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江时代的两岸密使

来源:三策智库时间:2020-10-09


(1992年9月2日,曾永贤(左三)与张荣丰(左一)密访北京,其胞兄曾永安的女婿张辉武(右一)是两岸密使管道得以建立的关键牵线者。图片来源自张荣丰Facebook)

1992年9月初,北京正是金秋时节,北京西山军委招待所来了特殊的“台湾访客”。中共总政联络部长叶选宁,在他父亲叶剑英元帅的官邸,接待来自台湾的密使曾永贤。人称“叶老板”的叶选宁对首次抵京密访的曾永贤说道:“两岸问题在我们老一辈都在的时候比较好谈,如果你哥哥曾永安不要那么早过世就好了,两岸问题现在就你们兄弟来谈了!”

 

曾永安曾永贤 关键兄弟档

党政军人脉广泛的“叶老板”是90年代中共军方对台情报系统的领军人物,他提到的曾永安,在中共建政初期从日本前往北京发展,曾参与对日情报工作,与军方关系密切。曾永贤得以代表李登辉秘密访问北京,建立两岸最具权威性的密使沟通机制,正是叶选宁透过曾永安的女婿张辉武所搭建的特殊管道。

曾永安(曾化名曾子平)是曾永贤的胞兄,1930年苗栗第一公学校高等科毕业后前往日本留学,就读早稻田大学政治经济学部,曾加入日本共产党。1950年从日本前往中国。曾永安自认是“左派的民族主义者”,认为延安的共产党代表中国人民的利益。台裔日共党员曾永安后来成为日共与中共沟通的管道。

曾永贤生前在接受记者口述访谈中回忆,曾永安与同为苗栗客家的杨春松在留日期间,都是日共党员,与日共高层关系密切。二战结束后不久,他们兄弟曾商谈是否回台发展,他二哥不想回到国民政府统治的台湾,决意前往中共建立的新中国。后来,兄弟各奔前程,曾永安还曾协助日共中央总书记德田球一避居北京后留在天津发展,曾永贤则回到台湾,并加入台湾共产党。

 

叶选宁遗憾 本可你们来谈

1953年,德田球一病逝北京,两年“秘不发丧”,1955年9月13日,中共在太庙举行追悼会。毛泽东亲书“德田球一同志永垂不朽”追悼,举世瞩目。曾永安参与营救德田的行动,被中共视为“建国初期隐蔽战线在国外取得的重大胜利”。曾永安女婿张辉武曾赴台为密使管道“穿针引线”,叶选宁才会对曾永贤说:“如果你哥哥不要那么早过世,两岸问题现在就你们兄弟来谈了!”

担任两岸密使的前总统府国策顾问曾永贤。图片来源:王铭义

深受曾永安左派思潮影响的曾永贤,回台后加入台共,参与反政府活动,遭当局逮捕并安排到调查局情报系统任职,后来成为政大东亚所讲授共党课题的专家。早年介绍李登辉加入中共地下组织的吴克泰,返台探亲并前往翠山庄拜访李登辉,曾永贤专程陪吴克泰密访这位早年同为“左派进步青年”的老友。

台共曾永贤、日共曾永安,这对留学日本,后来在两岸各自发展的兄弟,因缘际会,在历史浪潮几番演变后,意外地搭起两岸密使管道,更为国共两党、两岸当局的秘密接触,谱写最关键的密使篇章。记者曾询问曾永贤何以不在回忆录谈密使内幕,曾永贤说:“两位老板(指李登辉、江泽民)都没说话,我们能说什么呢?”

 

通过一中 密使全面启动

1992年是两岸密使互动最关键时期。当年8月李登辉主持国统会并通过《关于“一个中国”的涵义》决议文,随即规划两会香港会谈,海基会副秘书长陈荣杰利用遣返任务,将决议文带往厦门,并和海协会商定后续议程;台湾采购F-16的游说行动也同时启动。最重要的是,曾永贤衔命密访北京,并就辜汪会谈、两岸参与APEC、军事采购等议题进行先期“政策对话”。

“李江时代”负责密使沟通任务的两岸国安幕僚,初期搭建管道之后,曾多次在港澳与东南亚会面,在北京会面则是特殊安排,当时中共领导体系仍是党政军“三头马车”。曾永贤与叶选宁执行任务,都必须和当时的“李办”主任苏志诚、“江办”主任曾庆红汇报,在邓小平交卸军委主席、杨尚昆交卸国家主席之前,叶选宁也都会向“邓办”、“杨办”汇报两岸沟通进展。

前中共解放军总政联络部部长叶选宁。图片来源自网络

两岸密使传闻不断,从毛周,以至邓杨时期,即传有密使穿梭,奉命传递决策讯息。“李江时代”两岸的大内总管:苏志诚与曾庆红,是指挥调度密使的总枢纽,实际任务则是由当局指定的小组负责,台湾由曾永贤主持,大陆则由叶选宁领军;曾、叶扮演两岸当局的“联络窗口”。叶选宁与曾永贤透过各种形式沟通对话取得的决策讯息,则各自向曾庆红、苏志诚汇报再转呈李、江留存。

 

多重模式 减少两岸误判

两岸密使的沟通型态,是在当局授权与认可的情况下进行秘密接触,有台面上与台面下的多重运作模式,有正式的闭门会谈与非正式的交流互访,并非为了单一事件或议题才会面,双方根据情势需要,主动约定时间地点,进行特定议题的沟通对话。曾参与执行任务的人士说,“它是组织性、经常性的沟通工作,最终的目的则是在减少两岸当局的误判。同时,也是国安工作的一部分”。

1992年9月2日,美国总统老布什宣布即将批准出售150架F-16战斗机给台湾;年初,法国已同意出售60架幻象2000战斗机给台湾,当天正在北京访问并与杨尚昆密谈的曾永贤曾回忆说,杨尚昆当时说:“你们花钱从美国买F-16战机,没有必要嘛。不过台湾外汇多,你们的钱要怎么花,我们也管不着。但批评还是会批评的!”随后,中国外交部召见美国大使表达最强烈的抗议;还两度召见法国大使表达抗议,并要求关闭驻广州的法国总领事馆。

 

“两国论”出台 管道全停摆

“李江时代”的密使是推进两岸关系的决策中枢,它不但就当局的执政议题开展沟通,更是推动台湾参与APEC国际经贸活动等决策的幕后驱动力。双方并透过密使对话机制,为1995年1月江泽民发表的“江八点”,4月李登辉发表的“李六条”,扮演决策讯息的沟通任务。李江更成功地透过密使的灵活操作,对各自在内部巩固执政地位,适时地发挥了“攘外安内”的政治效益。

1992年底,正是台湾经济快速增长,大陆经济改革依然沉闷的年代。李登辉有一天宴请宋长志、王升等军事将领。李登辉意气风发地告诉这群外省籍的将领说:“我们有位同志到大陆访问,中共负责对台工作的人(王兆国)问他‘李登辉会不会搞台独’?这位同志想了一想后回答,你们不必担心他搞台独,你们要担心的是,李登辉什么时候要来问鼎中原。”

终其一生,李登辉最后并没有“问鼎中原”,他所依赖的两岸密使沟通机制,1999年在他公开倡议“特殊的国与国关系”两岸定位论之后,结束运作,走入历史。

 

(作者王铭义是台湾资深媒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