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年曲意逢迎后,彭斯和麦康奈尔背叛特朗普

来源:海国图智研究院时间:2021-01-12

Pence and McConnell defy Trump — after years of subservience

 

摘要

美国副总统彭斯和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四年来一直效忠于特朗普,纵容其反民主。如今拜登即将上台,两人称将履行宪法义务,承认大选结果。当天,特朗普支持者袭击国会大厦,这一切似乎令美国的政治局面变得更加复杂。

 

1月6日,美国副总统麦克·彭斯(Mike Pence)重新开放参议院,继续统计州选民。此前,支持特朗普的暴徒袭击了美国国会大厦。对共和党而言、对整个国家而言,这份稍纵即逝的勇气已经晚了四年。

1月6日,要推翻拜登当选美国总统结果的机会越发渺茫,副总统彭斯和参议院多数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明确且坚定地反对特朗普,而二人在特朗普任期大多数时候从未如此。

麦康奈尔当天在参议院内发出警告,声音时不时颤抖,“(如果失去大选的一方能仗着歪理推翻公平结果)我们的民主将进入一个死亡漩涡。”他说:“选民、法庭、各州都发出了自己的声音,无一例外。如果我们过多干涉,反而会对永久损害我们的共和政体。”

彭斯过去对特朗普马首是瞻,如今却端着一副全职公众人物的面孔。当天下午,彭斯给立法部门两页半的信里明确表示,将履行自己的宪法义务,无视特朗普的强烈要求,承认拜登和贺锦丽分别当选为总统和副总统。

在特朗普任期大多数时候,这两位共和党领袖在很多方面都方便、纵容特朗普恣意妄为。然而,两人开始站队表态之时,四处都已一片混乱,且愈演愈烈。这凸显了民主规范在遭到特朗普踩踏后,又被试图挽回的结果。

在麦康奈尔和彭斯效忠宪法当天,一群支持特朗普的愤怒暴徒侵袭了神圣的国会大厦。副总统也不得不出于安全而逃离了参议院。国会议员戴上了防毒面具,待在了安全的地方。

当天,暴徒将国会大厦阳台的美国国旗换成了特朗普的旗子;一名女子在大厦内中弹身亡;特朗普前政府高级官员在推特上恳求特朗普平息暴力行动。

前特朗普幕僚长米克·马尔瓦尼(Mick Mulvaney)在推特上写道:“和平抗议是一回事。非法袭击国会大厦完全就是另一回事了。总统需要立刻阻止此暴力行动。”他还说道:“特朗普现在就可以阻止,而且需要这样做。叫这些人回家。”

显而易见,共和党和特朗普谈条件,纵容他冲动、反民主,换来政治利益的承诺,同时有望能避免他发怒。麦康奈尔和彭斯都已从中获益。

在一些重要问题上,麦康奈尔确实与特朗普意见不合。麦康奈尔曾强烈谴责2017年在夏洛茨维尔举行的暴力白人至上主义集会,并称“新纳粹都不是什么好东西”。特朗普都没有如此表态过。在特朗普未能有力谴责极右翼团体“骄傲男孩”(Proud Boys)之后,麦康奈尔尽管没有指名道姓,却也称“不谴责白人至上主义者令人难以接受”。

不过,麦康奈尔也利用了特朗普来追求自己的仕途,如在全国培养保守派法官。与特朗普共事期间,麦康奈尔推举了220多名保守派联邦法学家,其中包括三名最高法院法官。

在接受记者鲍勃·伍德沃德(Bob Woodward)采访时,特朗普夸下海口,称自己和麦康奈尔在法官选任上“打破所有纪录”,并解释说:“你知道米奇最珍视什么吗?他的法官们。”

对彭斯而言,和特朗普的暗中交易更是明了。特朗普还是总统候选人的时候,彭斯竞选印第安纳州州长快输了,特朗普把彭斯拉了出来,请彭斯和自己一起竞选。为了回报特朗普的善意,彭斯对特朗普绝对服从,把自己和他紧紧地捆绑在一起。特朗普要求绝对忠诚,却很少以同样方式报答对方。

四年来,彭斯一直夸总统“宽宏大量的领导能力”,经常违背自己的意愿,避免与总统意见不一或反驳总统,尤其是在公开场合。

因此,在1月6日,麦康奈尔的讲话和彭斯的信清楚表明,特朗普如此违背政治行动标准,两人会按规矩走,履行宪法责任,而这似乎有点违逆的意味。

保守、坦率的特朗普批评者阿曼达·卡彭特(Amanda Carpenter)发推称:“我发推不是因为麦康奈尔迎来了他的历史时刻,而参议院外则是一片完全非法的混乱。”

前共和党领导人助理布伦丹·巴克(Brendan Buck)也是特朗普的批评者,他说1月6号那天,麦康奈尔和彭斯都没有表达什么观点,只是执行了他们的职责,正式批准选举结果。巴克说:“我认为这并非是他们任何特殊的辩白时刻;这不仅仅是关乎他们的工作,以及他们解读这份工作的方式。每个人都意识到两周后特朗普任期就要结束。期间肯定会走一些程序,他们不过是执行义务罢了。”

不过,彭斯和他的团队还是准备好迎接总统的反击。确实,报复很快就来了。1月6号,特朗普在大厅内向支持者发表讲话,一再施压,要求他的二号人物麦克·彭斯利用职权推翻选举结果,尽管彭斯没有权力这样做。

在掌声里,特朗普说:“麦克·彭斯,我希望你为了我们宪法,为了我们国家的利益,可以站出来。如果你不这样做,我会对你非常失望。”

之后,特朗普还用了一个贬义的缩写:RINO,即“名义上的共和党人(Republican In Name Only)”。他说:“所以,我希望麦克有勇气去做他该做的事情,我希望他不要听信这些名义上的共和党人(RINOs),不要听信身边那些蠢货。”

回到白宫之后,特朗普看到彭斯明显不会服从命令,就将气撒在了推特上:“麦克·彭斯没有胆量去做应该做的事情,来保护我们国家和宪法。这样一来,各州就有机会证明经过修改的事实,而不是以前他们要证明的一些欺诈或不准确的事实。美国需要的是事实!”

当时,彭斯已离开参议院,来到一个安全的地方。同时,特朗普支持者中至少有一人挥舞着邦联旗帜,突破国会警察阻拦,涌入国会的华丽会议室。

彭斯的信解释了为何彭斯有违抗特朗普这一罕见之举。彭斯在信中还督促他的同僚政治家们,“要将政治和个人利益放在一边,忠实履行宪法规定的义务,做好我们的本分”。

麦康奈尔在参议院向全国发表的讲话里,也试图定下良知与义务的腔调。他说:“我们不能一直游离在两个阵营之中,留下一堆支离破碎的事实,除了对彼此的敌意和不信任少数国家机构之外,没有任何共同之处。”

这也许是麦康奈尔希望人们能够记住的信息,随后麦康奈尔说,这将是他在参议院近40年里“我投过的最重要的一票”。对彭斯而言,他可能也希望人们记住他冷静、称职地履行职责和对宪法的遵从。同时,他也试图在后特朗普时代拼凑一个政治未来。

但是,当阳光给黑暗让路,闪光弹四起,冲突在国会大厦的台阶上爆发,两人精心设计的行为和言论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暴力、混乱和特朗普的旗帜。这一切都得到总统的鼓励,而二人为之忠心效力了整整四年之久。

 

作者:阿什利·帕克,华盛顿邮报白宫记者。编译:黄  韵 海国图智研究院研究助理;校对:柯曼琪 海国图智研究院研究助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