济复苏注入中俄动力,为全球战略稳定打造中俄支柱”。2020年12月29日。俄罗斯驻华大使杰尼索夫在俄罗斯驻华使馆新闻发布会上说,拜登当选不会影响中俄关系,中俄关系已经是新时代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不会有任何外部因素会影响到双边关系。

上述讲话铿锵有力,掷地有声,表明了中俄两国关系现状与未来发展前景。中俄两国关系犹如一座坚固的城墙屹立在世界,美国一纸“新中亚战略”,如何能将其击破?正如中国俗话所说,“蚍蜉撼大树,可笑不自量”,是痴人说梦。

还要指出,中亚国家是独立主权国家,奉行多边、平衡,实用主义外交政策,多交朋友不树敌,与各国都保持友好关系,包括与世界第一强国美国保持友好关系,这是可以理解的,但它们不会忘记2005年和以后美国所策动的“颜色革命”对本国的伤害,更加上今日目睹乌克兰等国的现状,想必对美国的中亚战略有自己的理解,特别是对离间中亚国家与中俄关系都保持高度警惕。

中国、俄罗斯和中亚国家作为上合组织成员国,都将建立人类命运共同体作为奋斗的目标,而美国所奉行的分裂他国关系的政策是没有出路的。拜登上台后想弥合与欧洲盟友的关系是对特朗普政策的修正,但是如果继续奉行特朗普的中亚政策,图谋分裂中亚国家与中俄两国的关系,必定会像特朗普一样一无所获。

最后还要指出,尽管一些国家国内有少数人追随美国政策,但这是小众,无法影响中俄友好关系的大局。不过,不可忽视美国的破坏和离间政策是不会改变的,策动“颜色革命”是它既定的国策,目前无效,但它立足于长远。因此,面对美国染指世界的霸权主义,挑拨中俄和中亚国家之间的关系,却不可掉以轻心,使上合组织等国际组能成功地发挥作用,使欧亚经济联盟与“一带一路”的对接高效运转,让“团结就是力量”这句脍炙人口的名言成为现实,就是回击美国图谋的最有力工具。



(作者:赵常庆,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欧亚社会发展研究所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