及时控管台湾可使中美避入修昔底德陷阱

来源:三策智库时间:2020-11-25

亚太经济合作组织 (APEC) 向来是“盍各言尔志”的场合,但今年突然有了一个奇妙的巧合,日本首相菅义伟在APEC的企业领袖对话中说,将藉明年担任跨太平洋伙伴全面及进展协议 (CPTPP) 轮值主席国,扩大CPTPP的规模。语音刚落,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就在非正式领袖会议上表示,将积极考虑加入CPTPP。

这好像是菅义伟作了一个球给习近平,让习近平可以藉这句话搭上腔,扣球得分。但显然并非如此,日本对中国加入与否,态度一向是暧昧的。所以日本经济再生担当大臣西村康稔就说了,要看中国是否准备好了参加这个自贸区所要求的高水平的自由化条件。其潜台词无非就是,中国还不够格!

在这一场合之前,众所周知的是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议 (RCEP) 历经艰辛的八年谈判,终于完成签署。在全球遭到疫情肆虐而衍生经济高度不确定性的隐忧下,这个自贸区的签署,无疑是一剂强心针。

但日本的态度其实倒也不是真正的问题所在,问题在于美国。CPTPP是奥巴马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 (TPP) 的替代物,所以要有TPP,就是为了围堵中国。它的目的是将日本、北美、澳州、新西兰加上东盟内的国家,特别是越南,形成一个反中的经济同盟,本身就是地缘政治的产物。只不过,抱持孤立主义倾向的特朗普四年前入主白宫,让此一当年的目标瞬间破灭。

拜登今年击败特朗普,当然就因此意味着当年的这一条围堵的路径可能卷土重来,日本这番阳奉阴违的说法,就是为了替美国保留再组一条统一战线的空间。

然而,就因为RCEP已经签署,而东盟的相关国家也都已经清晰地认知到,它的经济动能与前景毫无疑问地将寄托于中国,而不是美国,这一条藉由TPP去形塑的反中同盟恐怕已经一去不复返。

RCEP的诞生意味着,中国大陆与它的近邻,亦即在过去的千年以上的朝贡体系中的藩属,是一个共生共荣的经济圈,中国之荣即东盟、日韩之荣,中国之衰即东盟、日韩之衰。就中国周旁的诸国而言,与中国进行对抗,就是对自身的损伤,这不是过去的朝贡体系所遗留的规律,而是经济与贸易的自然逻辑。所有的贸易与供应链,都在近邻之间发生,美国与加、墨的贸易,永恒地大于它与欧洲、亚洲各国的贸易,欧盟内部亦然。

RCEP不是勉强凑合起来的大汇串,而是利益驱动之下的逻辑的必然。在东盟已经如此意识之后,TPP要形塑的反中同盟,将很难被构筑或联合起来。

想必是做了如此地判断之后,习近平做了如此的宣示:“积极考虑加入CPTPP”,而其最终的目标依旧是,形成一个更广阔的亚太自贸区 (FTAAP) ,将亚洲以迄于美洲与大洋洲内的诸多国家冶于一炉,包括美国在内。

作为第一步,加入CPTPP是为化解CPTPP的对抗性,再加上中日韩三边FTA,具体的目的是让日本真正地回到中国曾经主导过的那个亚洲体系中的一员,消解日本在二战之后即成为美国扈从的历史角色。如果美国亦寻求加入CPTPP,则中、美皆在其中,作为第二步的FTAAP,也将水到渠成;若美国放弃加入CPTPP,FTAAP仍然是可以作为第二步,呼唤美国加入这个范围已经超出亚洲的太平洋大熔炉。

这是习近平以及他的智囊的一个十分深远的谋划,其目的是绕开基于修昔底德陷阱所预示的美中必有的那一战,让美中可以不经由一场生死级别的热战,即达到在战略层次上的世界新秩序安排或是合作架构关系。

这一条路势必充满艰辛,就如前述,日本的心态依旧向着华盛顿,它的国民对中国的憎恶程度更已达到了史上的最高峰,恐怕唯有当年日本侵华的历史可以与此刻的疏远相比拟。但经济的利益毕竟将日本拉进RCEP,在理性的衡量之下,中国加入CPTPP并不是一件不可想象的事情。

但美中走向和解的难度却远胜于此,除了美国作为全球霸主之后即不曾失败的经验可能让它铤而走险之外,台湾未来仍然也必定是美中关系陷入低谷的最大变量。台湾的分离主义是美国加以运用作为抗中筹码的最大诱惑,而基于民族主义激起的挑衅行动,通常收效甚大,台湾就是美中掉入修昔底德陷阱的海妖之歌,而两个超级量体大国殊死决斗,也将悲剧性地登场。

故而,在这一个显然的导火线、或是预知的死亡纪事之前,北京的领导者与智囊,必须找出一个控管台湾的方案与机制,否则,人类可能因此经历一场无端的浩劫!



(作者张陌是台湾媒体人,本文原发于《优传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