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进口美国原油规模大幅攀升

来源:欧亚系统科学研究会时间:2020-09-03

8月25日,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与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财政部长姆努钦围绕中美《第一阶段经贸协议》履行进行了对话,传递出中国政府坚持履行协议的重要信号。值得注意的是,此次对话围绕扩大中国自美商品采购规模进行了较为细致的探讨,其中扩大能源采购规模也被重点提及。根据该协议,中国应以2017年的贸易数据为基准,在2022年之前增加采购价值2000亿美元的美国商品,其中包括524亿美元的能源产品。在此次对话之前,中国相对较好地履行了在制成品、农产品和服务领域的采购承诺,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也在不同场合多次表达了对中国政府履约努力的肯定。

相比之下,上半年的中美能源贸易数据则表明能源领域明显是该协议履约的短板。如果不大规模追加采购美国能源产品,能源领域将直接拖累中国为采购条款乃至整个经贸协议而付出的履约努力。受国内能源需求骤减和国际能源价格暴跌等因素的影响,中国在今年上半年仅采购了数量极为有限的美国能源产品。路透社的统计数据显示,中国自今年1至6月份采购的美国能源产品总金额约为12.9亿美元,仅相当于计划采购金额的5.2%。因此,在下半年扩大美国能源进口规模就显得十分必要和紧迫。

为了履行在《第一阶段经贸协议》中的承诺,中国正迅速扩大美国原油进口规模。实际上自7月起,中美能源贸易一扫上半年的低迷态势,自美原油进口规模出现了爆发式增长。中国海关总署的数据显示:中国自美原油进口规模在今年1至4月基本可忽略不计;5月和6月的进口规模虽然有所提升,但仍维持在每月55万吨的低位水平;7月的进口规模则徒增至367万吨,同比增加了139.24%,环比更是暴增了524.38%,当月美国也史无前例地跻身中国第五大原油进口国。数据还显示,5月和6月中国进口美国原油的金额仅为1.3亿美元,7月则蹿升为10.4亿美元,为近年来的月度最高值(详见图1)。

由于中国原油采购规模迅速激增,中国自5月份起迅速占据了美国原油第一大出口国的宝座。美国能源信息署的数据显示,美国今年5至6月共向中国出口了590万桶原油,约占同期美国原油出口总量的四分之一(详见图2)。受新冠疫情全球大流行的影响,美国原油出口量呈现出缓慢下降的态势,最新数据表明6月份美国原油出口量相较于1月份已经下降了18%。在美国原油出口下降的大背景下,美国对华原油出口却逆势暴涨,这不仅表明中国具有不可小觑的采购能力,还意味着中国正在坚持落实《第一阶段经贸协议》中的相关承诺。

相较于其他各类能源产品,原油将为中美能源贸易提供最大的增量。具体而言,中国从美国进口能源产品主要包括液化天然气、原油、石化产品(包含丙烷、丁烷等)和煤炭这4个大类。2017至2019年的数据表明,虽然中美液化天然气贸易和丙烷贸易不乏亮点,但只有原油贸易才可能是支撑中美能源贸易额倍增的中流砥柱。实际上,液化天然气的国际贸易形式主要以长约为主因而增量有限;丙烷贸易规模虽然长势喜人但整体体量较小;只有原油贸易才能提供满足《第一阶段经贸协议》要求的采购额增量。天风证券研究所的分析表明,理论上中国采购美国液化天然气金额的最大增量在2020年和2021年分别为76亿和84亿美元;丙烷的最大增量分别为11亿和19亿美元;原油的增量则可分别超过98亿和236亿美元。考虑到当前的能源价格、需求变动等实际情况,预计中国采购美国原油的金额增量在2020年和2021年分别88亿和173亿美元(详见表1)。照此估计,届时中美能源贸易增量将达到433亿美元,约合采购目标的82.6%。可以说,中国庞大的原油进口需求为大规模采购美国原油提供了足够的增量空间,而加大美国原油采购量将立竿见影地缓解今年上半年所存在的能源采购履约困境。

此外,中美《第一阶段经贸协议》的履约进程还将深刻地塑造中国能源进口结构,美国在其中的地位可能会迅速凸显。有研究指出,参照7月以来中国进口美国原油的规模和增长趋势,预计2020全年和2021年中国可能会分别进口约3050万吨6300万吨的美国原油,届时美国原油将在中国原油进口总量中分别占到6%和11%的份额。这表明,如果中国为了履行《第一阶段经贸协议》而大规模采购美国原油,美国将可能在2021年跻身中国第三大原油进口来源国,届时中美能源相互依存关系也将比现在紧密得多。

 

(作者:宋亦明,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外交项目组博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