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统科学通讯》债务与风险专题

(2016年第3期)

编 者 按 语

时间:2016年11月  来源:欧亚系统科学研究会

     改革开放以来,美国社会的经济价值观对我国的影响是巨大的,尤其是那种以极端方式向未来借钱的行为,正逐渐变成我们社会经济行为中许多人、许多机构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而且这部分的体量增长很快,越来越大。

现在,是我们自己认真审视其隐藏的负面危害和危机的时候了。为此,我们这一期关注的主题是:债务和风险。

关于我国债务风险的看法很多,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相去甚远。根据权威性和我国的债务结构,我们特选了三篇综述文章。

第一篇是麦卡锡全球研究所(The McKinsey Global Institute)于去年推出的研究报告《Debt and (Not Much) Deleveraging(债务和(适当)去杠杆化)》。由于该报告比较长,我们只摘译报告的“前言”和专门论述中国债务风险的第四章“中国需要关注债务的三个风险”。风险一是与房地产关联的债务;风险二是地方政府的债务;风险三是影子银行的问题。

报告很中肯地发问:现在的问题是中国是否能不重蹈此(风险出笼的)覆辙……?报告回应道:虽然中国目前的债务规模仍然是可控的,并给中国政府提出若干建议性措施。该文与我国的主流看法是吻合的。

第二篇是译自美国经济评论(American Economic Review)的《债务与经济增长(Growth in a Time of Debt)》。虽说这篇文章是2010年发表的,但在两点上对于我们具有特殊意义:第一,鉴于债务是一把“双刃剑”,本文把债务放在经济增长的背景上加以研究,是一种积极的、正面的视角。第二,从系统观点看,这篇文章是系统观察,长期比较的结果,使用的是实证分析方法,因而在思考债务与经济增长的关系时,具有宏观的意义。

第三篇是译自OECD 经济研究(Journal: Economic Studies )的《具有挑战性的日本债务动态》。当今世界,无论政治和经济的“不确定性”都极其明显,而且后效影响巨大。该文正是基于对日本的债务动态状况,针对日本政府采取的重大方针,采用模拟的方法,进行长效应判定。这对于我国具有借鉴意义。

本期的原创文章也是三篇。

第一篇来自中国人民银行广州分行调查统计处课题组的《基于内生增长与世代交叠模型的我国最优政府债务规模研究》。从系统观点看,合理界定政府与市场之间的关系以及科学制定财政支出结构对于维护财政可持续性具有重要意义。该文正是利用动态模型引申出这样的结论:当政府投资比例以及债务融资比例一定时,经济运行存在平衡增长路径以及均衡的政府债务规模。而且指出当政府投资超过一定比例时,经济会失去平衡状态。

第二篇也是来自金融第一线的研究人员,其标题是《国有资产权益与地方政府债务融资》。该文的研究强调指出:地方政府对管辖资源的权益和条件加以合理的调配、管理和使用,显然非常有助于提升地方政府的资本实力,和融资能力。这一点,在笔者看来,“我国债务可控”这一结论正是来自这个很重要的“系统内在要素”。第二,在债务去杠杆问题上,该文也得出了和上述综述文章基本相一致的看法,即不赞成“短时间内强制去杠杆”。

第三篇是《我国工业企业债务杠杆的结构性失衡及其不良后果》,作者来自中国科学院系统科学所等。该文利用2007-2015年我国非金融类上市公司的微观数据,进行实证分析。其结果表明:高债务杠杆降低了企业价值,增大了企业的债务违约风险,而这些现象对国有企业表现更为显著。该研究年度跨越长达近十年,其结论不仅对现实具有一定指向意义,而且其研究也具有持续可行性,应当继续加以跟踪和研究。

在古老传说中,有一种像蛇一样的怪物,在极端条件下它可以掉过头咬住自己的尾巴,吞噬自己,……。站在系统观点上,从经济的整体观察,债务的“双刃剑”特性不正像这个怪物一样吗!

因此,我们要记住系统学中的一句名言:

   个体的理性,不一定会带来整体的理性

(《系统科学通讯》编辑部)

快速导航