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兑现脱欧承诺,保守党仍有微词

来源: 海国图智研究院 时间:2021-01-02

Boris Johnson Delivered on Brexit. It May Not Soothe His Unruly Party.

by Stephen Castle

from The New York Times

摘要

12月24日,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宣布与欧盟达成“脱欧”后的贸易协定,结束了数月来围绕捕鱼权和未来商业竞争规则的分歧,贸易协定将于2021年1月1日起实施。保守党一致支持这项协议,但随着细节问题的讨论,首相鲍里斯可能会遭到硬脱欧派和企业的质疑。

英国脱欧,是一场“非凡胜利”,是“杰出工作”的结果,是为英国人民“完成”的协议。

在脱欧贸易协议公布之前,支持首相鲍里斯的英国议员就对他大加赞赏,认为他解决了动荡英国政坛近5年的难题。

协议长达2000页协议,密密麻麻全是条款和附件。英国议会将于12月30日对这份协议进行表决,现在关注点仅是协议支持者的数量。协议规定,从2021年1月1日始,英国将正式解除与欧洲大陆近50年的经济密切关系。反对党工党也表示支持该项协议,认为有总比没有好。

但是,脱欧对保守党的影响远未终结。英欧问题至少在一定程度上导致该党四任首相下台。

硬脱欧支持者还未审议该贸易协议,可能也不会完全赞同这份协议。一部分人根本不想要协议,他们不仅从未真正信任过鲍里斯,还喜欢找他麻烦。

代表英国拖网渔船船队的组织表示,对捕鱼权的妥协令他们很失望。苏格兰政府也抨击该协定,声称苏格兰独立的理由更充分了。

研究机构欧洲改革中心主任查尔斯·格兰特(Charles Grant)表示:“短期内,保守党非常团结,一致支持鲍里斯强脱欧,但其实许多英国人从没想过他们会脱欧。”

格兰特说,贸易协议给英国带来的经济效益十分有限,而英欧也会继续分歧不断,关系并不会好转。

格兰特说,“从长远看,分歧还会出现”,一旦协议暴露缺点,压力就会增大。伦敦国王学院欧洲政治教授阿南德·梅农(Anand Menon)说,新冠疫情下,英国陷入了三个世纪以来最严重的经济衰退,而脱欧后的英国政局也会持续动荡。

脱欧辩论影响了保守党,该党以务实、成功追求权力闻名,而非坚持政治教条。尽管兑现了脱欧承诺,但鲍里斯并不能以为分歧已经结束。

梅农表示:“欧洲导致保守党以意识形态至上,还影响了保守党执政。”包括大卫·卡梅伦首相在内的许多人,都试图结束这种内部斗争,但都未成功。

卡梅伦曾因呼吁保守党停止“抨击”欧洲出名。在党内疑欧派施压后,卡梅伦冒着风险,在2016年举行了脱欧公投。

鲍里斯是公投结果的受益者。鲍里斯最近学到的教训可能是,无论保守党领袖是谁,都未必能战胜右翼疑欧派。

鲍里斯为脱欧参与首相竞选,也因脱欧胜选。去年,他剔除党内反脱欧议员,维护党内团结,以支持硬脱欧立场。

但鲍里斯达成英欧贸易协议,是冒着让支持者失望的风险。虽然支持者帮鲍里斯赢得了政权,但根本不希望达成任何协议。

欧洲研究小组是由保守党内的脱欧派议员组成,十分具有影响力,小组尚未对该协议进行审议,鲍里斯一直在努力拉拢他们。但梅农表示,这些议员中的反对人数和反对者身份十分重要。

梅农说:“如果有20到40位议员高喊 ‘背叛’,不应该达成协议,局势就会发生变化 。”独立党领袖法拉奇(Nigel Farage)在等待时机,这位欧洲民粹主义政治人士现已把英国脱欧党打造成“英国改革组织”,他之前曾剔除过保守党内的协议支持者。

12月24日,法拉奇对达成的贸易协定反应谨慎,要注意的是,他那时还未阅读协议细则。

一些脱欧支持者总认为,与欧盟谈判的任何条款中都会有背叛,甚至在贸易协议达成前,就谴责该协议是英国向欧盟的又一次投降。《每日电讯报》中一篇支持脱欧的文章提到,英国政府“每次都被骗”。

从更亲欧的角度看,许多人也同意这一分析,因为官方预测表明,按照该协议,英国经济增长将严重受损。

2021年1月1日英国离开欧盟这一庞大单一市场、关税同盟后,许多企业会意识到贸易协议的局限。比如,该协议未为占英国经济比重近80%的服务业争取到任何保障。

根据协议,制造业和农业方面的壁垒非但没有消除,还有所增加。尽管欧盟不会对货物进出口征税,但会对它们设置非关税壁垒,进行额外检查。

法国目前关闭了法英边境,禁止人员、货物往来,英国情况预计不容乐观,港口延误将大幅增加货物运输成本,预计每年需新增约2000万份报关单。同时,其他合规成本也会增加。

鉴于保守党对企业的一贯态度,欧洲改革组织的格兰特说:“从长远看,贸易协议很糟,保守党温和派可以试着达成更好的协议。”

但英国现在最大的挑战,或许是英国在欧洲经济体中半进半出,十分尴尬,与欧盟的关系也仍充满矛盾,存在政治摩擦。

专家表示,英国是经济大国,与欧盟成员国爱尔兰共享陆地边界,和其他曾想划清界限的欧盟邻国一样,英国将无法摆脱欧盟庞大贸易集团。例如,瑞士正与欧盟就其关系进行持久、激烈谈判。

为了不受欧洲标准和法律约束,测试重获国家主权的极限,支持脱欧的英国议员很可能会向政府施压。根据协议,这是可能的,但如果欧盟认为任何此类措施都是一种打压,这个问题可能就会进入独立仲裁,并以对英征收关税作为惩罚。

出于利益考量,鲍里斯可能会推进有争议的贸易规则,要么是为了促进产业战略,要么是为了重燃造成政治分裂的脱欧争论。当年,鲍里斯便是靠着这种争论掌握大权。

无论目的为何,协议为解决因经济规则分歧产生的贸易争端所建立的机制可能会成为闪光点。同时,英国更多狂热小报媒体肯定会煽动其他英欧冲突。

格兰特说:“英欧谈判几乎是永无止境的,每当这种情况发生,都会引发热议,渲染情绪。”

 

作者介绍:斯蒂芬·卡索(Stephen Castle),《纽约时报》驻伦敦记者,2010年获新闻调查奖,曾任英国《星期日独立报》政治编辑。编译:李昕玹,海国图智研究院研究助理;校对:柯曼琪,海国图智研究院研究助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