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外交季度(秋季)形势分析会“全球经济体系中的美欧中大三角”顺利召开

来源:欧亚系统科学研究会时间:2020-10-23

2020年10月20日下午,由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经济外交项目组主办的中国经济外交季度(秋季)形势分析会“全球经济体系中的美欧中大三角”顺利举办。本次会议在欧亚系统科学研究会召开,来自中共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中国人民大学、对外经贸大学、天津外国语大学、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和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的多位学者进行了主题发言并参与讨论。

会议伊始,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中国经济外交蓝皮书》主编李巍向各位与会学者作了引导发言。李巍梳理了2020年第三季度中国经济外交重要事件,并进一步指出,在中美战略竞争日益恶化和美国大选扑朔迷离的背景下,关注美欧中的三角关系十分重要。中国要把握住在美国施压之下和欧洲合作的机遇,尤其是在贸易、信息安全等领域认真考虑欧洲的一些诉求。随后,与会学者围绕美欧中三角关系进行了主题发言和深度讨论。

本次分析会上半场由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世界经济与发展研究所助理研究员、《中国经济外交蓝皮书》副主编张玉环主持。张玉环指出,疫情影响下,中美博弈不断深化,美国不断拉拢盟友在经贸、安全等领域孤立中国。在此背景下讨论美欧中大三角关系具有重要学术价值,对中欧关系的未来调整和走向也具有一定的启示意义。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欧洲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刘明礼围绕欧盟对华经济合作中的安全顾虑进行了综合分析。刘明礼指出,当前欧盟对于中欧合作的安全考虑愈来愈多,主要表现为欧盟对技术安全、网络信息安全、产业链安全和政治安全的担忧。刘明礼进一步分析了欧盟出现这些担忧情绪的原因:一是中欧贸易增加与欧盟内贸易下降形成了鲜明对比;二是当前中欧经济结构存在竞争性上升、互补性下降的趋势;三是“中国模式”引发了欧盟的焦虑情绪;四是国际战略环境变化也促使欧盟更为关注安全问题,尽管欧洲在中美之间不选边站,但这并不意味着欧洲在中美之间“等距离”。在这一担忧情绪的影响下,中国对欧投资数量逐年锐减,中国对欧的国企直接投资比例也不断下滑,中国对欧洲的投资布局转向北欧国家等。刘明礼最后指出了未来中欧合作的发展机遇,如在服务贸易、绿地投资、研发合作、协定谈判等方面的巨大潜力。

对外经贸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经济外交研究中心执行主任王宏禹针对疫情影响下欧盟产业链重组问题进行了分析。王宏禹认为,疫情影响下,欧洲国家鼓励产业回归的政策力度进一步加大,强调经济主权和制造业的独立,这是欧洲国家“再工业化”的一种升级。欧洲各国意识到一个强大的工业部门对于挖掘欧盟的经济增长潜力和保持欧盟在国际经济技术舞台上地位的重要性,这种主观态度的变化影响了欧洲各国的产业政策。并且,疫情影响下全球主义让位于区域主义趋势日益凸显。在这种区域合作的观念影响下,未来欧洲各国可能会在产业链的纵向上不断缩减,而在横向上推动集群化的发展,避免因某一个链条中断而带来的风险。王宏禹进一步分析认为,未来欧洲可能运用更大力度的财政补贴支持本国的产业链回归,这在一定程度上旨在纠正过去过度“去工业化”的经济政策。最后,王宏禹指出,当前欧洲跨国企业和中国企业之间的共同利益或许可以成为中国拓展中欧经济合作的一个抓手,同时,欧盟内部各成员之间的利益博弈也值得进一步关注。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美国所助理研究员任彦妍主要探讨了后疫情时代英国脱钩对中美欧关系的影响。任彦妍表示,目前英国脱欧仍存在很大不确定性,由此造成了错综复杂的三边关系。首先,英国脱欧一定程度上会减少中欧互动的规模和多样性。英国脱欧后对于中欧关系来说会出现一个过渡期,欧盟决策者制定对华政策的能力和意愿可能会降低,法、德会主导对华政策的制定。其次,英国脱欧增加了中欧、中英投资或贸易谈判的复杂性。中欧全面投资协定是中欧双边自贸协定的一个前提,中欧自贸协定的谈判也对中欧的贸易体量具有重要刺激作用。中英贸易谈判对可能面临无协议脱欧结果的英国而言也非常关键。但英欧当前面临着在中美之间保持微妙平衡的难题。但美欧欲形成一个联合的对华立场,首先要修复跨大西洋的关系。目前来看,欧盟和英国目前尚无选边站的意愿和能力,因此中国应不断推进中欧投资协定的谈判,加紧中英和中欧关系的推进,聚焦于双方共同关心的问题来推进双方进一步合作。

