担任教授的美国第一夫人?吉尔·拜登将如何重新定义“美国第一夫人”

来源:海国图智时间:2020-10-20

原标题:Professor FLOTUS? How Jill Biden would redefine what it means to be first lady.

来源:CNN

 

编译摘选

如果拜登当选,拜登之妻吉尔可能会成为首个具有教授职称的第一夫人。她曾表示,无论11月大选结果如何,她都会继续自己的事业。事实上,在长达231年的美国第一夫人就职历史中,没有一位女性能在白宫居住的同时还拥有一份带薪工作。直至现在,仍有许多美国人认为,美国第一夫人应该在公共场合露面,但无需垂帘听政。不过,无数伟大女性曾为“美国第一夫人”这个角色付出了巨大的努力,并取得了非凡的成就。无论美国第一夫人的头衔将花落谁家,历史证明,美国人永远不应该低估美国第一夫人。

在很多方面,吉尔·拜登成为下一任美国第一夫人并没有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这位69岁的教育家和之前大多数的总统夫人都很相似:她是一个直率的白人女性,在政坛工作了几十年,对伴侣的决定有一定的影响力。

但如果拜登当选,作为美国第一夫人的吉尔将继续她的日常工作,这点与以往大不相同。这一职责的转变看似无关紧要,实则属于根本性问题。

吉尔说,无论11月大选的结果如何,吉尔都将继续在北弗吉尼亚社区学院教书。在担任美国第二夫人的八年中,她也是如此。吉尔拥有四个学位,在学校担任英文教授一职。一旦拜登获选,她将成为首位具有教授职称的美国第一夫人。

这样的新闻也值得注意,说明“美国第一夫人”的角色设定需要完善。但是,在长达231年的美国第一夫人就职历史中,没有一位女性能在白宫居住的同时还拥有一份带薪工作。前第一夫人劳拉·布什在接受C-SPAN采访时说,“真正的问题”不是第一夫人是否应该得到报酬(布什认为不应该),而是她们是否应该继续她们的职业生涯。

布什说:“这是我们必须做出的让步。在她的丈夫担任总统的那些年里,除了担任第一夫人之外,她应该有一份事业吗?”

拜登夫妇已经结婚40多年了,在这段时间里,吉尔一直扮演着一个支持丈夫的伴侣和决策咨询人的角色。这是她丈夫第三次竞选总统,此外,拜登在参议院任职36年,担任奥巴马的副总统一职8年。可以说,她比往届的第一夫人都有更多时间思考如果她成为第一夫人,她会做些什么。

现在看来是重新思考的最佳时机。第一夫人的角色并没有被载入宪法,也绝对没有职位描述和薪水。然而,第一夫人仍有一些耗时的工作要做,比如策划圣诞晚会和复活节的滚彩蛋游戏,为正式晚宴安排座位表和决定菜单。

如今,29%的异性恋女性是家里的经济支柱,而这种认为第一夫人的职位将由一个没有报酬的妻子来担任的假设似乎是一种倒退。此外,这些女性在被限制在白宫东翼之前就曾帮助丈夫顺利当选。

 

一份没有描述的工作

从1993年到2017年,所有的第一夫人都有高等学位。米歇尔·奥巴马和希拉里·克林顿都是律师,劳拉·布什则拥有图书馆学硕士学位。但他们中没有一个人在成为第一夫人后继续自己的职业生涯。如果吉尔继续工作,美国将开展一场从未严肃进行过的全国性对话:我们将需要重新考虑对这个国家最引人注目的已婚女性施加的传统限制。

从玛莎·华盛顿(Martha Washington)开始,每届第一夫人都必须自己解读这份工作的期望、机遇和局限性,并利用自己的个人优势试图定义这一角色。

对玛莎来说,这意味着要成为总统府的女主人,邀请政要和国会议员到费城的总统官邸,因为她认为这将有助于新民主主义的合法化。

这也是确认总统配偶这一重要角色的开始,尽管她还没有被公认为“第一夫人”。相反,她通常被称为“华盛顿夫人”,有时也被称为“我们的女总统”。直到美国总统詹姆斯·布坎南(James Buchanan)的侄女哈丽特·莱恩(Harriet Lane)开始陪伴这位终身单身的总统参加各种活动,“第一夫人”这一非官方称谓才被使用。(《哈珀周刊》(Harper's Weekly)在1858年称莱恩为“白宫的夫人”(Our Lady of the White House),尽管在19世纪,只有在三种情况下,女性的名字才会在报纸上出现:出生、结婚和去世。)

