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行政令禁用TikTok:浅析国家安全的政治话术

来源:海国图智研究院时间:2020-10-10

导读

透过国际关系理论中后结构主义的视角,特朗普政府针对TikTok以“国家安全”为由的行政禁令,并无充分理由和事实依据,本质是一种政治话术。尽管联邦政府扩大权力的野心、利益集团的纷争都有可能助力了这场政治表演,但为总统大选造势很可能是特朗普政府的主要动机。将“国家安全”作为政治手段,或引发新的安全困境。

美国总统特朗普以“国家安全”为由签署行政命令,宣布禁止美国人与TikTok和微信“进行相关交易”。尽管禁令在即将生效之际被美国法院紧急叫停,有中国血统的科技公司在美国市场的命运,仍然扑朔迷离。针对TikTok以“国家安全”为由的行政禁令,究竟有无合理根据?本文将解析“国家安全”概念,探究TikTok事件背后的深层次动机,反思“国家安全”作为政治话术的影响。

 

(一) 理论之争:威胁国家安全是客观事实,还是政治话术?

根据传统国际关系理论——特别是现实主义,“国家安全”是各国权力博弈、争夺相对优势的最终目标。国家之上没有绝对的合法权威,也没有可以被强制执行的规则,任一国家都永久处在“自然状态”(state of nature),即“所有人对所有人的战争”的无序状态中。国家必须为自己的安全负责。于是,安全研究这一国际关系学的分支,则专门研究在无世界政府的前提下,国家该如何日常化(regularize)国家安全的竞争,使得这无休无止的竞争没那么芒刺在背。

然而,后结构主义一派的学者质疑,“国家安全”这一概念本身没有任何特定的所指对象。作为政治话术的“国家安全”,只是将某一议题从一般政策议题里的剥离出来,经由官方与大众媒体的渲染,才变成了一个“国家安全”问题,这一过程被称为安全化(securitization),安全化是有时间维度的进程。美国以“国家安全”为由打压华为是典型案例,Newcastle University大学的博士后研究员Andrew Stephen Campion曾指出,美国对于华为的恶意打击,与十余年前对于中国海洋石油的打击几乎如出一辙,都基于对关键基础设施控制权的着重强调、对中国挑战已有世界秩序的形象刻画。

(二) 禁用TikTok并无事实依据,印证“国家安全”威胁论的政治话术本质

那么, 哪一种理论,更能解释特朗普政府禁用TikTok的行政令呢?

先看禁用TikTok的逻辑推演。对国家安全的担忧,主要集中在TikTok收集的大量个人数据上:这些数据会不会被中国政府用于情报活动或舆论操控?

美国智库Centre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的学者James Andrew Lewis认为,这一担忧经不住推敲。以年轻人为主要受众的个人数据并无多少情报价值,也不太可能输出中国官方的意识形态。诚然,个人数据的收集意味着隐私和内容安全等风险。但是,与将作为国家通信基础设施的5G技术,或者作为重要能源供给的石油资源不同,将这些风险上升到国家安全的层面,需要一些“想象”。

另外,这些风险亦不是TikTok所独有的,是一个根深蒂固的平台治理难题,若想有效管理风险,必须建立完整、统一的监管体系,单是禁用TikTok无济于事。

再看禁用TikTok的事实依据。美国海外投资委员会(Committee on Foreign Investment in the United States,CFIUS)负责调查一切外国对美投资是否可能威胁美国国家安全。早在2019年,CFIUS就因字节跳动公司收购musical.ly一案,展开对TikTok的调查。TikTok的起诉书中透露,CFIUS完全无视了公司积极提供的在美国独立运营、不受中国政府监管、保护用户数据和隐私的证据,并在审查结束之前中止了沟通,CFIUS凭过时的新闻报道而非事实证据,得出TikTok威胁美国国家安全的结论。

综上,TikTok事件中,“国家安全”威胁论本质是一种政治话术。特朗普政府禁用TikTok这一行为,体现了数据治理的日益地缘政治化。

 

(三) “国家安全”威胁论背后的动机

特定情况下,当“国家安全”被利用成为政治话术,那么该话术的政治目的是什么?针对这一问题,有三种不同的动机,可能共同作用,呈现了这一表演。

第一,这一政治话术是为了加强政府干预,扩大政府权力。当一个议题成为了“国家安全”的议题,政府能够绕过司法程序,直接作出并执行决策。保护“国家安全” 不是监管审查的最终目的,而是合理化更大监管与审查权力的修辞。TikTok事件与华为、中国海洋石油等先例相比,明显不同于以往立足于基础设施、战略物资供应的“国家安全”概念,是对“国家安全”的全新阐释,是对这一议题的政治化扩充。

第二,这一政治话术是为了加速中美科技脱钩,保护竞争优势。打压TikTok等有中国血统的科技公司,将为美国科技公司清扫竞争对手。一直有美国媒体猜测,脸书首席执行官扎克伯格与特朗普之间存在特殊关联,而扎克伯格在公开演讲和私下与白宫官员和议员会面时提出,TikTok对美国价值观和技术主导地位构成风险。因此,“国家安全” 威胁论亦可能来自于利益集团的推波助澜。

然而,以上两种解读本身,并不能解释TikTok行政令颁布的时机。这意味着第三种动机极有可能是主要动机:美国2020总统大选在即,“国家安全”这一政治话术助力煽动中美对抗情绪,为即将到来的选举造势或转移注意力,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特朗普将受益。据民意调查,TikTok行政禁令79%的支持者都是共和党人。

无论出于何种动机,将“国家安全”作为政治手段,很可能将对抗演变为自证的预言,或将演变成新的安全困境:当政治家将议题不断地“国家安全”化、地缘政治化,赋予其新的含义与规则,国家安全的竞争,就离日常化、稳定化的理想越来越遥远了。

 

(作者:段沣育)


参考文献:
[1] Bateman, J. and Lyu, J. (2020). “What is the  U.S. Ban on TikTok and WeChat All About?” Carnegie Endowment for International Peace. Accessed October 1, 2020.
https://carnegieendowment.org/2020/08/25/what-is-u.s.-ban-on-tiktok-and-wechat-all-about-pub-82566
[2] Kello, L. (2013). “The Meaning of the Cyber Revolution: Perils to Theory and Statecraft.” International Security 38 (2), pp. 7–40.
[3] Campion, A. S. (2020). “From CNOOC to Huawei: securitization, the China threat, and
critical infrastructure.” Asian Journal of Political Science 28 (1), 47-66
[4] Lewis, J.A. (2020). “How Scary is TikTok?” Centre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 Accessed October 1, 2020.
https://www.csis.org/analysis/how-scary-tiktok.
[5] Webster, G. (2020). “The Risks TikTok Poses Are Not at All Unique to TikTok.” Slate. Accessed October 1, 2020.
https://slate.com/technology/2020/08/tiktok-ban-microsoft-trump-china-risk.html.
[6] Lamert, L. (2020). “Could a TikTok shutdown cost Trump at the polls?” Fortune.
Accessed October 1, 2020.
https://fortune.com/2020/09/12/is-tiktok-getting-banned-trump-polls-young-voters-gen-z-2020-elec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