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诺贝尔和平奖背后的故事

来源:欧亚系统科学研究会时间:2020-10-17

ESSRA按语:

当下,2020诺奖的授予情况,是人们关注的话题,尤其是和平奖的获奖者。因为这一次,没有颁发给政治人物,而是一个机构,很大的一个机构,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WFP)。

对此,挪威诺贝尔委员会主席Berit Reiss Andersen说,该机构“因其消除饥饿的努力,为改善受冲突影响地区的和平条件所作的贡献,以及在不让饥饿作为武器而引向战争和冲突上,其推动力受到承认。”她强调指出,联合国这个机构的工作,不仅通过帮助社区在增强社区恢复力和可持续性方面发挥了很好的作用,让饥饿的人们得以生存。而且,在COVID-19大流行的危机下,更凸显了全球粮食危机,她说,“这一年内可能有2.65亿人正在挨饿”。

和平奖授予WFP这件事,在当前背景下,至少具有以下几点积极性意义。

其一,充分发挥联合国在世界事务中的作用,是包括中国在内的大多数国家的共识,这种共识正受到来自某些国家的挑战。这一事件,则强化了前者的立场。

而且,下面正文的小故事,正是来自发出挑战的那个国家。

其二,中国在扶贫上做的大量工作和明显成效,与WFP是同一方向上的行动,在基本理念上具有共同性。因此,WFP获奖一事有利于世界认识和理解中国已经从事,并正在从事的工作,它们都紧紧围绕改善人们最基本的生存权利和条件。

前不久,我研究会撰文赞誉著名国际援助专家、国内扶贫专家李小云的情怀和行动,也充分阐述了这一点。

其三,著名管理学家德鲁克强调指出,“要做正确的事情,要正确地做事情( Do right things,and do things right)”。这次诺贝尔和平奖做了一次正确的事情,希望他们能继续这样做。

下文中的小故事,是我会常务理事高剑波教授团队翻译的。故事很平常,犹如世界大洋中泛起的一滴小小浪花。然而,系统科学告诉我们,水珠虽小,透过它却可领悟到整体性景观。因此,不妨一读。

 


2020年诺贝尔和平奖背后的故事
——叮:你有一份来自加利福尼亚奥克兰的免费午餐,请查收

记录人:Adela Karliner(2020/07/07)

楼上的朋友安吉拉(Angela)向我传达了一条信息:6月29日至7月31日,世界中央厨房(the World Central Kitchen)将在每周一、二、四和周五的上午11点向加利福尼亚州奥克兰的所有人免费提供午餐,发放地为第八大街310号。

安吉拉告诉我,要帮助那些不能长时间排队的老年人;她建议从早上七点开始分发餐券。市民领取票券后,可以凭票至配送中心获取相应实物。我认为这是照顾老年人的绝妙主意。否则,当天气闷热、烈日炎炎时,排长队对老人来说实在是难承其重,所以我由衷地赞扬了她。

第八街?它距离我所居住的加利福尼亚州奥克兰唐人街第十街仅两个街区之遥。我——一位年迈的女士,可以下楼步行过去。由于新冠肺炎疫情(Covid-19)大爆发,我每天都呆在家里,一个人烹饪,一个人吃饭。这样的情形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最初的新鲜感早已退却。我感到非常无趣,以至于嘴巴里快要淡出鸟来了。也许是时候换换口味了,去体验一顿出自他人之手的免费午餐。

我通常在早上五点左右起床并开始工作。7月6日,星期一,我戴上口罩下了楼,打算一探究竟。

行至第九大街,我看到两名亚裔妇女站在310大楼外的第八大街上。他们看到我走过去,立即给了我一张黄色的午餐券,上面写着:上午11: 10,49号。

我回到家,上网搜索了一下:世界中央厨房是由拉美人何塞·安德烈(Jose Andre)发起的免费厨房,他们欢迎志愿者和捐款。尽管这是一片善心,但老年人的笨拙可能会带来更多得不偿失的问题。我认为应该鼓励善行,所以我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准备了一份礼物。

上午11点10分,第八大街的拐角处摆放了一张摆满便当盒的桌子。之后,我作为第49个人,拿到了两个装有食物的黑色塑料盒。

回到家里,我打开了便当盒。盒饭分为三个部分:其中一部分含有黄色奶酪通心粉。第二部分是五彩斑斓的混合蔬菜:白色的花椰菜、绿色的西兰花,还有橙色的胡萝卜,不仅看起来清新美丽,尝起来也是清爽可口。第三部分是洋葱和甜椒炒的牛小排,香气扑鼻,令人食指大动。尽管牛小排有点筋道,但如果你花点时间耐心嚼嚼,就不是问题了。

午餐后,住在隔壁楼上的玛丽女士拿出一张白纸,要我签字。

“怎么了?”我问。

她的回答是:“牛小排太硬了!难为那些牙齿不好的人。”

“够了!我们怎么能抱怨免费提供给我们的食物?那太忘恩负义了!”我断然拒绝签上我的名字。

她解释说:“告诉他们出了什么问题,意味着给他们改善的机会。这对他们来说是好事。”

听了这话,我不得不承认她是对的。所以我顺从地在抗议单上签了字。

我已经决定第二天即星期二的一大早就去,但意外地得到了一张上午11:15的浅绿色15号票——你可以把它理解为每个人都有相同的想法;每个人都喜欢这些饭菜;很多人决定早点到那个地方领取午餐券。因此我决定把免费午餐留给那些比我更需要的人,自己在家做饭。

星期三,9月16日,大约上午11:30,门铃响了。在预防大流行病期间,我大部分时间都呆在家里,无聊至极,所以我立刻就冲过去开了门。

“您好,今年的9月和10月,我们将在每个星期一、三和星期五都给家里分发免费午餐,您需要吗?” 隔壁推着餐车的邻居面带微笑地问我。

啊,老人不用排队就可以享用免费午餐,真是个好主意!

注:世界粮食计划署荣获2020年诺贝尔和平奖,恭喜!他们理应得到这份荣誉和这笔钱!
 

本文翻译:高剑波团队;英文原稿请点击以下链接下载阅读。
Free Lunch in Oakland, California.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