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疫不能“等运到”

来源:三策智库时间:2021-01-23

前几天,笔者和一位内地同事聊天。同事说,香港人面对内地人,有一种“优越感”。但这种优越感,放在20年前,是理所当然;放在今天,叫“莫名的”优越感。
 

确实,以抗疫为例,内地抗疫做得好,全世界有目共睹。令人不解的是,为何14亿人口的内地疫情可以受控,而750万人的香港却无法仿效?特区政府不愿意采用内地抗疫模式,却又深知西方模式行不通,于是,就沉浸在佛系自我的“香港模式”中。用某议员的形容,当局的响应有如一部坏了的留声机,“需检必检、应检尽检、愿检尽检”,重复又重复。

面对新冠肺炎疫情,全世界专家都在摸着石头过河,相互参照学习。遗憾的是,特区政府不借鉴学习成功的例子,反而拿失败的例子垫底。说到底,这就是“莫名的优越感”。

“莫名优越感”背后的心态,是回避。

所谓回避,潜台词是:无法拿内地和香港作对比!香港和内地社会不同,内地那一套,香港做不到。于是,问责官员天天挂在口上的,就是“张弛有道、松紧有序、平衡各方、能收能放”。措施被疫情牵着走,政策朝令夕改,市民无所适从,“收放”循环怪圈不断,抗疫陷入胶着状态。

政府的原意是不希望以“辣招”抗疫,以免经济进一步恶化,偏偏无法截断病源之余,经济陷入一潭死水。而当隐形患者遍布各区各阶层、连续数月疫情无法受控“清零”、每天数十宗新增个案时,“张弛无道”的政府只能被动地“等运到”,边回放“留声机”,边期盼“疫苗到”。

当局不是没有选择,而是选不选择“选择”。一是继续采取“绥靖主义”措施;二是拿出魄力,由上而下采取果断政策,一鼓作气歼灭病毒。

特区政府一直拒绝进行全民强制检测,而对于“封楼”检疫,反应更迟缓得令人难解。内地早在去年疫情之初,就采取小区封闭管理形式隔离检测。爆疫小区的居民不能随意走动,直至小区确诊“清零”,居民始可凭当局签发的复工证明进出小区。香港呢?
 

以油麻地新填地街相连唐楼爆疫一事为例。当局早已知悉涉事四幢旧楼互通,“劏房”多、居住环境恶劣,而且确诊个案遍布多个单位,却没有实时扩大强制检测范围,反应迟缓及判断出错致疫情进一步蔓延。直至累计个案增至近30宗,政府才匆匆撤离居民去检疫中心,最后还是参照内地做法,发出了大规模小区强制检测令及“封楼”隔离令。早知如此,为何不可早几天就斩钉截铁“封楼”检测,尽早截断传播链?

面对疫情,当局是否有判断力、决策力及行动力?面对严重危机,问责官员能否拿出魄力、抛开思想桎梏?面对胶着状态,特区政府有否改守为攻的勇气、底气和信心?

个案一天不“清零”,香港疫情必然陷入反反复覆的恶性循环困局中。此时此刻,香港需要的是有魄力、有担当的领导,而不是抱残守缺、优柔寡断的执行者!


(原发于《香港文汇报》,作者是凤凰卫视高级记者,全国港澳研究会会员,港区全国青联委员,三策智库秘书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