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鼎新:民族主义的起源、发展和未来

来源:海国图智研究院 时间:2021-01-12

2021年1月10日,“海图大咖系列讲座”第一期在广州举行。本次讲座的主题是帝国政治和民族主义。海国图智研究院邀请到了芝加哥大学社会学系Max Palevsky讲席教授赵鼎新作为主讲人,海国图智研究院院长陈定定作为主持人。来自海内外的近百名观众齐聚广州,他们有的是国内外高校本硕博学生、有的是来自社会各界人士。


讲座前夕,陈定定院长对来到现场的赵鼎新教授和各位观众表示感谢,并让大家做了一个简单的自我介绍以破冰,也让这场在寒冷冬夜中举办的讲座迅速温暖起来。

讲座伊始,赵教授从民族主义的几个主要误区的讲起,引入自身理论的出发点——民族是一种认同,建立认同依靠意识形态和强制(即政治)。政治-意识形态互动框架是理解民族主义这一现象最为有效的视角。

然后,赵教授以西方宗教与政治发展的历史为主要线索,讲述了自犹太教与基督教诞生以来的民族主义发展的九个转折点,包括犹太/基督教对人类认同感形态发展的重要性;再征服运动、宗教战争、主权国家和国王对本国宗教的规训(零和性国家建构);帝国战争(七年战争)和美、法革命;拿破仑的帝国扩张使民族主义成了同构性扩散力量及族群主义的形成;奥斯曼帝国的衰弱、维多利亚英帝国的主宰和民族主义的进一步扩散;

一战、十月革命和“共产主义”民族运动的兴起;二战,英、法、日帝国的垮台和民族主义运动的全球化;“第三次民主浪潮”和自由主义民族主义的复兴;第三次民主浪潮的终结和民族主义运动性质的多样化。赵教授以政治-意识形态的互动框架,深入浅出地分析了九个转折点下民族主义的特征及其对历史发展的影响。

最后,赵教授进行简单的总结:

首先,民族和民族主义是是犹太/基督教意识形态和西方近代政治的产物,与东方文明无关。它的形成是一个发展过程,并不由单一原因决定。其次,民族主义不能保护地方文化,反而是地方多样性文化的杀手。第三,帝国政治既激发了反应性民族主义,又是民族主义的推手。第四,民族主义是一个社会上层和下层都有“帮手”的意识形态。第五,民族主义没有本源性质,它总是能与影响正在上升的意识形态结合,并产生多种变种。任何意识形态都会过时,唯独民族主义很难过时。第六,民族主义运动经历了主观、客观、主/客观三个发展阶段。在今天,产生了独立欲望的群体即使没有语言、宗教和历史作为想象基础,他们也能声称自己是“想象共同体”,用当前世界的主导性意识形态给自己的诉求进行道德包装,强行制造认同感。它是可以无中生建构的意识形态。

在最后的问答互动环节,观众们就推动民族主义发展的主次因素、民族主义的概念性问题、民族主义发展演变的周期、民族主义的未来等提出了看法与问题,并与赵教授进行了热烈深入的交流。

两个小时的讲座在知识和思想的碰撞中转瞬即逝,讲座结束后,很多观众意犹未尽,留下来与赵教授继续讨论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