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恨不得所有政策都是气候变化政策

来源:海国图智时间:2020-10-20

原标题:JoeBiden Wants to Make Almost Every Policy a Climate Change Policy

来源:The Wall Street Journal

 

内容摘要:与特朗普不同,拜登十分重视气候变化,他努力传达气候变化如何影响人类,制定了目标恢弘的气候变化政策与计划,包括工厂零排放、推广新能源汽车等,但若要实践,必有风险,包括巨额资金来源、企业与消费者的阻力、技术门槛等。如果拜登胜选,那么他的政策与计划将对美国社会产生深远的影响,但是美国选民是否会买账,配合拜登,助其上任,现在仍悬而未决。

如果拜登成功入主白宫,那么他将会着重关注全球气候变暖问题,这在很大程度上会影响企业和消费者。

拜登寻求的不仅仅是大规模使用电动汽车,而是进一步改变整个经济、政府和社会。公共和货运交通都将使用电力,电厂发电不排放温室气体,气候问题成为社会政策和外交的中心。

然而,这个计划伴随着一定的执行风险,也存在一系列难以预料的结果。除此之外,在如何与选民合作方面,它或许仍留有较大的不确定性。据估计,这项计划将耗资2万亿美元,这比奥巴马2008年竞选总统时承诺支出费用的10倍还多,同时它还将通过对企业和富人增税来获得资金支持。

普利策奖得主、能源行业历史学家丹尼尔·耶金(Daniel Yergin)在谈到拜登的计划时说:“这是美国在气候方面的全新政治游戏。”

拜登说道,若要应对极端天气和其他与气候有关的灾害,减排至关重要。他在9月份的一次讲话中指出,美国西部的山火、本次创纪录式迅速到来的飓风季节以及近年来中西部地区的干旱和洪灾,这些灾害都与气候变暖有关。他还说,未来将创造一个更高效的能源系统,降低消费者的成本。尽管需要巨额资金,但大规模的投资将有助于复苏因新冠疫情衰退的经济,并创造数百万个就业机会。

汤姆·斯泰尔(Tom Steyer)成为拜登首席气候政策顾问前,在民主党内初选中就十分关注气候变化,他表示:“很多社会问题互相牵扯,拜登正通过阐述人类生活如何受到影响,来给出综合答案。”

为了推动经济增长,特朗普政府将放松管制、削减税收摆在首位。在经济领域,特朗普的民调仍然高于拜登,而拜登则在其他一些问题的民调上处于领先。

特朗普质疑气候变化的科学性,他的政策重点是提高煤炭、石油和天然气的产量,而不是减少这些化石燃料带来的温室气体排放。

特朗普竞选活动发言人考特尼·帕雷拉(Courtney Parella)说:“拜登的绿色新政激进版有可能破坏就业,增加税收,并严重增加美国对外国能源的依赖。”

虽然拜登的计划在许多方面都需要国会立法,但分析人士表示,他可以通过行政机构和行政命令推动重大变革。

在交通方面,他将加大对消费者购买电动车的补贴力度,对购买电动车、混合动力车或氢燃料电池车的消费者提供退税服务。他将投资50万个新的充电站,推动联邦政府大量购买电动车或混合动力车,在每个人口超过10万的城市建立零排放的公共交通系统。虽然他没有像加州那样提议淘汰所有燃气汽车,但他设定了一个目标,即到2030年,所有美国制造的公交车都将实现零排放。

虽然美国过去曾尝试过利用税收减免来吸引消费者,但迄今为止,美国在吸引消费者购买电动汽车方面取得的成功十分有限。

拜登认为需求增加将使美国能够挑战中国在电池市场的主导地位,他也同时计划增加支出,支持美国的电池研究,这对电动汽车以及风能和太阳能发电都有帮助。

为了给所有这些车辆提供零排放的电力,拜登提出了清洁能源标准,要求到2035年,发电厂不再排放二氧化碳。许多电力公司最近已经承诺终止这些排放。拜登要求将把这些承诺编入法律,其时限也将提前5至15年,纳税人则将通过宽泛的税收减免和其他激励措施为过渡提供资金。

在风能和太阳能发电的发展中,电力输送瓶颈是最大的障碍之一。拜登承诺建立国家电网,采取行动减少联邦批准上的繁文缛节,帮助公用事业公司支付增加发电量的费用。但他既没有详细说明这些变化带来的成本是多少,也没有说如何支付这些费用。

分析师和商界领袖警告说,拜登的计划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包括在国会遭遇失败、能源价格可能上涨或电力供应中断等。

爱迪生电气协会是投资者所有公用事业的贸易集团,其首席顾问艾米丽·费舍尔(Emily Fisher)说,她对公用事业公司实现拜登的目标持乐观态度,但有些情况会给消费者带来风险。例如,许多公用事业公司可以预见如何减少80%的排放量,但需要目前尚未开发的技术来做更多的事情。费舍尔表示,如果在技术开发之前就启动100%减排的法律要求,成本可能会急剧上升。

选民将如何回应拜登的计划仍然是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特别是工会工人在最近的选举中已经偏向共和党,部分原因是担心民主党的环境政策对石油、天然气和煤炭企业意味着什么,而这些企业是工作岗位的重要来源。

拜登一直在争取这些工会支持——从7月开始,他的清洁能源计划在相当于21页的篇幅中32次提到工会。

拜登的气候顾问、国际电工兄弟会国际主席史蒂芬森(Lonnie Stephenson)去年反对了国会中一些民主党人的绿色新政气候计划,因为该计划有效禁止了使用部分能源。

史蒂芬森说:“有些人什么都不想改变,有些人想一夜之间翻天覆地,拜登刚好找到平衡点。”例如,他支持研究和开发先进的核电和碳捕获技术,来帮助核工业和煤炭工业。

史蒂芬森说:“我们知道变化即将到来,但你不必老提这件事。”

鲍勃·麦克纳利(Bob McNally)曾是前总统小布什的能源顾问,现在是一名私人顾问,他表示拜登的计划“并没有太强硬。到目前为止,拜登并不是简单粗暴说什么事情不能做、什么东西不能买。”但鲍勃同时警告说,拜登计划受欢迎时间可能不会很长:“一开始执行标准,反对声就会出现。”

 

(蒂莫西·普科(Timothy Puko),华尔街日报新闻撰稿人,报道主题包括能源政治、国会立法、行政部门的规则制定、游说、环境问题和影响美国的国际政策行动。本期译者:吴泽坤 海国图智研究院研究助理,本期校对:柯曼琪 海国图智研究院研究助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