蓬佩奥“反中”私心明显 引拜登团队不满

来源:三策智库时间:2021-01-14

蓬佩奥任内最后一次外访和美驻联合国大使克拉夫特的台湾之行突被取消,让外界感觉华盛顿的政治气氛有些紧张。虽然这两次访问并非什么重要外访,不过是一个马上要下台的政府其外交官员的某种谢幕演出,但既然已经公之于众,突然间宣布不仅这二人,且整个美国务院都取消所有出访计划,事情恐怕就不仅仅是美国务院声明宣称的,只是“为确保与当选总统拜登的交接工作”这么简单。

据报道,蓬佩奥行程被取消的原因,是卢森堡外交部长和欧盟高级官员拒绝与其会面。在1月6日国会山的骚乱发生后,美国的欧洲盟友对同他见面感到“尴尬”。蓬佩奥或许自感被冷遇而取消此次外访,这是否是真实原因可以存疑,但至少解释得过去。然克拉夫特取消台湾之行则肯定不是蔡英文不给面子,相反,后者表示很高兴并欢迎她来访,尽管内心未必这样想。克拉夫特也没有重要到像蓬佩奥一样非得留在华盛顿和拜登团队交接,即使蓬因此取消访问欧洲,克拉夫特也应如期前往台湾才对。

可见,美国务院取消所有出访计划,不单单是为新旧政府顺利交接,很可能是来自拜登团队的施压,毕竟蓬佩奥让克拉夫特访台以及取消美台官员交往“自我设限”的举动,“反中”私心明显,引得拜登团队大为不满。

对于拜登政府来说,上台之后的当务之急是抗疫和恢复经济,弥合国内的分歧和撕裂等内政问题,而不是防阻中国。虽然他们也感受到了中国对美国利益的威胁,可控制新冠疫情仍是迫在眉睫的任务。疫情不能控制,经济也就不能重启,靠宽松货币度日,债台只会高居,贫富差距会越来越大,原有的种族矛盾、蓝红矛盾等更会激化,国内撕裂可能会更严重。另外,中国也会更快地赶上美国。多个国际智库预测中国将提前五年、最早将于2028年经济总量超过美国。尽管美国的总体实力依然要强于中国,但经济是基础,中国一旦在经济上超过美国,并将经济实力转化成科技、军事等实力,成为一个和美国比肩的对手,那时美国再遏制中国恐怕就力不从心了。因此,一切的一切是控制疫情,其他任务要为此让路。

但是,蓬佩奥的“反中”显然是要让拜登政府偏离抗疫和重振经济这个头等大事。问题还在于,蓬氏特色的“反中”,在多数人看来,并非是为美国利益着想,而是打着心里的“小九九”。由于国会山的骚乱以及正在开展的弹劾特朗普的举措,特朗普的政治生命估计是要终结,他四年后再竞选总统的梦怕是要破灭,在这种情况下,谁来“收割”特朗普7500万的选民队伍,重振旗鼓?蓬佩奥是有志于问鼎下届总统的,他怎么能错过这个机会?而要做特朗普的接班人,最好的办法,莫过于接过特朗普的“反中”大旗,成为新的“反中抗中”旗手。何况,他本身就是特朗普“反中”最得力的干将,他成为新旗手,特朗普的队伍会认可他。现在整个美国都在“反中”,拜登也不例外。故在下台前操作“反中”,对中国进行“末日攻击”,虽出自蓬佩奥私心,但在这点上是不会失分的。

蓬佩奥的“反中”私心,大家都看得出,拜登自然不会看不出。蓬佩奥以美台共享“民主价值观”之名,批评美国外交部门对美台官员接触的相关限制为官僚主义的“自我设限”,声称不能被它所束缚,要统统取消,看起来挺爽。可它却不是美国哪任总统制定的,而是美外交部门数十年来形成的复杂的内部规章,是根据美中三个联合公报和《与台湾关系法》做出的维持对美与两岸官员交往的一种平衡,取消这些“自我设限”,就打破了这种平衡,让两岸和美中置于进一步的危险中,所以蓬佩奥此举据说遭到国务院内部的一些抵制,很多曾经的驻台官员也抨击他。不仅如此,蓬同时还帕克拉夫特访台去刺激中国。前两次高官访台已经惹恼了北京,这两件事合在一起,想想北京会做出什么举动来反制?台海局势只会更凶险。蓬佩奥可以拍拍屁股走人,不顾后果,但烂摊子要留给拜登政府来收拾。假如台海真的因蓬佩奥的“反中”操作而出事,将打乱拜登的布局。

在这个节骨眼上,拜登不能任由蓬佩奥“胡来”。


(作者邓聿文是中国战略分析智库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