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巍答中评:中国应派高级代表团访美

来源:中国评论通讯社时间:2020-11-28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美国研究中心副主任李巍
 

中美关系专家李巍26日表示,为改善中美关系,中国应大胆采取主动姿态,在拜登上台三个月内,在疫情形势允许的情况下,中方应派遣高级代表团到访华盛顿。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美国研究中心副主任李巍26日接受中评社专访,谈及中方向拜登致贺电节点,中美关系改善中的中方作为,中美关系改善的阻力,以及拜登个人意识对中美关系的影响等问题。

 

中方重申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的内容

25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致电拜登,祝贺他当选美国总统。拜登于11月8日首先获得超过270张选票,被预测赢得美国大选。两个多星期后,中方终于向拜登发去正式贺电。

李巍认为中方选择当下的时间节点致贺电,是因为美国大选基本尘埃落定。标志是美国总务管理局局长艾米丽·墨菲23日向拜登及其团队发出邮件,称已准备好启动正式政府过渡进程,并将为过渡提供资金。

李巍指出,实际是特朗普批准发出的这封邮件,这说明特朗普已经变相承认选举失败和拜登胜选的事实。尽管此后还有各州需在12月8日前处理争议选票和12月14日选举人投票两个节点,以及一些法律诉讼程序也还在走流程,但以上行为已表明,美国大选基本尘埃落定。所以,相比一些国家在选举结果落地前致电祝贺,中国选择现在向拜登致贺电,显示了对美国选举程序的尊重,也符合中美关系的实际现状。

分析贺电内容,李巍指出,“不卑不亢”是总基调,同时呈现出三个特点。一是重新提到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的基本内容。尽管中方在贺电中没做具体提出这八个字,但表达了希望构建一个“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的中美关系,这实际就是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的基本内容。中美新型大国关系最早是由习近平主席向奥巴马政府提出的,现在,我们重申了中方的这一愿望和原则。

二是强调“推动中美关系健康稳定发展,不仅符合两国人民根本利益,而且是国际社会的共同期待”。这句话说明了中美关系不仅是两国关系,还关系到全世界,指出中美关系的改善有利于全球的和平与稳定,给予了中美关系很高的定位。

三是展现冷静和理性的姿态。贺电内容很短,对“老朋友”也没有过于热情。这一方面体现出,中方期望拜登上台后,中美能共建一个更加健康稳定的双边关系,另一方面,由于中美关系在过去几年出现很大的挫折,中方的态度是克制和冷静的,对拜登新政府在改善中美关系方面有期待但也很谨慎。

 

中方应派遣高级代表团到访华盛顿

不少声音认为,为改善中美关系,接下来中国应采取主动姿态。李巍对此表示赞同,他建议,中方不需太过矜持,在拜登上台之初,应该大胆采取主动措施,因为一个健康稳定的中美关系符合中国的利益,中方主动塑造中美关系的能力也已经大大增强。“中国现在应该有强大的外交的自信,我们完全可以主动一点”,他说。

就此,李巍提出四个方面的具体建议。首先,在拜登上台三个月内,在疫情形势允许的情况下,中方应派遣至少是副国级的高级代表团到访华盛顿。如此一来,中方一方面可以和老朋友拜登以及拜登团队见面和沟通,向他当面表示祝贺,传递中方改善中美关系的诚意;另一方面,可以表达对美国抗击疫情的支持和对美国最终能够战胜疫情的信心。

第二,中国要准备一份同美国政府合作的详细清单,并列出我们希望解决的问题。中方需要把“合作诚意”直接摆在白宫的桌子上。尤其重要的是,我们要拿出实质办法帮助美国应对疫情,提出一个应对全球疫情的详细合作方案,包括疫苗研发、国际合作、信息共享、人员支持等。拜登依靠疫情赢得了总统大选,所以他执政的合法性在于能否在三个月到半年的时间内全面控制住疫情。如果拜登无法控制疫情,他和选民的蜜月期将很快过去。因此,拜登政府对于中美合作抗疫是有很大需求的。

李巍强调,在这个情况下,我们要像当年的合作反恐和合作应对金融危机一样,以共同抗疫为契机,把中美合作推到一个新的阶段。

第三,应对气候变化是拜登政府的重要诉求,也是民主党的基本意识形态,得到了美国环保主义的大力支持,所以中国也应该快速就气候变化问题拿出一个清单谋求合作。

第四,在贸易问题上,由于拜登面临巨大的经济复苏的压力,在这种情况下,中国应该提出一些经济合作方案。特别是在贸易方面,如果双方能同步降低关税,重启中美贸易,将立竿见影地拉动双方的经济增长。中国要拿出诚意,把清单摆在白宫的桌子上,也需要继续兑现我们的承诺,增加从美国的进口,这也有利于中国经济发展。

 

拜登个人意识能否塑造对华关系?

在采访中,李巍还分析了拜登个人因素对中美关系的重要性。他强调,我们虽然不能对拜登政府任内的中美关系抱有过高期待,但必须认识到,在近几任美国总统中,拜登是最熟悉中国的一位。他曾四次到访中国,见过中国的四代领导人,和中国的学界、政界、商界保持了密切联系。“甚至可以说,我们从没遇到过这么了解和熟悉中国一位美国总统。”

因此,李巍建议,我们一定要抓住2021年的前三个月,甚至是上半年的黄金窗口期。“否则我们就可能错失良机”,“而如果这一次错失良机的话,中美关系改善的机会将更加渺茫”,他说。

至于在推进中美关系改善这一过程中,中方可能遇到的阻力,李巍认为,存在拜登是一位弱势总统的可能性。

所谓的“弱势”体现在,一是,他必须面对强大的特朗普和回应特朗普粉丝的关切。特朗普获得了7200万张选票,拜登必须关注这些选民的利益甚至予以回应。而且拜登可能面对一个共和党控制的参议院,这意味着拜登政府的诸多政策都会遭遇很大的掣肘。

二是,拜登成功当选,靠的是铁锈地带翻蓝。四年前,希拉里也因为铁锈地带翻红败选。铁锈地带在美国选举政治中的地位进一步上升。那么拜登一定会回应铁锈州的诉求,然而铁锈州总体支持贸易保护主义,支持美国在贸易上打压中国,对中美关系的改善也可能构成阻力。

三是,拜登会受技术官僚团队的影响。虽然拜登的技术官僚团队没有特朗普团队那么蛮横和极端,但总体上的理念还是以防范中国为主。他们几乎都来自于奥巴马团队,奥巴马的“亚太再平衡”本质上就是防范中国

“在这种情况下,拜登的个人意识究竟能在多大程度上塑造对华关系,这是一个很大的疑问。”李巍表示,再加上经过特朗普任内的政治动员,美国的整个社会舆论和社会氛围,特别是对华社会氛围已经大幅度恶化,这也会钳制中美关系的改善。

 

作者:中评社记者徐梦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