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2020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结论

来源:三策智库时间:2020-12-22

12月16日至18日中国大陆循例召开年度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如各方预期,会议针对今年经济情势所受疫情冲击,以及明年将要展开的第十四个国民经济与社会发展五年规划工作,提出适当归结与指导。会议总结认为“明年世界经济形势仍然复杂严峻,复苏不稳定不平衡,疫情冲击导致的各类衍生风险不容忽视。”

本项重要政策会议耗时三日。解读新华社会后所发表的新闻稿我们可知,会前透过中央政治局会议决议策订的政策指导,在该稿前半段列出,以会议“认为、指出、强调与要求”起头之各节要点加以呈现;而经过会议密集议事实质讨论建立共识所得结论,则是以2021年八项重点任务加以表述。

该八项重点任务分别是强化国家战略科技力量、增强产业链供应链自主可控能力、坚持扩大内需这个战略基点、全面推进改革开放、解决好种子和耕地问题、强化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解决好大城市住房突出问题以及做好碳达峰和碳中和工作。原则上除“加快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继续强调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并着重需求侧管理,坚持扩大内需来引领经济发展尚在概念发展阶段外,其余政策原则上都还是依据既有方向稳步推动。

中国大陆每年底所召开的年度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其所涵盖期程在于检讨过去一年内的经济工作表现,并策订下个年度经济发展指导原则,因此所要规范之政策指导自然不会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而是必须专注于目标期程内能够展现适当经济宏观调控作为的项目。

尽管在此项会议中,亦有可能论及远程目标与指导,但会后结论篇幅毕竟有限。本次会议愿景最突出的,是两项分别设定在2030年与2060年达目标碳达峰与碳中和远程目标,但若要检视会议主轴,整个重心还是会摆在检讨当年与规划次年有限期程内的各项政策作为。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政策指导风格讲求稳步前进,不过也不会回避长久存在的现况瓶颈与艰难项目。例如大城市住房问题、国营企业改革、耕地受到“非农化”侵夺等经济发展上之沉疴等,会议结论中会积极表态对诸如此类问题的坚决应对,表达贯彻推动相关政策的决心;而在政策原则与具体工作指导上,两度重申像“六稳”与“六保”内容,也可见其所受重视程度相当高。

严格来说,召开2020年整个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前,透过12月11日中央政治局会议会分析研究2021年经济工作并加以定调指导。果然,在该项会议中所要求“要扭住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同时注重需求侧改革,打通堵点,补齐短板,贯通生产、分配、流通、消费各环节,形成需求牵引供给、供给创造需求的更高水平动态平衡,提升国民经济体系整体效能。”后续显现在次周16日至18日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所达成的结论中,证实中央政治局会议确实发挥出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预备会议的功能,也展现出中国大陆政治领域上,中国共产党以党领政基本政治原则。

由于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与会成员包括各个“封疆大吏”与“地方首长”,且所有政治局委员都要参加,而政治局委员远在地方任职者来自上海、天津、广东、新疆与重庆,所以为避免各成员在短期内从地方往返北京舟车劳顿,通常在召开政治局会议提出中央经济会议指导后,中央经济会议就会迅速登场。依据相关会议期程,本年度也依此步调发展进行,运作模式不令人意外。

不过从今年与会名单观察,提到往年从未列出的“有关人民团体”,人民团体清单究竟为何,恐怕将成为研究中国大陆政治运作学者专家必须理解的项目。特别是对中国大陆党政机构落实经济工作与政策来说,探索并厘清人民团体在推行政务工作上要如何参与配合十分重要;此种发展趋势对于中国大陆党政运作又将具有何种意涵,也值得各方关注。

此外,就解放军成员参会状况而言,中央军委委员虽然照旧出席,但参加会议名列明确改成“中央军委机关各部门主要负责同志”,不再以“军队有关负责人”粗略地加以说明。如此是否显示自军区调整为战区后,解放军支持配合经济工作完成由中央军委统一管控,因此地方军事首长与军种首长就不再参与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这将是深化国防与军队改革后,必须从体制上确认会否出现的重大变化。

总而言之,从历年来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运作轨迹中,我们确实可以发现中国大陆在宏观调控上,一步一脚印所走过的痕迹,这不仅对于研究中国大陆经济发展史具有相当高的价值,甚至还可从中探寻到整个政治运作轨迹的变化。

 

(作者张竞是台湾中华战略学会研究员,三策智库特约政治评论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