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常庆:吉尔吉斯斯坦动乱频发的深层次原因:靴子不合脚

来源:欧亚系统科学研究会时间:2020-10-15

最近因议会选举吉尔吉斯斯坦国内政局发生剧烈动荡,议长、总理和一些州长辞职,总统命运尚属悬念,国内已经出现无政府状态。这是吉继2005年和2010年两次政权非正常更迭后再次出现政局剧烈动荡。迄今国内已经有不少专家学者对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作了分析,笔者认为,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很多,除与选举因素有关外,有些深层次原因不能忽视。

一、靴子不合脚是重要原因之一

所谓“靴子不合脚”,是指现行政体和制度不符合国情,盲目引进“西式民主”,再就是政体由总统制改为议会制带来的问题。这一切都是形成当前局面的深层次原因。

吉国是由南部3个部族和北部4个部族组成的国家,南北地区在历史上和独立后始终存在矛盾。该国政治生态的突出特点之一是部族和地区利益高于国家利益,部族长老的说辞往往高于地区领导人的决定。政党的形成多带有地区性和部族性,进入国家领导层的人常常受地区、部族形成的利益集团的左右。如果领导人采用合适的调解南北矛盾的举措,通常是维持利益平衡,国家在一定时期内尚能维持基本稳定,一旦出现利益平衡被破坏,就可能寻找各种借口,对国家政权发难,导致国家动荡。

除上述国情外,苏联戈尔巴乔夫时期大肆宣扬西方的“意识形态多元化”和西式“民主自由”,在全苏引起混乱,在“民主”口号掩盖下很多地区出现无政府主义。吉尔吉斯斯坦是受影响较为严重的地区之一。吉独立后阿卡耶夫任总统达15年之久,此人是戈尔巴乔夫的忠实追随者,在国内大肆推行“西式民主”,被西方称为“民主斗士”。阿卡耶夫对此洋洋自得。其实,吉国内已经无政府主义思潮泛滥,民众只要对某件事情不满就会聚众闹事,甚至南北流串,冲击政府。

阿卡耶夫对国家管理宽松程度甚至超过西方。以组建政党为例。国家10人以上就可以组建政党,这个规定延续到以后,结果在这个人口只有650万人的国家竟拥有280多个政党,参加本次选举的政党就有16个之多。政党虽多,却没有一个政党能获得国内50%以上的选民的支持。

领导人执政理念受西方影响,对本身担任的职务缺乏责任感。无论是在2005事件前后,还是在本次国家动荡时刻,人们看到的国家领导人考虑更多的是自己的利益。在反对派刚一冲击总统府,他们或跑到国外躲起来或很快宣布辞职。在反对派冲击总统府和议会时,合法总统拒绝用合法手段维护合法政权和法律尊严,如此不作为甚至不如西方国家领导人。吉2005年、2010年和2020年政局发生三次重大动荡,其重要原因在于民众对民主的误读和领导人的执政能力不强。

“靴子不合脚”必常摔跤,这与2010年6月吉由总统制改为议会制不无关系。很难说总统制或议会制孰好孰坏,世界上分别采用这两种政体的国家都不少,关键在于是否符合本国国情。如上述,吉政党众多,自2010年6月采用议会制以来,由于国内缺乏一个能赢得多数民众支持的大党,多年来不得不组成多党联合政府。这种政府极不稳定,多党联盟政府中只要有一党不赞同政府施政主张,退出执政联盟,政府就要垮台。自2010年12月至2020年6月已经换了八届政府,近三年就换了三届,每位政府总理任期都不长,有的不到一年,最长不超过三年。吉政府如此短命,缺乏权威性,很难实现国家长期治理目标,造成这个人口不多、山川秀丽的国家始终处于贫困状态。各级领导人自知任期有限,在任期内能捞就捞,造成吉政坛腐败严重。

吉对西方膜拜给西方各种敌对势力进入吉提供了机会。2005年前后,吉国内拥有各种非政府组织9000多个,其中不少得到西方支持,鼓吹国家西化。在2005年吉动乱中拿西方钱的非政府组织发挥了很大的作用。有报道说,2020年这次动乱也有西方的幕后支持,希望借吉动乱打击俄罗斯、欧亚经济联盟和上海合作组织。

吉改行议会制后,被一些人说是代表中亚国家政治体制改革的方向。实际上,吉当年选择议会制是为解决南北矛盾做出的妥协。吉改行议会制后,政府执行能力明显减弱,政府频繁更迭,造成国家经济长期发展缓慢,人民生活没有提高。这种议会制对吉似表现为水土不服,靴子明显不合脚。吉改制并未为中亚国家树立民主标杆,相反使中亚其他国家看到照搬别国模式的弊端,反而进一步强化了总统制。

二、经济长期发展缓慢导致民众不满

吉面积19万平方公里,人口650 万,国内有好山好水,自然禀赋不差,但独立28年来,经济发展缓慢,2018年吉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只有1281美元,在中亚国家中仅略高于塔吉克斯坦,与其他几国的差距在逐渐拉大。1990年时,吉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为609美元,2018年同期哈萨克斯坦1647 美元,相差2.7倍,28年后的2018年,哈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已达到9815美元,而吉只有1281美元,差距达7.6倍。如果吉按年均4%的增长率计算,52年后才能赶上哈2018年的水平。

吉与另一个邻国中国相比经济发展差距也相当大。1990年中国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只有344美元,还不如吉。然而到了2018年,中国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已经达到9770 美元。吉与乌兹别克斯坦这个邻国相比,经济发展也落后。1990年吉人均国内生产总值609美元,乌为661美元,两国相差不大。2018年乌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为1724美元,两国相差1.3倍。

吉经济原本发展就不快,国内几次重大动荡使经济发展明显受挫。动荡的2005年,吉经济增长率较上年下降0.8%,2006年受到的影响仍在,只增长3.1%。2010年动荡使这一年经济下降了0.47%。这次动荡连同受新冠疫情影响,经济将呈现很大的负增长。吉每次动荡都出现本国和外资企业受到攻击的情况。2005年,中国在吉企业受损严重,几年后才恢复前往投资的信心。今年这次动荡也出现攻击和抢劫企业包括外资企业的事件。哈萨克斯坦有些企业已经关闭或撤离。吉本身资金就短缺,靠外援和引资发展经济。国内政局动荡直接影响吸引外资效率。国家财政紧张,无力偿还到期外债,也影响本国信誉。国家经济困难对改善民生影响严重。国内失业率在20%,大批年轻人不能就业,很容易被极端势力利用,从事反当局活动或参与恐怖活动。年轻人仍是今年吉动荡的主力就表明,经济不好,空喊“民主自由”,无法解决国内多年来存在的严重的经济和社会问题。而政府频繁更换,其成员各怀心思,执行能力不强,很难将经济搞上去。对比它的四个邻国:哈、中、乌、塔的政体和政府执政能力,吉即使本次国内危机能过去,这类事件恐怕也还会重演。正如塔吉克斯坦政界人士乌斯蒙佐达所言:“吉民主与中亚人民的心态不符,议会制没有产生良好的效果。‘革命’永远不会结束”。

靴子不合脚会不断摔跤。解决办法有两个:一个是重新选择合脚的靴子;另一个是认真修理靴子,去掉卡脚的部分,而不要削足适履。哪种靴子最适合自己,只有吉自己通过实践才能找到。
 

(作者:赵常庆,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欧亚社会发展研究所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