下半场会议由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师资博士后刘露馨主持。刘露馨指出,三角形是几何图形中非常稳固的一种图形状态,但是通过聆听上半场会议,可以得知目前的这个三角关系是非常不稳定的,三角中的每一个角都在晃动。随后,她主持了后半场会议,并就几位学者针对本议题的发言进行了总结点评。

天津外国语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孔凡伟首先从经济规模、互动频度、政策互动三个方面说明了美欧中大三角关系的判定标准,认为当前的美欧中三角关系正在趋于成熟。孔凡伟紧接着从“领域”和“阶段”两个方面分析了美欧中三角关系的属性:在贸易领域,目前三角关系仍是相对平衡的“三方共处”模式;在投资领域,中美欧力量对比不均衡,美欧间依存度更高;在金融领域,从三方在国际货币体系中的地位来看,人民币和美元、欧元的差距较大。孔凡伟将美欧中三边关系划分为三个阶段,分别为2005年—2015年经贸三角关系逐渐生成阶段、2015—2018年美欧双方逐渐联合制华阶段、2018年至今中美双方初步呈现“竞逐”欧盟的阶段。孔凡伟最后总结指出,中美欧三方在经贸领域中的竞争烈度相对较低,各方仍然有望实现共赢,并且美欧双方在经贸领域中是否是一种“稳定婚姻”的关系状态仍有待观察。

中共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国际战略研究院副教授赵柯发言中指出,中美欧大三角关系有两个特征:一是被动性,这一格局的出现并非三方有意为之的结果,而是在美国加强对华战略竞争的情形下被动出现的局面;二是不均衡性,首先,政治与经济力量的错位,中美欧在全球经济格局中三足鼎立的地位与其在国际政治格局的地位不匹配;其次,从相互依赖程度来看,三方的相互依赖程度也不一致;再次,从认知角度来看,三方都无法确定对彼此的战略认知,欧盟对中国的战略定位存在混合性与模糊性,美国对于是否拉拢欧盟对抗中国也表现出不确定性。赵柯认为,美欧两方在对华脱钩、军事安全和制度差异的容忍程度上依然存在分歧,所以中国依然有很大的运作空间。由于德国在欧盟的主导地位,中欧关系在相当程度上是中德关系的体现,我们应当注意德国对华政策的转变。赵柯最后总结认为,当前中国在处理大三角关系时机遇仍然大于挑战,欧盟推行的战略自主、维护当前多边体系等政策目标为双方合作留下了很大的空间。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研究所助理研究员孙成昊探讨了美国大选后美欧中的三边关系。孙成昊结合具体案例分析认为,无论特朗普和拜登谁当选,“中国议程”都将成为美欧合作的关键。如果特朗普连任,对华的单边主义政策会继续,美欧对华政策也会维系当前议题主导下的合作;如果拜登上台,美欧有可能建立起更加广泛的战略合作,因为拜登对华的看法更接近欧盟对中国持有的“体制性对手”、“竞争者”、“伙伴”这种混合认知。孙成昊进一步指出,美国的政策调整可能是利用欧洲的权宜之计,实际与欧洲自身的利益和战略诉求背道而驰,所以美国不会获得欧洲全力的支持。美欧之间只能形成有限的战术联盟,而不会出现类似冷战期间的反苏战略联盟,具体原因在于欧洲对战略自主性的追求、美欧的身份特性和政策关注点的不同等。孙成昊最后总结了中美欧三角关系在未来将会出现三种前景:一是欧盟与美国建立一种议题合作的关系,双方从安全、经济、价值观、国际秩序四位一体的合作退化到围绕议题的合作;二是是欧洲力量壮大,中美欧出现三足鼎立的状态,三方互有牵制、合作;三是美欧相对衰落,中国崛起,美欧联合对华。

在自由讨论环节,与会学者围绕欧洲产业链转移困境、欧洲跨国企业立场和中美欧三边关系的突破等问题开展了更进一步的探讨。

会议最后,李巍做总结发言。李巍首先对与会学者参与此次线下讨论和做出的精彩发言表示感谢,并认为各位嘉宾的讨论将全球经济体系中的美欧中三角关系分析得十分透彻、全面而立体。李巍指出,中美欧三角关系的未来前景有三种可能性。一是美欧相互竞争,争夺中国市场,中国处于中间位置,这是对于中国最好的前景。二是中美争夺欧洲。持续三年之久的贸易战证明了美国单独同中国对抗难度较大,故而未来有可能拉拢欧洲共同对抗中国,这会对中国产生较大冲击,因此中国也将极力争取欧洲力量的支持。第三种情况对中国最为不利,即美欧联合起来,共同针对中国,本次也围绕这三种情况展开了深入讨论。就目前情况而言,追求上策似乎比较困难,但通过今天的讨论可以看出,中国仍有追求中策的空间。

在热烈的气氛下,2020年中国经济外交季度(秋季)形势分析会最终圆满结束。

文:穆睿彤
图:宋亦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