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大选的至暗时刻

来源:海国图智研究院 时间:2020-10-12

原标题:This is the worst nightmare for the Trump campaign

来源:POLITICO

内容摘要:对“十月奇迹”免疫的特朗普突然遭遇足以改变大选局势的坏消息——他感染了新冠病毒。

 

近来的总统竞选中,唐纳德·特朗普已竭尽所能,试图将舆论的关注点从他应对新冠疫情的处理上移开。

然而,现在他自己也被感染了,因而已不再可能转移公众的注意力——在选举前的倒数第32天。他被确诊一事使对他处理疫情手段的争议转化为了彻底的质疑,并在这一严重的疫情中,以最直截了当的方式聚焦了公众的注意力,降低了他争取连任的胜算。

曾被认为似乎对“十月惊奇”(October surprises)免疫的特朗普突然遭遇了这个以足以改变大选局势的坏消息。“这场总统大选已经结束了,”华盛顿民主党策略师安德鲁·费尔德曼(Andrew Feldman)说,“这是特朗普在竞选中得到的最糟糕的噩耗。”

实际上,在周五早些时候,特朗普公布他的新冠核酸检测呈阳性时的声明中就提到,他本人将立即退出现场竞选活动。不过他并没有详细说明将在多长时间内缺席现场竞选活动。特朗普的医生肖恩·康利(Sean Conley)在一份备忘录中说,“第一夫人”梅拉尼娅·特朗普(Melania Trump)的检测结果也呈阳性,“他们计划在康复期间留在白宫。”此外,白宫取消了特朗普的行程安排中原定于周五晚在佛罗里达州举行的一场竞选集会。

可以预见,特朗普将在一段时间内无法举行任何大规模的现场竞选集会了,因为这种集会无疑参加人数众多,且需要候选人亲自到场。现在,就连原定于10月15日进行的第二次总统电视辩论能否举办,都要打上一个巨大的问号(译者注,第二场辩论已取消)。特朗普确诊一事还将导致需要对下周副总统辩论参与者进行更为严格的健康检查。

总统辩论委员会的官员拒绝对总统确诊于接下来电视辩论安排的影响作出评论。三场总统辩论中的第二场原定于10月15日在迈阿密举行。

对于特朗普而言,更重要的问题在于,现在他也感染了新冠病毒。这将使他几乎不可能将公众注意力从他需要承担的重大政治责任上转移开了。美国各界人士都反对特朗普对新冠疫情的处理方式。电视新闻将对此进行全面报道,而不是反过来去报道特朗普的最高法院法官提名者艾米·康尼·巴雷特(Amy Coney Barrett)、邮寄投票事件或特朗普最近的其他行为。

对于已在民调中落后的候选人来说,以这样的方式完成竞选活动是很危险的。特朗普确诊一事,以最直截了当的方式,公开打脸了他此前有关该病毒的大量言论——从他对羟氯喹的迷信到有关新冠疫苗的狂妄发言,以及他将新冠病毒视为一种“几乎没有影响的疾病”的不屑态度。

就在本周,在第一次总统电视辩论中,特朗普嘲笑拜登戴着口罩,并说:“每次见到他时,他总是戴着口罩。”特朗普宣布自己确诊新冠肺炎,使共和党缓和了之前对拜登减少公共场合露面并隐居在特拉华州家中做法的持续批评。此前,共和党认为拜登的谨慎出行主要是为了保护自己免遭公众舆论审视,而特朗普确诊一事显然使共和党的指控变得苍白无力。

一位曾在白宫为里根和布什总统工作的共和党竞选顾问预测,特朗普的病将被视为对“拜登是出于预防原因而躲藏在家中”辩护的证实,而不是像共和党人所坚称的那样,是“痴呆症发作”。

一直批评特朗普的共和党政治策略师罗布·斯图兹曼(Rob Stutzman)将特朗普的确诊描述为对特朗普竞选活动的“毁灭性打击”,“他草率地对待新冠病毒,最终自食苦果。”

目前,这一事件的全面政治影响尚不明朗。如果特朗普病情严重,那民主党人对他领导国家应对新冠病毒的质疑就会坐实,他苦心树立的强人形象也将毁于一旦。但如果身体上的症状不那么严重,他可能会因而继续轻视新冠肺炎的严重性。没想到,疾病居然使这位有史以来最为粗鄙野蛮的总统显得和普通人一样脆弱。

