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多边主义回归 中国“先手棋”应对

来源:三策智库时间:2020-11-26

拜登不用再等了。

美国联邦总务署署长墨菲23日向候任总统拜登致信,指出将会协助拜登启动正式过渡交接进程。信件表示,总务署通知拜登可以使用《总统过渡法》所授权的资源和服务。总务署授权拜登,可使用合共730万美元公费,用作筹组过渡班子等开支;并根据相关法例提供协助。拜登将可以使用官方办事处,以及听取国安简报等等。

拜登也不再等了。

拜登实际上也陆续开始筹组白宫班底,23日宣布了六位外交与国安团队高级官员人选,他们都曾在奥巴马政府时期任职。拜登的长期顾问布林肯,将获提名为国务卿;前美国国务院政策规划主任沙利文,将担任白宫国安顾问;而前美国国务卿克里,将获任命为应对气候变化特使。拜登当日发表声明称,捍卫美国的国家安全和外交政策刻不容缓。外界认为,这标志着拜登的外交政策将恢复自由多边主义。

在拜登竞选美国总统期间,布林肯参与了拜登的所有重大政策演说的筹备,支持美国重返巴黎气候协议,以及伊核协议。在对华政策上,布林肯主张打造“区域联盟”来限制中国;但他同时表示,美国同中国“脱钩”不切实际,只会适得其反。布林肯称,中美同时存在敌对、竞争与合作的关系。关键问题是,美国如何掌握主动权,并置于一个与中国互动有力的位置。

被拜登提名为白宫国家安全顾问的前美国国务院政策规划主任沙利文曾表示,以清醒、有效的方式处理与中国的关系,是下一届美国政府的首要任务之一。在与中国竞争时,沙利文主张聚焦于更快发展美国的经济。

被拜登团队称之为竞争对手的中国更不再等了。

拜登的执政团队抹不去奥巴马时代的痕迹,其思想势必有别于特朗普的美国优先,美国第一,及单边主义;其行动也确定与特朗普团队的极右色彩不同路子。至于,是旧瓶装旧酒,还是旧瓶装新酒,有待于未来四年的检验。拜登在宣布六位高级官员时也说到,他们的背景多元化反映出不能用陈旧的思维和习惯来应对新时期的挑战。看来,拜登或将有新思维。

为应对拜登政府的多边主义回归,中国已经或正在印太地区,率先在区域经济合作,及双边经贸领域下“先手棋”。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提前因应,提早布局。

第一步,促成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协议RCEP成功落地。

此举标志中国等国在多边主义大旗下,攻下一个重要堡垒。虽然RCEP签署是15个国家的共同成就,是东盟十国,中日韩三国,及澳大利亚新西兰两国八年奋斗的心血;但是,中国作为目前世界上最大的自贸区协议的最大经济体,举足轻重是显而易见的。

中国自“苦恋”13年,终于叩开世贸组织的大门之后,对于自由贸易的追求一发而不可收拾。2020年10月12日,中华人民共和国与柬埔寨王国签订自由贸易协议,至此,中国已与18个国家及地区签订自贸协议。还在谈判的自贸协议超过13个。此外,还将与10多个国家开展自贸协议联合可行性研究或升级联合研究。

正是这些积少成多,点点连成线,线线构成面,才与其余14国一道促成RCEP的临门一脚。所以,李克强总理说:RCEP的签署是多边主义和自由贸易的胜利。

与此同时,中国还在国内大力开展自贸区建设。中国商务部称,自贸区建设是推进经济全球化和贸易自由化的重要途径。通过自贸区,中国经济更加深入地融入世界经济;同时,中国的市场也越来越开放,消费者的选择也越来越多样。

新闻发言人高峰曾指出,我们希望通过建设符合中国自身发展水平的高标准自贸区网络,能够与自贸伙伴一道提升货物、服务和投资的自由化、便利化水平,共同培育全球大市场,完善全球价值链,以实际行动反对贸易保护主义,进一步推进开放型世界经济的建设,为全球经济的稳定健康发展做出中国的贡献。

第二步,向CPTPP发起冲击。

亚太经合组织第27次领导人非正式会议,20日在马来西亚的联邦行政中心布特拉加亚落幕。会议通过《2040年亚太经合组织布特拉加亚愿景》,发表《2020年亚太经合组织领导人吉隆坡宣言》。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20日晚在北京以视频方式出席会议并发表讲话,强调要以开启亚太经合组织2020年后的合作愿景为新起点,开启亚太合作新阶段,共同构建开放包容、创新增长、互联互通、合作共赢的亚太命运共同体。其中,习近平说到:“亚太地区要毫不动摇支持以世界贸易组织为核心的多边贸易体制,继续推进区域经济一体化,早日建成亚太自由贸易区,中方欢迎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议完成签署,也将积极考虑加入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

习近平的讲话对外宣布,中国在签署RCEP不到一周之后,即向亚太区内的另一个多边经贸组织CPTPP发起冲击。中国申请加入CPTPP,是以进为退;进可攻,退可守。逼美国与中国在WTO,G20,亚太经合组织等多边贸易组织里展开合作与博弈。在多边外交中化解双边的矛盾与分歧;而且,多边外交一直是中国的拿手好戏。这也是破解美国国内一些人妄图对中国实施“脱钩”的重要法宝。

