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尔图诺夫:纳卡冲突的六点教训

来源:欧亚系统科学研究会时间:2020-10-16

针对阿塞拜疆与亚美尼亚之间的纳卡冲突近日再度爆发,俄罗斯国际事务委员会总干事安德烈·科尔图诺夫在该机构网站发表文章,总结了六点教训。现将该文翻译如下,供参考。文章观点不代表欧亚系统科学研究会立场。

第一,必须承认,南高加索地区的冲突升级是俄罗斯的一个重大失误。莫斯科对战争爆发的初步反应表明,俄罗斯情报部门忽视了阿塞拜疆为在卡拉巴赫发动新的战略进攻所作的长期准备。俄罗斯也可能长期低估了阿塞拜疆对欧安组织明斯克小组框架下多年毫无结果的谈判进程感到强烈不满的程度。尼科尔·帕希尼扬在埃里温上台后,亚美尼亚的立场并没有变得更加灵活。相反,作为一个相对缺乏经验的政治家,帕希尼扬公开宣布极端强硬的谈判立场,而他更成熟的前任们,例如谢尔日·萨尔基相,则试图避免这种立场。

第二,与今年7月和2016年4月卡拉巴赫边界上规模较小的夏季冲突不同,目前的冲突使恢复现状变得没有可能。无论正在展开的对抗的结果如何,各方都不可能回到原来的立场上来。俄罗斯所运用的传统方案——“让我们把问题留给后代们来解决”,已经不再有效。长期“冻结”冲突变得不太可能。这意味着需要寻找新的方案和新的解决办法。

第三,很显然,在南高加索地区的冲突中,出现了一个新的、非常活跃的但并不总是可预测的外部玩家——土耳其。在我们眼前,俄罗斯正在失去其作为亚美尼亚与阿塞拜疆冲突中的主要外部力量的地位。此前它可以单独维持两个高加索国家之间的力量平衡,并避免重新爆发敌对行动。无论人们如何评估埃尔多安在南高加索地区的目标,有一件事是明确的:即土耳其不会离开该地区。安卡拉正在成为该地区权力平衡中的一个恒定因素,即使假设土耳其尚未直接参与冲突(在这一问题上,交战双方的立场恰恰相反),但它在政治和道义上给予阿塞拜疆特别的支持。

第四,冲突再次表明,对俄罗斯安全的真正威胁不是来自西部方向,而是来自南部的不稳定——来自大高加索地区,从长远来看,可能还来自中亚。在南部,俄罗斯和西方国家的利益大体一致。这使得俄罗斯、法国和美国能够就卡拉巴赫局势迅速达成三方声明。出现了一种矛盾的局势——北约的两个主要成员国(美国和法国)与俄罗斯(北约的战略敌人)联合起来,以试图影响北约的另外一个主要成员国(土耳其)。

第五,南高加索地区的战争再度爆发,给包括俄罗斯在内的所有大国发出了一个明确的信号:在使用国际法基本原则(民族自决权和领土完整原则)时继续采用双重标准,不会带来任何好处。因此,这意味着需要就处理所有类似局势的通用办法达成一致意见。就这一极其敏感的问题达成一致意见将是非常困难的。但是,如果没有达成国际共识,类似于卡拉巴赫这样的局势,将在世界各地不可避免地增加。

第六,首先必须制止正在发生的流血事件。只有给阿塞拜疆方面提供令人信服的保证——还没有三十或五十年,纳戈尔诺-卡拉巴赫问题不会失去世界政治的重要性而不予解决,才能制止这种情况。欧安组织明斯克小组本应致力于寻求和平解决卡拉巴赫冲突的办法,但它必须比以往更加积极和坚持不懈地开展工作。否则,在阿塞拜疆,伊利哈姆·阿利耶夫将被视为一个失败者,并由此产生政治后果。同样,亚美尼亚必须准备根据“以土地换和平”的模式作出真正的让步。首先,这适用于阿塞拜疆的七个“缓冲”地区,而这些地区目前处于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当局的控制之下。

 

(翻译:李雯,欧亚系统科学研究会特聘副研究员)

 

文章来源:
Шесть уроков конфликтав Карабахе,https://russiancouncil.ru/analytics-and-comments/analytics/shest-urokov-konflikta-v-karabakh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