然而,无论上述两种情况中的哪一种成为现实,特朗普确诊的消息都会给白宫带来极大的压力。以神秘混乱的内部运作和对真相的瞒天过海著称的白宫必须尽力避免出现任何可能影响竞选活动或导致公众舆论危机的失误。

在特朗普的政治生涯里,今天这样的时刻让他本人都难以确定连任道路的未来。白宫中的一些助理急切地希望总统在电视上向全国发表讲话。

“人们目前在担心,他们想着‘现在怎么办?这意味着我们要在剩下的32天之内在这里做些什么呢?’,” 特朗普竞选高级官员说,“我不想说这让我们感到意外,因为我们早就考虑到了这样的风险。特朗普希望参加竞选并与他的人民共处,因此我们根据总统的意愿量身定制了竞选计划。尽管,目前的事态已然改变了我们原定的计划。”

四年前的十月,特朗普经历了《走进好莱坞》(Access Hollywood)录音带的发布以及奥巴马政府关于俄罗斯干预选举的指控。这些事件带来的影响被普遍高估了。

“每天都有些事情会使竞选活动雪上加霜,然而现在是看不到最终效果如何的,”民主党战略家,拜登前演讲撰稿人马修·利特曼(Mathew Littman)表示, “我希望特朗普身体健康,然后在竞选中输得很惨。特朗普已经在这场竞选中陷入了困境,且他没有什么办法来扭转这一局面。”

除此之外,特朗普的确诊还带来了潜在的卫生、国家安全和财政影响。它们将在竞选之外掀起波澜:一夜之间,国际金融市场便发生了大震荡。

“这是一次地缘政治事件,” 斯图兹曼说,“我们的敌人正在密切关注着事件走向。如果他的病情加重,那么混乱可能会加剧……任何有政治头脑、并对这一事件加以思考的美国人都应感到震撼。”

特朗普现年74岁,体重超标,因而发展为危重症的风险更高。但是康利在备忘录中说,特朗普和第一夫人“现在都很好”。医生们说,他康复的几率非常大。

总统外交政策的最高助理罗伯特·奥布赖恩(Robert O'Brien)在轻度感染新冠肺炎后,于8月返回白宫。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和巴西总统贾尔·博尔索纳罗(Jair Bolsonaro)同样被确诊新冠——尤其是巴西总统,和特朗普一样,在长期蔑视病毒严重性后却被确诊。

考虑到特朗普病情有可能继续恶化,两党的战略家讨论了特朗普连任或《第二十五条修正案》将带来的潜在影响。根据这一修正案,如果特朗普在医治过程中失去行为能力,总统权力将暂时移交给副总统迈克·彭斯。

今日,总统透露自己在感染了冠状病毒后数小时内,副总统彭斯便进行了检测,其结果呈阴性。

一位共和党策略师在今日早些时候发送的短信中开玩笑说,白宫应该“将彭斯放在那些巨大的塑料气球中”,并在文本后附了一张人在气球当中的图片。

对于拜登来说,特朗普确诊一事将使总统对疫情的处理成为社会关注点,这是一笔政治财富。一位民主党战略家表示,如果特朗普被隔离在白宫,拜登将从“举国只有一个候选人的竞选”中受益。

但是拜登还可能不得不谨慎行事,以免显得麻木不仁。很难想象他会在本周的辩论中重复他在特朗普身上提出的个人批评,例如,他曾说除非特朗普“变得更聪明、更快”,否则会有更多人死于新冠肺炎。

拜登发言人没有立即回应置评请求。但是这位前任副总统在星期五早上发推特说:“我和吉尔已经向特朗普总统和第一夫人梅拉尼娅·特朗普发出了我们的问候,希望它们迅速康复。我们将继续为总统及其家人的健康和安全祈祷。”

 

(作者:大卫·塞德斯(DAVID SIDERS)和查理· 马赫斯蒂安(CHARLIE MAHTESIAN),均为美国政治新闻网资深专栏作家。本期译者:邬弘扬 海国图智研究院研究助理,本期校对:贺钰燕 海国图智研究院研究助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