虽然,专家认为CPTPP比RCEP更高级,前者侧重于传统的货物贸易关税;后者在服务贸易、高科技、知识产权、环境标准、劳工标准、国企改革等领域,标准更高。现时的中国未必具备成熟的条件;但是,中国将会结合实际情况,审时度势稳定推进。可以预见,从申请到加入,必定需要经历漫长的等待与艰苦卓绝的谈判。然而,只要方向正确,就不怕路远。RCEP谈了八年,TPP花了10年,中国加入WTO耗时13年。何况,申请加入的谈判进程,本身就是中国经济更加全面进步,中国更加融入世界,中国更加开放的过程。结果很重要,过程更有价值。

第三步,为中日韩自贸区协议谈判做最后冲刺。

应日本外务大臣茂木敏充、韩国外交部长官康京和邀请,中国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于11月24日至27日访问日本、韩国。王毅11月24日下午与日本外相茂木敏充举行约两个小时的双边会晤。在之后的联合记者会上,王毅表示,中日双方达成五点共识,六个决定,包括双方基于四份重要文件,互为伙伴,不互为威胁,构筑契合新世代的中日关系,共同抗击疫情,明年举办新一轮中日经济高层对话等等。

王毅25日还将与日本首相菅义伟举行会谈。这将是菅义伟就任首相后,首次与中方高层会面。中日关系回到稳定阶段,经贸合作,共同发展才是主旋律。中日双方都是对方的最大贸易伙伴之一,RCEP之后,中日双边自贸协议自动生成,这将进一步便利两国的经贸往来。同时,因日本是CPTPP的领头雁之一,中国要申请加入,必将更加重视与日本的关系。可以想见,明年召开的两国经济高层对话,中国与CPTPP的关系将成议题之一。

2019年8月21日,中国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韩国外交部长康京和以及日本时任外务大臣河野太郎在北京出席记者会

从王毅访日第一天的内容看,似乎并未触及中日韩自贸区协议谈判。王毅在25日稍后时间转往韩国访问后,是否会与韩方讨论相关议题,值得留意。其实,RCEP落实也推动中日韩自贸区谈判取得进展。外界本以为,中日韩自贸谈判近18年,协议有望年内签署。现在看来,受疫情影响,今年或难以成事。可是,路透社分析文章却指,RCEP为同样谈判多年而举步维艰的中日韩FTA(自由贸易协议)谈判做好前期铺垫。分析认为,在RCEP降低贸易壁垒和投资壁垒的大平台下,中日韩自贸谈判中涉及到的诸多问题得以突破,未来将聚焦于在探索新产业链关系、增强政治互信等方面发力。专家称,相较RCEP而言,中日韩FTA在货物贸易、服务贸易的开放深度上还将进一步提升。

第四步,争取改善与印度、澳大利亚关系。

中印关系今年大受拉达克地区边境纠纷的打击,反映在经贸方面,主要在于印方推出了一系列措施,从禁止使用中国的数百款应用程序到限制中国投资。据路透社消息,当地时间11月24日,印度再对43款应用程序颁布禁令,其中包括阿里巴巴集团旗下的AliExpress(全球速卖通)。路透社称,这是针对中国的新一轮网络制裁。

即使在这样的背景下,中印双边的经贸数据还是可观的。香港《南华早报》22日发表一篇题为《对中国的进口激增,莫迪“自力更生”的印度发生了什么?》的文章。该文提到,印度总理莫迪努力使印度“自力更生”,外界也普遍认为此举旨在减少印度对中国的依赖。事实是,中国不仅仍是印度最大的贸易伙伴和进口来源国;而且根据印度政府的最新资料,在截至9月份的六个月里,中国在印度进口总额中所占的份额已从上一财年的13.7%升至18.3%。

文章称,对于许多印度贸易商来说,减少对中国进口商品的依赖被证明是一个更大的挑战。印度贸易商和制造商较难摆脱对中国商品的依赖,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缺乏高质量的当地制造的替代品。

数字会说话。在看似冰冷的经济数据下,蕴藏着双方的经济依存度与共同利益。所以,中印在完成边境各自撤军的谈判后,两国势将就重启贸易与投资等各方面的合作进行沟通。中方将表现出积极的态度。

至于中国与澳大利亚,中方在等待莫里森政府的转变,在等待中澳关系转圜的契机。这个机会近日似乎有了苗头。莫里森在英国智库发表演讲肯定中国的经济发展成就。这是不是示好?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24日表示,中方注意到莫里森总理对于中国经济发展全球影响和中国脱贫事业的积极评价……我们希望澳方在对华关系问题上,独立、自主地做出客观、理性、符合自身利益的选择。

莫里森在获英国智库“政策交流”颁发“葛罗夏斯奖”后,透过视频发表得奖演说,强调澳大利亚政府向来以国家利益为优先考虑,澳政府的行动不应该被诠释为联美抗中,澳政府未来并不会在两大超级强国之间“选边站”。

另外,还有报导指出,近日有澳方贸易官员希望同中方通电话。对此,赵立坚23日回答记者提问时也说了:不了解澳方贸易官员希望同中方通电话的具体情况,中澳之间工作层的沟通管道一直是畅通的。当前中澳关系的困难局面是澳方一手造成的。中方敦促澳方正视问题,纠正错误,为两国关系回到正轨创造条件。

中方会抓住这些似乎有利于改善关系的信息,扭转不断下滑的中澳关系吗?外界拭目以待。


(作者魏开星是香港资深媒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