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印撕破脸?原来还是意在中国……

来源:南亚研究通讯 时间:2021-01-14

将于本月离任的美国驻印度大使肯尼思·贾斯特周二在告别演说中直言不讳地对印度表达了不满,他指出,莫迪政府力推的自力更生政策和“印度制造”倡议有可能导致关税提高,并增加其他贸易壁垒,从而可能影响该国融入全球价值链的能力,并增加了印度消费者购买商品的成本。

贾斯特当然不是大发善心,为印度消费者鸣不平,他担忧的是美国的利益得不到满足。他指出了不满的真正原因,印度和美国在贸易和投资上存在“摩擦和挫折”,尽管双方不断努力,但仍未能敲定一项“小规模贸易一揽子计划”。他将此归咎于印度,并大倒苦水地列举了印度存在的诸多问题:对美国一些商品和服务的市场准入限制越来越多,关税越来越高,而且对数据自由流动的新限制越来越多,此外,印度对投资的监管环境也令投资者难以预料。

贾斯特对印度的指责当然是有道理的,讽刺的是,美国并不比印度无辜,贾斯特列举的印方存在的这些问题美国一样都不少,而且比起印度来无过之而不及。贾斯特对此倒也不避讳,他表示,和美国一样,印度也希望通过增加国内生产和减少在关键领域的依赖来加强其经济安全,印度找到的解决问题的最佳途径是推行“自力更生”政策,强调“印度制造”,同时仍寻参与全球价值链,并成为出口国。但搞笑的是,他认为印度的策略存在弊端,并不是特别可行。他的潜台词是,任命他为大使的特朗普推行的“美国优先”是可行的,但是包括印度在内的其他国家不能效仿。

虽然对印度的经济政策存在不满,但是在共同的事业——遏制中国——面前,贾斯特依然对印度寄予厚望。他吹捧印度“有成为制造业投资替代目的地的战略机遇”,因为美国和其他国家的企业 “要摆脱中国主导的供应链,寻求实现供应链多样化”。但他认为印度政府可能需要采取进一步行动,他担心印度如果坚持“自力更生”政策而不是拥抱自由贸易,恐怕无法胜任美国交给的任务。

可见,贾斯特之所以对莫迪政府力推的“自力更生”战略有意见,希望印度改弦更张,无外乎有两个原因:一是希望印度降低关税,打破贸易和投资壁垒,多购买美国的商品和服务,方便美国投资者投资;二是拉拢印度帮助美国打破在他们看来被中国主导的供应链,减少对中国商品的依赖程度。

贾斯特这番苦口婆心的说辞恐怕难以劝说莫迪政府公开放弃“自力更生”政策。2020年5月,莫迪发表全国电视讲话,强调要利用疫情带来的机遇大胆改革,让印度成为“自力更生”的经济强国。自那以来,印度政府一直高喊“自力更生”的口号,但是知易行难,高喊口号很容易,而现实中能不能做到则是另外一回事了。

分析人士认为,印度政府力推“自力更生”政策的重要目标是减少来自中国的进口。但据香港《南华早报》去年11月22日报道,在这一政策推出后,中国不仅仍是印度最大的贸易伙伴和进口来源国,而且在截至9月份的过去6个月里,中国在印度进口总额中所占比例已从上一财年的13.7%升至18.3%。

原因并不难理解,日本《日经亚洲评论》指出,印度从中国进口的产品,比如电子产品、太阳能电池板、活性药物成分、电池和电动车零件,在生产速度、规模和价格方面没有可与中国相比的替代性供应商。面对这一现实,空谈“自力更生”不解决现实问题,只会提高相关商品与服务的价格,伤害印度消费者。

以史为鉴,可知兴替。《印度时报》指出,印度应该接受历史教训,之前的两任总理尼赫鲁和英迪拉·甘地都推行过这种政策,但均以导致经济灾难告终。从1947年到1980年,印度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率只有可怜的3.5%。贫困率没有下降,但人口几乎翻了一番,因此穷人的绝对数量也几乎翻了一番。

对于莫迪政府推行的“自力更生”政策,在印度国内不乏反对之声,有一些网友就旗帜鲜明地表达不满。例如,一位新德里的网友就发推文讽刺说,这位男士(莫迪)戴着迈巴赫太阳镜,用万宝路笔写字,戴摩凡陀手表,乘坐宝马汽车,他却告诉我们要买本土商品,要求我们要为本土发声。虚伪的自杀行为。

▲推特截图

开放带来进步,封闭导致落后。其实,中国经济发展形势对印度经济复苏和长远发展来说是利好,印度应该以开放的心态抓住机遇,共享中国经济高质量发展成果,而不是受美国唆使,与中国“脱钩”,甚至是围堵中国,在中国崛起的历史大势面前,那必然是徒劳的。

 

本文转载自“参考消息”公众号2020年1月5日文章,作者邹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