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政府增发国债:利弊如何

来源:欧亚系统科学研究会时间:2020-10-12

新冠疫情发生以来,为应对疫情及支持经济和民生,俄罗斯政府动用了大量预算资金,导致预算收支失衡加剧,为此计划增发国债,用以弥补预算收支差额。俄罗斯普列汉诺夫经济大学副教授叶莲娜·沃隆科娃近日在“侧面”网站发表文章,对俄政府债务政策的变化、动机及影响进行了简要分析,现编译该文,供研究参考。文章观点不代表欧亚系统科学研究会立场。

为克服COVID-19大流行造成的经济危机,俄罗斯政府计划增发国债。根据联邦预算草案,到2023年底,俄罗斯国债总额将达到28.3万亿卢布(占GDP的21.3%),而2019年国债规模仅为13.6万亿卢布(占GDP的12.3%)。财政部长安东·西卢安诺夫曾指出,国债规模达到GDP的20%是“无害的”,但他也认为继续增加国债规模并不合适。只是在当前情况下,政府几乎没有其他办法来弥补预算赤字。

 

俄罗斯国债规模处在安全区间

即便增加国债规模,俄罗斯仍将是世界上国债规模最低的国家之一。俄政府将优先考虑举借内债,内债的服务成本相对较低,未来三年外债规模将固定在5.1-5.3万亿卢布之间。

俄政府对外债规模的增加较为敏感,这是因为主权债务是政府金融体系的主要系统性风险之一。国际金融机构、学者和独立专家都认为,超过国家借款的安全门槛可能成为经济可持续发展的障碍。

在某些情况下,债务规模的增加非常危险。1998年8月俄罗斯经历过这样的危机,当时国库无力偿还内债——国家短期债券(GKO),并宣布违约。

但是,对所有国家来说,借债都是一种正常现象,而且许多国家早就超过了“安全”的借贷额度。目前有50多个国家的公共债务超过GDP的70%,近20个国家的公共债务达到占GDP的100%。

发达经济体债务规模最高,发展中国家的债务/国内生产总值的比率约为发达国家相应指标的三分之二。但是,情况并非一成不变,新兴市场国家过去十年的特点是,公共债务的年均平均增长速度最快,平均增幅为GDP的7个百分点。

美国一直在“债务”竞赛中保持领先地位。今天美国的债务总额已超过其产出,预计到2023年将达到GDP的117%。

在这种背景下,即使考虑到债务的增长,俄罗斯联邦的公共债务水平似乎也不会对金融体系和经济构成特殊威胁。出于客观原因尤其是地缘政治因素,俄罗斯将主要依靠本国的金融资源。

 

内债逐年增加

自2011年以来,俄政府内债增长了3.9倍。在此期间,外债仅增加了30%。此外,超过70%的债务是以债券形式存在,其期限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延长至2047年。

鉴于疫情背景下支持经济的巨额支出,俄罗斯金融市场将继续是弥补预算支出的主要资金来源之一。收支差额可能突然发生。根据俄罗斯联邦审计院的数据,今年前6个月医疗保健支出(6550亿卢布)翻了一番,地方转移支付(1.4万亿卢布)增长了1.6倍,反危机措施使国库减少了1.2万亿卢布。

同时,联邦预算收入减少。由于出口减少和石油价格下跌,收入减少了近1万亿卢布。1-9月,俄罗斯联邦海关局向政府预算划拨了3.217万亿卢布,而去年同期为4.177万亿卢布。

对今天的俄罗斯来说,借债不是问题。俄罗斯拥有强大的金融“安全垫”。国际储备总额约为6000亿美元,数倍于当前的国债水平。俄罗斯的这一指标处于世界领先水平。近年来俄罗斯国际储备的货币结构日益多样化,并且货币黄金所占的比重增加了近20%。

 

公司债务风险不容低估

俄罗斯的内债——联邦债券规模相当于外债的4倍,对其结构的评估不可一概而论。一方面,外部因素所造成的信贷风险确实较低。另一方面,国内金融潜力有限,缺乏外国投资及现有的失衡状况正阻碍国内经济的发展。自2014年年底以来,外国投资规模持续下降。过去一年,资本外流规模增加了74%。

俄罗斯的非金融经济部门有其自身的问题。俄罗斯公司的内外债虽然在逐渐减少,但仍占GDP的54%。考虑到俄政府在经济中所占比重过高,国际债权人认为俄公司债务相当于主权债务。2008-2009年危机增强了人们的这一判断,当时政府为避免大公司被外国投资者所控制,被迫花费数十亿美元偿还大公司的外债。

但是国内借债并不是补充预算的最可靠来源。今年春天,受卢布贬值影响,俄罗斯有价证券对外国投资者失去了吸引力。国内投资者的兴趣也不稳定。10月7日,财政部配售了2045年到期的3457亿卢布的联邦债务债券,供不应求,但8月份的两次拍卖(分别在8月12日和19日)先后失败。

不要认为历史不会重演,卢布还会继续贬值,经济正处于艰难时期,私人投资者和银行用于投资联邦债券的闲散资金越来越少。因此,政府希望通过增加国内债务来弥补预算“漏洞”的希望可能落空。

(编译:薛析,欧亚系统科学研究会特聘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