1861年,玛丽·托德·林肯(Mary Todd Lincoln)搬进白宫时,“第一夫人”这个词已经被收录进了美国词典,这表明在最初的72年里,多位女性给这个职位带来了许多无声的权力。然而,总统的配偶仍然被期望像玛莎一样,只扮演女主人的角色。

 

比你看到的要多

事实上,最受欢迎的第一夫人所做的不仅仅是充当女主人;她们在丈夫竞选和执政期间都使丈夫的形象更加亲民,她们更多扮演的是外交官的角色,而不是派对策划人。

只是因为我们对她们知之甚少,这些女性往往成为漫画人物,要么被轻视,要么被浪漫化,被置于一个与政治圈子相邻,而不是她们实际所在的政治中心的位置。米歇尔·奥巴马在回忆录中称之为“附属于总统这辆摩托车的一种奇怪跨斗”。

例如,詹姆斯·麦迪逊(James Madison)的妻子多利·麦迪逊(Dolley Madison)最为人所知的是,她曾在战争接近尾声的1812年,英国人洗劫并烧毁白宫之际,挽救了一幅乔治·华盛顿的肖像。但是麦迪逊并不是凭一己之力拯救了这幅珍贵的画像。保罗·詹宁斯 (Paul Jennings),一个在白宫被奴役的非裔美国少年,在逃离大火前帮助拯救了这幅全身像。麦迪逊知道,这个故事抓住了美国人的想象力,将有助于确保她在历史上的地位。

白宫历史协会称:“这个故事赞美了第一夫人临危不惧、机智果敢的风范,最终通过编入教科书、专著和做成艺术品,成为美国民间传说。她余生经常重复这个故事,提醒听众她勇敢过人、热爱祖国。”

不过,这一举动对麦迪逊的影响并非长久,这也非她一个人的功劳。她作为丈夫的政治伙伴,此举只是她的本职工作,借助她作为女主人的天赋来建立两党关系。

每届第一夫人都被公众低估了,甚至被丈夫自己的顾问低估了。埃莉诺·罗斯福(Eleanor Roosevelt)被认为是一位激进的第一夫人,曾积极为女性和非裔美国争取权利。作为任职时间最长的第一夫人,埃莉诺每周都召开新闻发布会和撰写报纸专栏,旨在扩大这一角色的影响力。当美国革命之女(简称DAR,是一个全国性协会)拒绝让著名的非裔美国歌手玛丽安·安德森(Marian Anderson)在宪法大厅演出后,她从美国革命之女组织辞职,并就“种族公正”这一观点发表了强有力的讲话。

但早在埃莉诺·罗斯福被任命为美国驻联合国大会代表之前,她就努力用她过人的智慧去做善事。罗斯福政府的一名成员说,她应该远离丈夫的事业,“坚持自己的工作”。

 

只被看到而不被倾听的美国第一夫人

多年来,第一夫人的影响力日益扩大,不容忽视。政治顾问斯图亚特•斯宾塞(stuartspencer)曾说过,南希•里根(Nancy Reagan)是她丈夫政府的“人力资源部”。她帮助决定谁将进入她丈夫的内阁,在解雇办公室主任唐纳德里根(Donald Regan)一事中推波助澜。与前几届第一夫人不同,里根骄傲地把“第一夫人”这一职业填在了她的所得税表上。她为此付出了很大的努力。

当希拉里来到白宫时,她试图赋予这个职位与律师一样的专业地位:她把第一夫人办公室搬到了白宫西翼,并在重大政策决策中发挥了积极和无可争辩的作用。受这段经历影响,她成为唯一一位竞选公职的第一夫人。在两次竞选总统之前,她曾担任参议员和国务卿。后来我们了解到,她还帮助金斯伯格(于9月18日去世)成为最高法院的第二位女性大法官。她曾表示,“我可能对他(比尔·克林顿)应该把哪些人带到最重要的位置表达过一两句看法。”。

