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学者:遏制俄罗斯将成为拜登政府对俄政策基石

来源: 欧亚系统科学研究会时间:2021-01-21

1月20日,美国当选总统拜登就职典礼在首都华盛顿举行。俄罗斯高等经济大学世界经济和世界政治系研究员索科尔希克(Лев Маркович Сокольщик)和俄罗斯国际事务委员会项目助理季莫费耶娃(Юлия Сергеевна Тимофеева )近日在俄罗斯媒体《独立报》上撰文,对拜登政府对俄政策以及俄美关系的前景进行了分析,现将文章主要观点摘编如下。文章观点不代表欧亚系统科学研究会立场。

列夫•索科尔希克和尤利娅·季莫费耶娃写道,华盛顿的骚乱虽然引人注目,但它只是美国国内危机现象的诸多迹象之一。美国国内政治斗争对俄罗斯的过度关注,可以被认为是经常试图转移对国内外不满状况而推卸责任的一种症状。在这种情况下,不管是白宫的权力过渡,还是民主党控制下的国会的权力过渡,都令俄美关系在不久的将来如何发展的问题变得更为突出。

拜登将俄罗斯确定为美国的主要敌人的言论,证实了专家们的担忧,即对抗已经成为俄美双边关系中的系统性问题。基于此,以美俄为轴心的对抗在未来似乎要比以中美为轴心的对抗更加不可调和,因为美国新政府试图降低中美对抗中的不可预见性。

对俄罗斯和中国的遏制是在一个分裂的美国达成持久共识的少数问题之一,这一事实并不令人感到乐观。美国的执政精英圈子普遍认为,在构成世界政治支柱的华盛顿—北京—莫斯科大三角当中,最后一环(俄罗斯)是最薄弱的。因此,美国国内在俄罗斯问题上的不妥协路线得到了强化。根据华盛顿鹰派的想法,带有实用主义元素的美国强硬立场,一方面有利于中国日益增长的不对称,这可能增加俄罗斯对中国的依赖;另一方面,迟早会迫使莫斯科转向,去争取西方的支持。由此产生的观点是,美国在与俄罗斯的关系中只需要加大施压,等待一个有利的结果。

为了实施外交计划,民主党总统打算通过改善与欧盟的关系,恢复首先是北约在内的多边合作,来团结美国的盟友。这就是为什么拜登的胜利在欧洲各国的首都被视为恢复跨大西洋团结的希望。对莫斯科来说,这意味着缩小了欧洲方向的灵活空间。相反,对于欧洲而言,在西方团结的框架下,会出现考虑其利益的机会。与此同时,不断增长的层次结构可能导致欧盟对美国更加依赖,特别是考虑到拜登打算在与中国和俄罗斯对抗的旗帜下动员其盟友。

民主党竞选活动的主题之一是在三十年后建立起一个无碳经济。宣布绿色战略是一个优先事项,拜登新政府试图让美国重返全球气候议程。欧盟已经开始越来越自信地设定这种基调。

对俄罗斯来说,气候议程在欧盟的发展以及美国积极参与其中,可能成为额外的政治和经济风险。当然,在宣称应对气候变化的积极目标的同时,绿色战略也有相反的效果。它将被用来作为一种工具,以加强某些国家自己的经济优势,并削弱竞争对手的经济潜力。对进口产品实行碳边界壁垒的想法,制定新的环境标准,建立国际气候司法,将对影响其他力量中心的经济发展提供额外的杠杆。这不仅意味着对俄罗斯出口碳氢化合物的需求减少,而且也意味着俄罗斯高碳足迹产品在西方市场上可能遭受歧视。

多年来,通过限制性措施对俄罗斯施加压力已形成了一个框架,为制裁政策定下了基调,这在很大程度上并不取决于总统的身份。然而,拜登的政策可能导致对俄施压的进一步升级,因为美国民主党认为俄罗斯不仅是地缘政治上的敌人,而且还是意识形态上的敌人。

推进落实国际层面上的价值观议程,将导致美国对其他国家发生的重大事件更加关注。如果特朗普领导的美国行政当局没有“纳瓦尔内案”实施制裁,那么拜登对此类事件的反应可能很快就会到来。不能排除更积极地利用“马格尼茨基法案”对俄罗斯实施新的制裁。

美国方面将继续反对“北溪-2”项目。美国国会通过了《2021年国防授权法案》。该法案扩大了“北溪-2”和“土耳其流”项目框架内的受制裁活动清单。然而,该法案对欧盟、挪威、瑞士和英国等国政府及政府机构规定了一些例外情况,这是对欧洲的一种尊重。然而,制裁对欧洲企业的风险将继续存在,因为例外情况不适用于商业实体。

在拜登执政下,西方的团结对俄罗斯的一个危险影响可能是协调华盛顿和布鲁塞尔对俄罗斯的制裁压力。2016-2018年,美国和欧盟对俄罗斯的制裁具有“不同速”的特征。在对俄罗斯实施制裁政策的规模和范围方面,美国远远超过欧盟。然而,在过去的两年里,欧盟对俄罗斯的制裁政策正在发生变化。2019年1月,欧盟推出了所谓的“化学制裁”,并于2020年10月因“纳瓦尔内案”扩大了相关制裁。2019年5月,欧盟建立了一个制裁网络空间活动的机制,并于2020年对包括俄罗斯公民在内实施这一制裁机制。2020年12月7日,欧盟推出了一个对侵犯人权行为进行制裁的机制,以在必要时可以对俄罗斯实施制裁。在这种情况下,价值观、促进民主和人权、反对非自由的政权,可以成为美国和欧盟在制裁俄罗斯方面更加接近的共同基础。

与此同时,俄美利益的交集可以促使两国在战略稳定、核军备控制、网络安全、气候变化、环境保护以及北极等问题上的对话取得进展。然而,俄美关系的因素将给俄罗斯与第三国关系的对外经贸发展动态带来巨大的风险。

 

(编译:李雯,欧亚系统科学研究会特聘副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