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诊决策与政府协调优化的新思路

来源:《系统工程理论与实践》编辑部时间:2020-12-08


图片来源:网络

针对我国当前分级诊疗系统的患者下转面临的困境,本文在排队论框架的基础上构建了包括医疗需求者、各级服务提供者及政策制定者在内的四方参与者的序贯博弈模型。并对相关涉及方分别进行了如下考量:对于作为医疗资助者的政府部门,把目标确定为社会福利最大化,相应的问题是,协调好政府办管型的社区医院对三甲医院提供好相应的转诊支付;而对于营利性三甲医院而言,患者等待时间则具有敏感偏好行为,以此为前提期望效益最大化,并做好决策让患者下转;对于政府办管型社区医院,在服务患者效益最大化目标下,规划好其服务能力。

概而言之,这是具有转诊选择偏好行为的患者基于期望效益最大化进行决策的问题,其主要贡献如下:

1) 分析了政府部门,三甲医院,社区医院及患者各方之间的动态决策关系;

2) 给出了各方的均衡决策(包括转诊支付价格、三甲医院下转率、社区医院能力水平)与均衡绩效(包括等待时间、社会福利、三甲医院效益与社区医院效益);

3) 设计了实现患者、各级医疗机构、政府相关部门共赢局面的协调激励机制;

4) 提出了促使各家医院经济与社会效益、社会福利提升与等待时间降低的决策方法。

 


图1 分级诊疗体系下的患者转诊流程

 


图2 序贯博弈决策模型

主要结论

政府部门是否应该协调社区医院对三甲医院提供转诊支付价格,取决于三甲医院对服务病人等待时间敏感度及医疗资金预算量。在模型中,存在有关于三甲医院对病人等待时间敏感程度的阈值,并按照阀值分别做出如下处理:

若三甲医院对等待时间敏感度较低且低于一个阈值,政府需协调社区医院对三甲医院提供转诊支付。

若三甲医院对病人等待时间敏感度比较高且高于一个阈值时,不需对其提供转诊支付。

若三甲医院对病人等待时间敏感度处于中等水平且处于两个阈值之间,对于政府医疗预算资金较紧张而言,也不需对其提供转诊支付;对于预算基金比较充足而言,需对其提供转诊支付。

管理启示

首先,当治疗价格较高或服务感知水平差距较低时,政府部门应适当提高对三甲医院转诊支付价格,激励更多三甲医院M-类型病人,如,常见病、多发病,慢性病及康复期病人转至社区医院,以提高社会福利。

其次,服务感知水平差距越大,对三甲医院越不利,即三甲医院效益越低。

最后,存在关于服务感知水平差距与治疗价格阈值,当服务感知价值差距或治疗价格高于一个阈值时,服务感知水平差距提高或者治疗价格提高总增加等待时间及降低社区医院效益;否则,即当服务感知价值差距或治疗价格低于阈值时,服务感知水平差距提高或者治疗价格提高会降低等待时间且提高社区医院效益。
 

本文内容摘自《系统工程理论与实践》第40卷第11期论文《分级诊疗体系下的转诊决策与政府协调机制研究》,论文全文请点击文末链接下载阅读。
作者李忠萍,大连理工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博士研究生,研究方向医疗服务与运营管理,供应链管理;王建军,大连理工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研究方向医疗服务与运营管理、电子商务、供应链管理等。

分级诊疗体系下的转诊决策与政府协调机制研究.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