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的胜利揭示了黑人选民的力量

来源:海国图智研究院时间:2020-11-20

原标题:"This is proof": Biden's win reveals power of Black voters

来源:AP NEWS

 

编译摘选

黑人选民是推动拜登走向胜利的重要力量。大量黑人选民压倒性地支持拜登,不仅帮助民主党拿下“战场州”,而且还在共和党长期控制的佐治亚州创造了一个新的战场,这有可能在未来几年重塑美国政治。这一选举结果既是对特朗普种族主义言论的否定,也是对拜登选择卡马拉·哈里斯作为竞选伙伴的认可。活动人士认为,拜登政府的当务之急是尽快解决黑人群体的贫困问题,而他是否能在没有民主党控制的参议院中迅速通过自己的议程,可能取决于1月5日佐治亚的两场决选结果。

 

当埃里克·谢菲尔德(Eric Sheffield)第一次看到拜登在佐治亚州的计票中领先时,这位52岁的黑人男性便立刻陷入了回忆。多年来,他一直都在敦促其黑人朋友和家人投票,但每每都看到自己喜欢的候选人落选。

这位亚特兰大的房地产开发分析师表示:“多年来,很多黑人朋友都说,‘好吧,我的选票不重要’,不过这次拜登的成功则恰恰证明了黑人选民的重要性。”

尽管选票仍在统计,但毫无争议的是,黑人选民是推动这位前副总统走向胜利的中坚力量。大量黑人选民压倒性地支持拜登,不仅帮助民主党拿下“战场州”,还在共和党长期控制的佐治亚州创造了一个新战场,这一战场有可能在未来几年重塑大选政治。

活动人士指出,选举结果是对特朗普种族主义言论的否定,也是对拜登选择卡马拉·哈里斯作为竞选伙伴的认可。但他们也把多年来组织选民的工作归功于自己,并表示将寻求投资回报。

黑人运动战略家、工人家庭党全国负责人莫里斯·米切尔(Maurice Mitchell)称,他们很早就有预感拜登会赢,他们相信黑人选民和黑人组织者会发挥重要作用。”

据美联社VoteCast对全国11万选民开展了一项广泛调查。调查显示,黑人选民占全国选民的11%,其中十分之九支持拜登。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估计,上述两个数字与2016年基本持平,当时民主党人希拉里也以压倒性优势赢得黑人选民的支持,但未能入主白宫。

但与克林顿相比,拜登在黑人人口众多的关键地区吸引了更多选民。相较于希拉里,拜登在包括底特律在内的密歇根州韦恩县和威斯康星州密尔沃基县获得了更多选票和更大优势,而特朗普的选票则没有迎头赶上。民主党在密尔沃基的选票增加了约2.8万张,比拜登在该州领先的2万张选票还要多。

虽然费城的选票仍在统计中,但拜登并没有超过克林顿2016年在该县的总票数。不过,据美联社分析,他在该市75%以上的黑人区获得了至少93%的选票。

不过,佐治亚州的选情最能证明黑人选民影响力。拜登在该州占据微弱优势,是近30年来首位赢得共和党的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美联社还没有宣布选举结果。

到目前为止,与2016年希拉里相比,民主党在佐治亚州增加了588,600名选民,而特朗普只增加了366,900名。拜登的近一半收入来自四个最大的县:富尔顿县、迪卡尔布县、格温尼特县和科布县——这些县都位于黑人人口众多的亚特兰大都市区。

拜登在7号晚上的胜选演讲中承认了黑人选民的作用,并指出“非裔美国人再次为我挺身而出。”

他称:“你们是我的后盾,我也会支持你们。”

在2008年和2012年,支持美国首位黑人总统奥巴马的黑人选民人数创下了历史新高。但2016年,主要城市的黑人选民投票率大幅下降,这在民主党内部引发了针对特朗普获胜原因的辩论,这让黑人以为他们是特朗普获胜的原因。

