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下的地方选举,统俄党因何获胜

来源:欧亚系统科学研究会时间:2020-09-16

在新冠疫情下,俄罗斯顺利举行了地方选举。选举结果显示,普京支持的统俄党在行政长官选举中取得完胜,但在地方立法机关选举方面,统俄党则有喜有忧。该党在科斯特罗马州仅获得32%的选票,在新西伯利亚州赢得37.8%的选票,与2015年相比都有下降。本年度统俄党地方议会选举最糟糕的表现出现在科米共和国,其仅获得了28.8%选票,这一数字与2015年相比可谓腰斩。此外,在一些市政级别的议会(包括俄第三大城市新西伯利亚),统俄党也丧失了自身的优势地位。但总体上看,政权控制的政治力量仍然保持着对地方议会的控制。

为确保本次地方选举的顺利举行,当局提前采取了一系列措施。

首先,本次选举的投票日由以往的一天延长为三天,民众可以选择在制定的统一投票日前两天提前进行投票。反对派认为,这为当局的政治操纵留下了空间。而从最终的投票结果来看,二者可能确实存在一定关联。在地方议会选举中统俄党表现最好的联邦主体:别尔哥罗德州、沃罗涅日州和亚马尔-涅涅茨自治区的提前投票率都较高(分别为46%、36.9%和34.6%)。而坦波夫、鞑靼斯坦、犹太自治州等地方行政长官得票率较高的联邦主体其选民提前投票的比例也较高(分别为51%、60.8%、59.9%)。此次地方选举允许在投票站外投票,选举工作人员可以在街上或商店收集选票。反对派认为,这为政权在选举中做手脚打开了方便之门。

其次,除选举制度调整外,政权还在选前采取了一系列行政措施和立法措施,并进行了人事调整。政权在选前通过了一系列法案,旨在进一步提高候选人的参选难度,以加强对选举进程的控制。例如,新通过的法案禁止曾触犯《刑法》若干条款的公民参选,其中就包括违规举行抗议集会这类与政治紧密相关的罪名。候选人征集签名的程序也进一步复杂化,并且“问题签名”的允许比例由10%下调至5%。这些都为反对派政党和候选人参选设置了障碍。而在人事方面,本年度需进行地方行政长官直选的共有18个州,有9个在选前更换了州长。这种在选前临时任命代理州长的手法自地方行政长官直选恢复以来一直为政权所用。其既可以清晰的展示出政权为其背书的意图,以便于其提前熟悉情况,在选举中更好的利用行政资源,在多年的实践中已被证明行之有效。

再次,从政党格局来看,“政党团结/勾结”现象再次出现,统俄党在部分联邦主体没有提名自己的候选人,而体制内反对党则在统俄党面临较大压力的联邦主体提名了声望和政治资源相对较弱的候选人,例如俄共在被外界普遍认为会出现状况的伊尔库茨克州提名了当局更能接受的米哈伊尔·什恰波夫,并且没有展开强有力的竞选活动,最终仅获得25%的选票。尽管如此,俄共在本次选举中受到的政治压力仍有所增强,一方面,政权继续在俄共优势地区安排与俄共名称类似的政党参选,以分散俄共选票,如在科米共和国,两个这样的政党获得7.6%的选票,而俄共本身的得票率则为14.7%。另一方面,有五个联邦主体的俄共候选人未能通过地方立法机关议员签名程序,加上俄共主动未提名的两个联邦主体,18场地方行政长官选举中俄共只参与了11场。


值得注意的是,部分在今年成立的政党,如“为了真理”党、“绿色选择”党、“新人民”党等在本次地方立法机关的选举中有所斩获,这也意味着他们获得了免征集签名参加明年国家杜马选举的资格。这几个政党被普遍认为是政权“政治工程”的新产品,其目的可能是为了在明年的国家杜马选举中活跃政治空气,同时对现有体制内外反对党形成牵制和干扰。如果没有政权的背后支持,很难想象这些初创的政党能迅速在地方议会中获得议席。而本次地方选举也成为这些新政党竞选的一次试水和练兵。

此外,纳瓦利内系统的多位成员当选市政议员,并在新西伯利亚的市政议会选举中成功挫败了统俄党。尽管这被部分西媒和俄罗斯自由派观察家解读为纳瓦利内“聪明投票”策略带来的重大突破,不过,在纳瓦利内本人离开俄罗斯,当局对反对派形成压倒性优势的情况下,这样的成绩无关痛痒,甚至可能是当局有意设置的减压阀。

本次选举是新冠疫情和俄罗斯政治体制调整背景下对政权的一次大考。选前,不少西方学者和俄国内观察家对政权在本次选举中的成绩持悲观态度。他们认为,新冠疫情严重冲击了俄罗斯经济,在收入下降的情况下,民众对政权的不满有上升趋势。此外,本次参加选举的多个联邦主体,如伊尔库茨克、阿尔汉格尔斯克等或是非政权的政治力量较为雄厚,或是选举前出现过状况。因此,部分学者认为政权将在此次地方选举中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

从最终的选举结果来看,政权为本次地方选举采取的措施基本是成功的。地方行政长官选举中,政权全力以赴,其支持的候选人在18个直选行政长官的联邦主体均顺利当选,没有出现拖入第二轮的情况,并且在不少联邦主体还获得了高票,这可谓2018年地方选举风波以来的最好成绩。地方立法机关选举中,政权则采取有张有弛的策略,不在乎一城一地之得失。尽管统俄党在部分地区失利,但这并不影响政权对各联邦主体总体上牢牢把控的态势。选择尊重民意而非刻意为之,反而能够疏解当地的政治压力,避免因明显的选举操纵引发新的政治性运动。

本年度俄罗斯政治生活中的两件大事——修宪和地方选举均告结束,政权在面临新冠疫情的不利形势下仍然较好完成了自身设定的政治目标,展现出娴熟的政治技巧和强有力的控局能力,也充分证明了“可控民主”体制的韧性。不过,对政权不利的结构性因素并未消除。尽管政权可以通过种种手段对冲、抵消民众不满情绪对俄罗斯政治生活造成的影响,但这种不满情绪的存在和不断发酵仍会对仰赖选举提供合法性的普京政权构成相当压力。地方选举结束之后,2021年国家杜马选举的大幕已经逐步拉开,这是普京第四任期的一个重要节点,也是修宪之后和2024年之前对俄罗斯政治态势和当局政治策略的一次全面展示和检验。本次地方选举尚未解开的有关俄罗斯政治的若干谜题,或将在明年的这次选举中得到进一步回答。

(作者:蓝景林,欧亚系统科学研究会特聘副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