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资本任性狂欢的时代结束了

来源:三策智库时间:2020-12-23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12月16日至18日在北京举行。会议指出,强化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反垄断、反不正当竞争,是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推动高质量发展的内在要求。国家支持平台企业创新发展、增强国际竞争力,支持公有制经济和非公有制经济共同发展,同时要依法规范发展,健全数字规则。要完善平台企业垄断认定、数据收集使用管理、消费者权益保护等方面的法律规范。要加强规制,提升监管能力,坚决反对垄断和不正当竞争行为。金融创新必须在审慎监管的前提下进行。

对平台企业进行垄断认定,健全数字规则,强调金融创新的审慎监管,成为本次会议的亮点之一,也是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首次提出。在此之前,蚂蚁集团上市计划被叫停,中央出台《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征求意见稿)》,阿里巴巴、阅文集团和丰巢本月也吃到中国互联网领域反垄断的首张罚单。
 

对于三四线城市热起来的“小区团购”,中央级媒体表明了互联网巨头不要聚集于“买菜”,除了在商业模式上创新还要追求科技创新。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也明确提出实施好关键核心技术攻关,尽快解决“卡脖子”问题。

新形势下平台经济须升级,互联网巨头思维模式要与时俱进,创富模式也要从追逐热闹的商业模式创新升华为掌握核心技术的科技创新,互联网资本更要从追逐利润的任性创新和野蛮生产,回归金融监管的轨道。平台经济是市场经济的一部分,应纳入国家宏观经济调控的总盘子,互联网资本也是国家金融系统的有机组成部分,应在金融循环中释放有序活力,而非任性恣肆自成一体。

平台企业筑牢了中国领先全球的数字经济根基,塑造了移动支付和消费模式新生态,也为社会公众提供了新的理财选择,其创新之功为国家体认民众认可。时代在发展,科技在进步,形势在变化,互联网资本也应顺应时势,平衡好经济利益和社会责任,不能忘了初心和家国情怀。否则,互联网资本的无序扩张,将导致资本的无限膨胀,形成垄断甚至挑战监管权威。若真如此,资本异化不可避免,负面效应难以避免。

平台企业以金融创新的名义,已在实体金融系统外形成了一个庞大的资本流量网络,造成了资本巨量的体外循环,形成了互联网资本的垄断,不仅引导消费者过度负债、超量消费,而且还溢出到实体市场,出现大规模的割韭菜。同时,互联网金融创新,因为缺乏有序监管,不仅个人隐私信心难得保全,而且也容易造成网络欺诈。近年来,网络理财平台骗了就逃,换个名头继续诈骗的事件不断发生。在汪洋恣肆的信息海洋中,在监管缺位的虚空间中,失范资本不断制造混乱。若任由其发展,任性倨傲的互联网资本将变成桀骜不驯的“孙猴子”,无视金融监管,制造系统性金融风险。

给互联网资本戴上紧箍咒,成为当务之急。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是给平台企业敲警钟、对互联网资本猛然棒喝,也是给其指明正道,激起其对金融制度的敬畏,明白其作为市场主体的责任与义务。互联网不是法外之地,也非监管盲区,资本无论多么雄厚,依然要明晰市场主体的分际,无论在实体市场还是虚空间,都不能逾越红线。所以,给互联网戴上紧箍咒,才能让任性的资本“孙猴子”走上正道,取得真经。
 

蚂蚁上市被叫停,阅文集团吃到反垄断罚单,支付宝平台下架网络理财产品,审慎监管的常态闸门已经打开。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将此作为重点工作,更表明对平台企业和互联网资本的监管将是全流程、制度性的。

一方面,这并非对平台企业和互联网资本的打压,而是将其纳入审慎监管的正道,在重塑金融监管权威的同时,倒逼平台企业和互联网资本从低端商业创新和补贴聚集流量的低效模式,朝着攻坚核心知识产权的科技创新方向努力,借力5G时代的AI技术,将中国数字经济从高速度增长推升至高质量发展。另一方面,通过政策引导和审慎监管,将平台企业和互联网资本对接实体经济,催化科技创新和产业的化学反应,不仅解决中国科技产业“卡脖缺芯”难题,也建构具有产业主导模式的新型产业链。简言之,平台企业和互联网资本靠国家政策和14亿中国人形成了信息时代的创富传奇,那么也要为中国科技创新和产业升级贡献自己的力量。

中国的平台企业和互联网资本必须承担起为国为民的责任,而不是形成自己的资本江湖。

强化对平台企业和互联网资本的监管,是全球性的。一不小心踏入垄断雷区的互联网巨头和独角兽们,在全球范围内都会被课以重罚。中国的互联网巨头,也要适应带着紧箍咒前行。互联网资本任性狂欢的时代结束了。

 


(作者张敬伟是察哈尔学会高级研究员,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