不过,当拜登宣布参选并在民主党初选中表现出彩时,南卡罗来纳州、弗吉尼亚州和阿拉巴马州等州的黑人选民就与这位前副总统站在了一边,帮助他赢得了提名。

拜登参选曾引发了民主党内部的争论。进步积极分子批评了拜登在上世纪90年代的联邦刑事司法立法中所作所为,该立法延长了暴力犯罪的刑期,导致监狱人满为患,并在黑人社区安置了大量警察。党内其他人对他在医疗保健、气候变化和经济政策方面的立场表示不满。

民调显示,这些紧张局势最终并未对拜登竞选产生影响。据美联社VoteCast数据分析,拜登的黑人选民比其他选民(尤其是白人选民)更可能是发自内心地想选拜登,而非是为了反对特朗普。

对于许多黑人妇女来说,拜登选择了哈里斯,她将成为第一位担任副总统的黑人印度裔女性。曾经范妮·卢鲁默(Fannie Lou Hamer)和雪莉·奇肖姆(Shirley Chisholm)两位黑人女性为争取民权而斗争,拜登此举让黑人女性的投票具有争取民权的意义。

政治战略家、拜登顾问阿伦西亚·约翰逊(Alencia Johnson)表示:“我们的先辈为自由、解放和生存而奋斗和牺牲,他们知道自己永远不会看到这一使命的实现,但他们知道这对后代来说至关重要”。

这种情绪的背后是大规模的选民动员。

黑人选民事务基金(Black Voters Matter Fund)将目标锁定在15个以上的州,派出一队大巴车在全国各地进行公路旅行。仅在佐治亚州,他们就接触了50多万选民,发送了近200万条短信。

在该州,选民在获得或更新州身份证时,会在全州范围内实施自动登记,这对他们的努力很有帮助。根据佐治亚州州务卿的说法,富尔顿县和格温内特县的黑人选民登记人数增加了40%。增长县的增幅超过了同期黑人人口6%的增幅。

在疫情期间采取的投票规则可能提高了投票率。在佐治亚州和威斯康辛州的初选中,许多黑人选民都有排长队的经历,许多黑人选民被鼓励利用邮寄和提前投票的方式,帮助拜登的竞选团队提前获得这些选票。

斯泰西·艾布拉姆斯(Stacey Abrams)创立的投票权组织“公平斗争”(Fair Fight)开展了广泛的选民教育活动,并对共和党主导的限制邮寄投票的行为进行了猛烈反击。艾布拉姆斯曾是佐治亚州州长候选人,她说,她认为这次选举是尝试“减轻特朗普政府造成的伤害”的关键时刻。

她称:“这是一个为数不多的时刻,我们有能力为自己塑造未来,至少让人们关注我们的困境。我们希望选举要符合我们国家的理念,即所有人都应该得到公平对待。”

组织者和活动人士现在正将重心转向让拜登曾承诺过的计划,包括扩大投资、解决种族主义问题、改革警务和医疗保健政策等。

民权领袖威廉巴伯二世(Rev. William Barber II)表示,他认为拜登政府的当务之急是解决黑人贫困率问题。此前黑人贫困率为18.8%,而疫情的爆发让这一情况雪上加霜。

穷人运动的领导人之一巴伯称,“我们将期待后续的发展,拜登需要制定一个在短期内生效的战略,不能再把这个问题拖下去了。”

然而,如果没有民主党控制参议院,就不可能对拜登的议程采取迅速行动。这可能取决于1月5日佐治亚两场决选的结果。

活动人士表示,他们打算保持这个势头,并预计会吸引大量的关注和资金,能给黑人选民另一个展示能力的机会。

“黑人选民也很重要“组织(Black Voters Matter Fund)联合创始人克利夫·奥尔布赖特(Cliff Albright)表示:“我们将在他们身上投入一切,即使不会比总统竞选投入更多,至少也旗鼓相当。我们的目标很明确:我们不会坐视不管,我们将强调这一问题的紧迫性。”

 

凯特·斯塔福德(Kat Stafford),亚伦·莫里森(Aaron L. Morrison )和安洁莉卡·卡斯塔尼斯(Angeliki Kastanis),美联社记者。本期编译:及晓佳 海国图智研究院研究助理,本期校对:姬梦姗 海国图智研究院研究助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