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对纳卡冲突 俄罗斯“无心”还是“无力”

来源:欧亚系统科学研究会时间:2020-10-14

三天前,在俄罗斯的斡旋下,纳卡冲突双方阿塞拜疆与亚美尼亚在莫斯科进行了长达10个小时的谈判,并最终达成停火及交换战俘协议。但与俄方半个月来费劲心力的捏合相比,阿亚双方破坏这一来之不易的协议却仅仅用了几分钟时间。我们如何看待俄罗斯在此次纳卡冲突中的调停作用,俄方究竟是“无心”还是“无力”呢?

为何会开第一枪

上个月27日纳卡冲突爆发后,阿亚双方各执一词,均指责对方首先发动了袭击,关于事件的真实起因外界也是众说纷纭。战争升级到这个阶段,追究谁先开了第一枪似乎已经没有意义,但我们通过分析为何会开第一枪,不难发现俄罗斯的无奈。

纳卡是历史遗留问题。如果维持现状,显然对亚美尼亚有利,但对一直坚称纳卡是自己国土的阿塞拜疆却并不如意,而要改变这一现状,尤其是在欧安组织明斯克小组“维持现状”的思路下,军事手段是唯一有效途径,对此阿塞拜疆总统阿利耶夫心知肚明。那为何在2016年的“四日战争”后,沉寂了近4年后纳卡地区此时又爆发冲突呢?

一方面,新冠疫情导致的国际能源价格持续走低对依赖能源出口的阿塞拜疆经济打击不小,而纳卡冲突升级有助于阿利耶夫转移国内矛盾,这一招数在国际政治中已经并不新鲜,但关键是屡试不爽。另一方面,曾经的苏联及今天的俄罗斯,一直都是南高加索地区的稳定剂,但正如同所有化学实验一样,当稳定剂的剂量减少,其作用也就会大打折扣。当前,俄综合国力不足,无法支撑长久的境外用兵,而中东地区大国土耳其正是瞅准了这一时机,在叙利亚、利比亚不惜与俄罗斯兵戎相见。显然,作为阿塞拜疆背后支持者的土耳其将这一观念深深植入了阿利耶夫的心中。

战略要冲 岂能“无心”

如前文所述,维持南高加索地区局势稳定符合俄罗斯当前利益。27日的冲突爆发后,俄总统普京就与亚美尼亚总理帕希尼扬就纳卡局势通电话并呼吁各方尽快停火。也正是在俄方的不懈努力下,才最终使阿亚两国外长在莫斯科坐到了一起,但事态的发展却不如俄方预期。

亚美尼亚国防部发言人奥万尼相11日表示,由于纳卡冲突各方未能履行停火协议,此前在莫斯科达成的旨在交换俘虏和阵亡士兵尸体的计划宣告失败。12日,俄外长拉夫罗夫在与到访的亚美尼亚外长姆纳察卡尼扬举行会谈时表情异常严肃,从中不难看出,俄方对阿亚两国瞬间撕毁自己主导的停火协议颇为不满。

不满归不满,调停还得继续,否则俄有陷入南高加索战争泥沼的危险。

当前阿亚冲突已经造成双方严重战损,而对综合国力明显弱于对方的亚美尼亚,冲突造成的伤亡更是已经难以承受。亚美尼亚在战事不利的情况下,试图以集体安全条约成员国身份拉俄罗斯下水。阿利耶夫曾指出,亚美尼亚正试图将纳卡冲突国际化,拉集体安全条约组织和欧洲国家参与其中。

对俄而言,亚美尼亚的是集体安全条约组织成员不假,俄也不能坐视亚被拥有明显军事优势的土耳其、阿塞拜疆“欺压”,但俄方显然不愿被亚方裹挟其中。

俄总统普京本月7日明确表示,鉴于阿亚双方军事行动并非在亚美尼亚境内进行,集体安全条约组织暂不需要介入。这一表态并不能说明其对阿亚冲突置之不理,相反,俄方的表态背后有深意——如果亚美尼亚本土遭到攻击,俄方就有理由随时军事介入,这也是警告阿塞拜疆尤其是背后的土耳其,不要将战事继续升级。

静观其变 绝非“无力”

没有人会真的质疑俄罗斯的军事实力及为维护自身利益而使用军事手段的决心,这一点从美国多年的忌惮及日本在“北方四岛”问题上频频摩拳擦掌却不敢越雷池一步就可见一斑。

从地理位置上说,不同于叙利亚甚至更远的利比亚,南高加索地区与俄罗斯本土相连,俄方军事力量通过陆路进入该地区非常方便,如果考虑到苏联时期内在联系及两次车臣战争等因素,俄军对该地区可谓“轻车熟路”。今年7月阿亚边境小规模冲突发生后,俄西部、南部军区曾紧急举行大规模军演,当时参演兵力超过15万,俄黑海舰队及空天军数百架战机参加,威慑意义明显。此次纳卡冲突爆发后,有俄媒报道称,俄已在靠近阿塞拜疆的区域集结了10万军队及超过60架战机,包括性能先进的苏-35、苏-30SM和图-22M3“逆火”轰炸机等。可以说,俄军已枕戈待旦,而上述军事力量足以左右南高加索地区的战局走向。此外,俄在南高加索及周边地区的“盟友”也频频施压,包括伊朗已经向埃里温派遣装甲部队及俄罗斯与埃及将于年内举行的旨在牵制土耳其的首次联合军演等。

俄方目前仍采取克制态度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一是当前纳卡局势仍未失控,阿亚双方的军事争夺仍是为自己积累谈判筹码;二是美西方军事力量暂未介入南高加索这一传统战略要冲;三是在2018开始亚美尼亚出现排俄倾向后纳卡冲突有助于亚方意识到试图脱离俄罗斯是不可行的,在这方面白俄罗斯总统卢卡申科已经是一个鲜活的教训。

妥协与停火

我们再回到10日阿亚双方在莫斯科达成的停火协议。该协议仅规定了双方短暂停火用以交换战俘但并未明确停火的具体条件及利益划分,俄方希望在执行停火协议的背景下,阿亚双方能够回到1994年欧洲安全组织明斯克小组框架协议,但阿塞拜疆却有着自己的考量。

本月7日,阿利耶夫曾表示,纳卡地区的激烈军事冲突结束后,阿塞拜疆将重返与亚美尼亚的谈判,但土耳其有权参加。俄方并不希望土耳其参与其中,这不仅是当前谈判的分歧所在,也是下一步各方争夺的焦点。悲观一点预测,如果“代理人”战争背后的各方势力不能妥协,纳卡地区则难以实现真正意义上的停火。

 

(作者:刘军明,欧亚系统科学研究会特聘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