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卡冲突又起,土耳其要扮演什么角色?

来源:欧亚系统科学研究会时间:2020-09-29


有南高加索地区火药桶之称的“纳戈尔诺-卡拉巴赫”(简称“纳卡”)问题27日再次引发阿塞拜疆与亚美尼亚之间的军事冲突。在过去的一天中,阿亚双方在不断指责对方“先开第一枪”的同时,均在进行战争动员及军事准备。阿亚冲突的爆发立即引起国际社会广泛关注。

 

非一朝一夕的争夺

从历史脉络看,27日的纳卡冲突可以看作阿亚两国1991年爆发领土争端的延续,尽管以俄罗斯为主导的国际社会曾于1994年在欧洲安全组织明斯克小组框架下暂时结束了双方的战争态势,但2016年在该地区再次爆发的“四日战争”则明确显示,纳卡问题并未解决,矛盾只是在一定程度上得到了掩盖。

今年7月12日阿亚两国在位于阿方塔乌兹和亚方塔乌什的接壤地区曾发生武装冲突,尽管该地区距离纳卡地区尚有数百公里,但仍是阿亚双方长期不睦及边境地区局势紧张的体现。当时在俄罗斯等国家的斡旋下,冲突最终得到缓和,但也仅仅是缓和而已,从历史上看,阿亚两国之间的每一次冲突都会为下一次冲突埋下伏笔。

如果将地缘范围放大,还可以隐约看到“代理人”战争的影子。1921年苏联将亚美尼亚族居民占80%的纳卡地区划归阿塞拜疆时,主要也是考虑到平衡历史上亚美尼亚与奥斯曼帝国之间的恩怨,而后者的代表就是今天的中东强国土耳其,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一心谋求复兴奥斯曼帝国往日的荣光,只是强极一时的苏联未曾预料到70年后的解体罢了。

阿塞拜疆和土耳其分处亚美尼亚东西两方,合围之势明显,且不说地区强国土耳其,单是阿塞拜疆人口就几乎是亚美尼亚的三倍,其经济总量更是远远强于亚美尼亚。那么,作为地区小国的亚美尼亚对抗阿塞拜疆的底气何来呢?这就又要说回苏联,也就是现在的俄罗斯。俄罗斯与亚美尼亚有着广泛的联系,亚美尼亚不仅是俄罗斯主导的集体安全条约组织成员,更是加入了承载着普京恢复一流强国梦想的欧亚经济联盟。同时,亚美尼亚信奉基督教,相比信奉伊斯兰教的阿塞拜疆,其在阿亚冲突中显然更多得到了美国及欧洲的支持,其中法国、希腊表现得尤为积极。在调停2016年“四日战争”期间,美国、法国就与俄罗斯站在了同一立场,而这在近年的国际斗争格局中并不多见。

 

冲突能否演变成为全面战争

27日纳卡地区冲突爆发后,阿亚双方各执一词,指责对方首先进行了军事挑衅。与此同时,双方几乎在同一时间向外界公布“战果”,号称击毁对方的防空阵地、武装直升机、无人机、坦克、装甲车等,但显然双方对各自取得的“战果”都不乏夸大其词,其目的显然在于占据心理优势。

据目前亚美尼亚官方公布的数据,亚方在战斗中摧毁对方5架直升机、5架无人飞机及10辆坦克和步兵战车,己方有16名士兵阵亡、上百人受伤;而阿方则表示摧毁了亚方12个防空阵地,消灭对方550名士兵。针对阿方的数据,亚方28日已经予以否认。

由于纳卡问题的长期性及敏感性,目前讨论阿亚双方的责任及战损似乎并不那么迫切,关键问题是如何避免冲突升级及局势最终走向哪里?

目前,阿亚两国均已宣布进入“战争状态”。阿塞拜疆总统阿利耶夫在电视讲话中表示,“阿军在阿塞拜疆领土上作战,事业正义,必将获胜”。亚美尼亚也不甘示弱,帕希尼扬总理宣布全国实行戒严并进行军事总动员。如前文所述,纳卡问题背后是阿亚之争,而阿亚之争背后又有“代理人”战争的影子,这也就决定了纳卡问题非常复杂,外部力量对其走势的影响极为重要甚至在一定程度上起着决定性作用。

作为南高加索地区传统的“调停人”,俄罗斯方面自然希望维持当地局势稳定,这也是最符合俄方利益的选择。27日当天,俄总统普京就与亚美尼亚总理帕希尼扬就纳卡局势通电话,并表示俄方对此严重关切并呼吁各方采取一切必要努力防止对抗进一步升级,关键是双方停止军事行动。当天早些时候,俄外长拉夫罗夫还分别致电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外长,表达莫斯科的关切,并敦促双方从冲突中退出。

 

土耳其的立场耐人寻味

国际社会对待此次纳卡冲突与俄罗斯的立场相似。截至28日,联合国、欧盟、美国、法国、德国、意大利等国际组织和国家均已表态,敦促阿亚双方“立即停火”。但有一个国家的表态却与国际社会的立场出现明显区别,这就是前文提到的土耳其。

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表示,“土耳其将一如既往地为阿塞拜疆兄弟提供支持”。据俄罗斯媒体援引亚美尼亚驻俄大使的话报道称,土耳其已从叙利亚北部向阿塞拜疆派遣约4000名士兵。

与此同时,俄罗斯“亚美尼亚人联盟”主席阿布拉缅28日表示,有2万名志愿者计划从俄罗斯出发前往纳卡地区参战,保卫亚美尼亚。阿布拉缅还透露,除此之外,还有超过1000多名俄罗斯人准备“自愿”参战。

可见,28日当天仍在激战中的冲突局势并未如国际社会希望的那样“停火”,而是在各方力量介入下愈演愈烈。有俄军事专家分析,如果没有外部势力介入,阿亚冲突范围将限制在纳卡地区,但目前局势却正在滑向两国间全面战争的深渊。

在今年7月的阿亚边境冲突中,阿塞拜疆国防部曾威胁称,一旦己方战略设施遭受亚方打击,将使用精确制导武器炸毁亚美尼亚境内唯一的一座核电站——米沙摩尔核电站,但这一说法遭到了其“盟友”土耳其的否定。毕竟米沙摩尔核电站距离土耳其只有16公里,一旦发生核泄露,后果不堪设想。

虽然土耳其在阿亚冲突中扮演着特殊角色,但俄罗斯的立场和行动仍然对局势发展起着决定性作用。俄罗斯希望维持南高加索地区的局势稳定,但不意味着会漠视自身利益遭到侵犯。南高加索对俄战略意义极为重要,这也是两次俄格战争爆发的原因。对于目前俄在该地区仅存的战略支点——亚美尼亚,俄绝不会坐视不理。要知道,将亚美尼亚吸收进集体安全条约组织,俄就已经充分向外界表明了立场。在今年7月阿亚边境地区爆发武装冲突后,俄南部军区就进行了大规模军事演习,威慑意味不言而喻。

 

(作者:刘军明,欧亚系统科学研究会特聘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