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在制造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军事冲突?

来源:三策智库时间:2020-10-09

天下不太平,不仅是欧洲、中东、东亚等热点地区,如今就连中亚地区也不消停了。近期,亚美尼亚与阿塞拜疆围绕纳卡地区爆发了激烈的军事冲突,双方都有较大的装备损失和人员伤亡。如今,更大规模的军事冲突仍在继续,中亚地区紧张局势引起包括联合国、美国、俄罗斯、中国等高度关注,不断呼吁交战双方立即停火。


围绕纳卡地区的争执由来已久,早在苏联建国初期,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加入联盟,苏联领导人就把本属于亚美尼亚的纳卡地区划入阿塞拜疆,但亚美尼亚与阿塞拜疆民族不同,宗教迥异,这就带来了诸多现实矛盾,纳卡地区无法真正融入到阿塞拜疆这样一个穆斯林地区,自然就留下了军事冲突的种子。自1988年开始,纳卡地区就一直闹独立,要求并入亚美尼亚,围绕这一地区的归属问题,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矛盾不断,冲突不断。苏联解体后,尽管两国同为独联体国家和集体安全条约组织成员国,但依旧无法解决领土争端这个核心问题,阿塞拜疆后来就退出了集安组织。期间,俄罗斯、法国、美国多方调解,但依旧是无果而终,导致该地区战乱不断,造成重大人员伤亡。因此,这两个国家围绕纳卡地区的军事冲突不是什么新仇,是旧恨的经年累计。从根本上讲,是苏联时期的乱划界导致如今的冲突不断。但纳卡地区不是特例,克里米亚和塞瓦斯托波尔曾经也面临同样的问题,被苏联领导人强行并入乌克兰,结果导致普京在2014年以雷霆手段单方面实现了“物归原主”。

对比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这两个国家的军事力量,就不难看出,阿塞拜疆更胜一筹。

阿塞拜疆军队分为陆军、空军、海军,2020年国防预算为22.6亿美元,占到该国GDP的5%,陆军装备有100辆T-90s坦克、470辆T-72坦克,以及95辆T-55坦克;空军装备有13架米格-29、16架苏-25,以及两架苏-24;海军拥有四艘小潜艇和一艘别佳级护卫舰。亚美尼亚军队分为陆军、空军、防空军,没有海军,2020年国防预算为6.3亿美元,占到该国GDP的5.5%。陆军装备有31辆T-90s坦克、101辆T-72坦克,以及八辆T-55坦克;空军装备有15架苏-25、18架苏-30、一架米格-25,以及16架米-24武装直升机。两国的主力装备大多来自苏联和俄罗斯,差不多是一样的。但是,在数量上,阿塞拜疆明显更胜一筹,处于优势地位。加之如今来给阿塞拜疆加持的是比较强大的土耳其,亚美尼亚自然凶多吉少。

这个中亚搅局者正是土耳其,是埃尔多安。早在几个月前,土耳其就在叙利亚招兵买马,但不是为了壮大叙利亚反对派,而是武装了一支4000人的雇佣军用于支持阿塞拜疆来收复纳卡地区。同时,土耳其空军也进驻了阿塞拜疆。埃尔多安强调了土耳其进驻阿塞拜疆的军事底线就是,亚美尼亚必须从纳卡地区等占领领土上全部撤军,归还领土,否则土耳其会支持阿塞拜疆军队共同对抗亚美尼亚军队。

土耳其之所以要支持阿塞拜疆,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同为穆斯林国家,还有一个原因就是都对俄罗斯有意见,也希望利用插手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问题来牵制俄罗斯。俄罗斯和土耳其存在着千年的历史矛盾,如今又存在不少现实矛盾。如,俄罗斯支持叙利亚阿萨德政权,但土耳其支持反对派;俄罗斯支持塞浦路斯,但这个国家与土耳其素有恩怨;俄罗斯支持利比亚国民军,但土耳其支持利比亚政府。两国之间本就矛盾重重,如今又多了阿塞拜疆这个矛盾。俄罗斯在纳卡地区问题上则坚定支持亚美尼亚,亚美尼亚又是集安组织成员国,普京对于土耳其蛊惑阿塞拜疆对抗亚美尼亚大为不满。因此,一旦亚美尼亚战事由于土耳其军事介入而失利来军事求援俄罗斯,俄罗斯不可能坐视不管,出兵亚美尼亚是大概率事件,毕竟外高加索的地缘政治安全事关俄罗斯的国家安全,俄罗斯正在举行的“高加索2020”大规模军事演习就是要维护外高加索地区的和平与安全,普京不会任由埃尔多安在这里撒野。


阿塞拜疆不仅与土耳其关系不错,也与美国和法国等欧洲国家关系不错,大有脱亚入欧的想法。美国和欧洲国家尽管与阿塞拜疆宗教信仰不同,但为了共同的国家利益,如敌视俄罗斯,还是能走到一起去的。尽管阿塞拜疆还是独联体国家,但如果俄罗斯强力支持亚美尼亚,不排除阿塞拜疆退出独联体国家。

美国由于国内选举还剩四周了,无暇顾及这两个国家的战事,但会持续观望。作为本就“通俄”的特朗普,一旦俄罗斯军事介入亚美尼亚则会十分为难,不愿意与俄罗斯对着干,尤其是在本届大选期间,特朗普主打“撤军牌”,也就不存在向阿塞拜疆增兵的可能,或将北约部队派遣进入阿塞拜疆。但一旦新的总统选出来,纳卡局势还没有缓解,不排除美国带着北约介入纳卡地区局势,主要为了牵制俄罗斯在中亚的军事存在。但如果土耳其在纳卡地区被俄罗斯军队收拾,北约则未必会管这个闲事,一方面,北约避免与俄罗斯正面冲突,这个基本原则没有变;另一方面,俄罗斯没有入侵土耳其,也就无法启动北约集体防御机制,土耳其只能吃个哑巴亏。


(作者宋忠平是凤凰卫视评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