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选孰胜 台湾困境依旧

来源:三策智库时间:2020-10-17

自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强势崛起,美国今正面临百年未有之变局,倘严格说起来,已有濒临“霸权兴废”关键节点之象。美国政治与国际关系,在特异非典的特朗普总统折腾四年之后,即将到来的美国总统大选,无疑将牵动世界权力格局,中美强权竞争,自然影响台湾对于未来图存发展的估算。

民主、共和两党总统候选人决策处事性格迥异,职涯历练截然不同,重大内政外交政策途径分歧,双方幕僚策士相识而不群,再逢肆虐全境疫情、社经秩序危殆、中国强力追赶等多重挑战,何人胜选执政,影响可谓大矣。

距离美国大选投票日仅剩三周,综合民调显示现任特朗普居于下风,民主党拜登普选票保持领先,然竞争激烈摇摆州之选举人团票数以及最后胜负,仍未明朗。复由于通讯投票比例增加,投开票过程有无争议,益增不确定因素。

特朗普倘获连任,即使“让美国再次伟大”的国际外交与内政经济总方针不变,我们仍需考虑:美国对中政策是否有何种幅度的战术调整,国安团队意识形态反中鹰派将否续任,“中共不等于中国”的倡议是否不再,特朗普视台湾为激怒北京利器的思维变化,华府近两年来挺台力道是否趋缓而回归从严的框架,以及特朗普将否考虑卸任后家族生意与中国工厂及市场的关系。

拜登如果胜选,美国料将有“拨乱反正”且需相当时日之对外政策总检讨。奥巴马政府“校友会”即使班师回朝,经历四年中美“战略互疑”洗礼的传统建制派,回顾“亚洲再平衡”的视角,料当大异于前。我们必须估算:拜登政府“重修盟邦”、“再返群组”的可能途径与做法,有选择、有纪律、有原则的中美关系复位位,以及对“印太战略”如何调整步伐,对台湾的意义与可能冲击。

无论美国大选结果如何,中美战略长期竞争态势已成,过去在华府奠立的全球规范下,视北京为“负责任的利害关系者”的期待,已然一去不返。近来美国政策圈对于台海两岸政策,是否应从“战略模糊”调整为“战略清晰”的辩论正要展开,台湾当会受直接冲击,即使是被动因应,也需缜密思考而有基本态度。

但话说回来,台湾身处夹缝地位,面临双杀风险之结构困境仍将存在。华府将近半世纪的“一中政策”难以撼动,对“台美关系”的提升仍将存有封顶功能;美国贸易代表署对于“台美自由贸易”相关协议,仍将维持重重关卡;五角大厦持续透过军售决定,对台强烈建议美国视角的“不对称建军”与整体防卫构想,增加预算比例,以及完善兵役制度与提升后备动员能量,仍将笼罩在大直上空。

美选结果,牵动国际权力结构,影响巨大,岂容忽视?然而无论特朗普连任或是拜登胜选,美国对台湾的支持限度与政策要求,依然存在;大陆对台湾的政治与军事压力,也依然存在。美选结果,与我何干?


(作者黄介正是台湾淡江大学战略研究所副教授,战略暨兵棋研究协会理事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