但她为公众重新定义角色的尝试基本上都失败了。例如,比尔•克林顿在上任几天后就任命希拉里领导医疗改革,这与大多数美国人的愿望并不一致。盖洛普(Gallup)的一项民意调查发现,1993年就职典礼之后,67%的美国人对希拉里•克林顿持好感。到1994年7月,只有48%的人对她评价良好,大部分人表示,她在白宫西翼有一间办公室有越权之嫌了。希拉里甚至告诉她的继任者劳拉,如果时光倒流,她不会在白宫西翼设立办公室。希拉里称,在医疗改革失败后,她几乎很少使用这个办公室。希拉里的助手告诉劳拉的幕僚们,一旦设立完办公室,再撤销它将会引起太多的问题和争议。

希拉里的经历告诉未来的总统配偶,第一夫人可以随心所欲地在私下发挥影响力,但公众并不希望看到她沉迷于这种影响力。在许多方面,我们的行动还远远没有超越对埃莉诺·罗斯福的批评:大多数人仍然认为,第一夫人应该在公共场合露面,但无需垂帘听政。

作为第一位非裔美国第一夫人,米歇尔·奥巴马是一位开拓者。但这也让她付出了高昂的代价。她曾表示,从她入住白宫后就知道人们会用不同的标准来评判她。“如果前几届夫人被赋予了某种荣誉,对我来说可能就不一样了。”

比起希拉里·克林顿,米歇尔更倾向于追随劳拉·布什的脚步。米歇尔毕业于普林斯顿大学和哈佛大学法学院,在奥巴马当总统之前事业有成,但在入主白宫后,她选择突出自己作为“第一妈妈”的角色,照顾好奥巴马的两个女儿仍然是她的首要任务。这也是米歇尔如此平易近人的原因之一。她坦率地谈到了如何平衡二者的关系——为人父母本身就是一份工作,而身为人母,她又肩负着显赫的职责。对此,她解释道:“当人们问我过得怎么样的时候,我会说,我只是和我最伤心的孩子一样好。在很多国家,黑人母亲往往会受到轻视,而米歇尔声称想要成为“全职妈妈”,极具政治颠覆性。

 

拥有事业的美国第一夫人将面临的挑战

如果拜登获胜,公众将很快拿吉尔与前任夫人梅拉尼娅做比较,后者从一开始就是个激进派。梅拉尼娅拒绝立即搬进白宫,并公开了私人游说活动,当时她还呼吁解雇国家安全副顾问米拉·里卡德尔(Mira Ricardel)。梅拉尼娅既是一位专注于母亲角色的传统第一夫人,又是一位打破常规的第一夫人,她似乎对一些机构的期望不屑一顾。(根据一段与前助手的电话录音,她私下里对一些传统的工作很恼火,比如节日装饰。)

吉尔很可能同时借鉴希拉里和米歇尔的任职经验,吉尔曾经与他们在扶持军人家庭的问题上开展过密切合作。而保留她的日常工作将是一个挑战,既因为作为第一夫人,她将有机会做出真正的改变,也因为她将比以往更引人注目。

长期以来,她一直试图在事业上与丈夫划清界限,并塑造自己的身份。她用娘家姓雅各布斯(Jacobs)而不是拜登(Biden)获得了博士学位。后来,当拜登担任副总统时,学生们都报名上她的课,但她只是“教职人员”。她还曾秘密地打扮成学生混入人群。但是如果加上了第一夫人的头衔,隐于人群是不可能的。

但是,无论谁将担任这一角色,美国人永远不应该低估第一夫人这一角色。她们常常受到人们的爱戴,偶尔也会受到诋毁,但她们是总统最信任的顾问。希望美国已经准备好迎接第一夫人的出现。与其他女性一样,第一夫人有很多身份——职场女性、母亲、妻子和祖母。毕竟,人的社会身份是流动的。

 

(凯特·安德森·布劳尔(Kate Andersen Brower)是《官邸》、《第一夫人》、《五人之队》和《一把手》的作者。她为彭博新闻社报道奥巴马政府,是CNN撰稿人和CNN原创系列《第一夫人》的顾问。本期译者:及晓佳 海国图智研究院研究助理,本期校对:姬梦珊 海国图智研究院研究助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